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31章 进入
    方寒在楼上能听到楼下的声音,长长舒一口气,沈白这一关终于过去了,真是不容易!

    他不在乎沈白怎么想,却在乎沈晓欣,沈白不满意,沈晓欣心里一直不痛快,不能真正幸福。

    沈白看了看厨房,最终离开了,方寒笑着下了楼。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恭喜你啦,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终于熬过这一关了!……沈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眉尖轻蹙着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觉得沈哥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:“就是觉得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他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沈晓欣道:“大哥他平时可没这么好的脾气,说话也没这么柔软,语气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呀。”沈娜点点头道:“舅舅在往常都是一副教训的口吻说话,这不好那不好,没有一句好听的,今天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笑道:“应该不是什么大事,是工作上的事吧,不然会告诉你的,……打电话问问丁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给嫂子。”沈晓欣点头。

    她过去拿起手机,拨通了丁婕的电话,说了几句后回来,摇摇头:“嫂子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她发觉异样了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: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没什么问题了,丁姐很敏锐,她既然没发现,那说明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心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沈晓欣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出他们兄妹情深,吵架冷战无损深厚的感情,彼此还是关心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吃完饭,正要去学校上课,孙明月出现,一身笔挺合体的警服,衬出苗条婀娜的身段儿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“伤好了?”方寒打量她一眼,笑道:“挺快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咱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这么快就出发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,我伤一好就出发,晚了他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呢!”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。”方寒摇头:“他早到了要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儿追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;“这一次估计挺远的,一直往南,最大可能是去了香江,有通行证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办好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,大体是那个方向,要是不行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来接你,我今天就订机票。”孙明月说罢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叹道:“你呀,何必非要做这危险的事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这一身本事总不能白白浪费了,做点儿有益的事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!”沈晓欣道:“功夫再好能挡得住子弹吗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真能挡得住子弹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骗我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试过,确实能挡得住,我从孙朋那里得了一门硬功,很厉害的硬气功,挡得住子弹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呢。”沈晓欣摇头,这不科学,武功再强也不能超出物理范畴,子弹的速度与力量太惊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好啦,总之我不要紧的,好好照顾自己!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多久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她走过来,轻轻偎到方寒怀里,现在就觉得不舍得。

    平常他在家里时,或者看书,或者做题,多数时间都不出声,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,但他在家里,整个家就感觉不同,他不在,一下就空荡荡的,她觉得很冷很大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柔美的身子,轻声道:“很快,估计三两天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点儿。”沈晓欣脸贴到他胸口。

    她碰到方寒腋下的枪套,叹了口气,悔叫夫觅万户侯,她宁愿他没什么能耐,没有这么多的事,安安静静的过曰子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温存了一会儿才去学校,校门口终于清静了,人们都很好奇那三个少年怎样了。

    方寒当时没出现,三个少年自己离开了,再没人见过他们,人们很好奇他们的结果。

    展开人肉搜索之后也没什么用,三个少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好像一下人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方寒的风潮再次过去,他现在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,是男学生的偶像,即使被李棠甩了,毕竟与女神李棠有一场恋爱,足够一辈子自豪。

    方寒与孙明月抵达香江国际机场时,有一男一女两个青年迎接他们,是香江的警察。

    男的叫郑侠,高大英俊,女的叫杨仪,瓜子脸,挺鼻梁,皮肤光滑细腻,英姿飒爽,虽不如孙明月的清丽,却更大气,他们都是警队精英,年纪轻轻却已经是督察,可谓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两人很低调的将方寒与孙明月迎进一家住宅,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跟他们说,他们一定全力协助。

    他们对方寒与孙明月也很好奇,上面的任务下达得语焉不详,只说请他们前来香江追查逃犯,他们要提供必要的协助。

    两人原本以为会是一帮人,没想到只有两个,而且这么年轻的两个,实在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这样的两个人,在偌大的香江,如此密集人口之下,怎么能追得到逃犯,就像大海里捞针。

    他们给方寒与孙明月安排的屋子是在一家居民小区内,有些陈旧,很不惹眼,倒方便他们低调。

    屋里装修得很时尚,明亮柔和,住着没有憋屈感,很温馨舒服,孙明月一看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,怎么办,有感觉了吗?”孙明月一等他们离开,马上问坐在沙发上的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热水壶烧水,拿了点儿茶放到杯里,坐下来点点头:“应该就在这里!……最好借一辆车,咱们明天找一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明月狠狠的道:“这次不能让他再跑掉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水很快烧开了,方寒沏了两杯茶,笑道:“我还是头一次来香江,可惜不是来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玩?!”孙明月斜他一眼嗔道:“我都急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早晚能抓住,急什么?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这种危险的家伙放在外面太危险,随时可能再做案,你想想,他当时是仓猝逃出来的,可能根本没钱,没钱怎么办?还不得再做一票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不会,这家伙狡猾谨慎,不会轻易作案,做案前一定摸清所有的退路与底细,所以短时间内不会再做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!”孙明月道:“那是没逼到绝路,他来这里的话,没有钱没有人只有这一条路可走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:“难不成你想今晚就行动?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差这一晚上,明天吧,再说没车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骑自行车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远,我倒是没问题,就怕你不成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还是等等吧,太仓猝难免不周全,骑自行车能找得到,他万一他驾车逃跑怎么追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好吧。”孙明月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端起茶杯:“来,喝茶吧!”

    “喝茶!”孙明月恨恨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喝完茶,方寒打开电视,孙明月则进了厨房,冰箱干干净净,什么也没有,孙明月无奈,拉着方寒出去购物。

    还好小区里面便有超市,方寒能说一口流利的香江话,让孙明月挺惊奇,没想到香江话他也能说。

    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回来后,孙明月戴上围裙开始做饭,方寒没想到她也有一手好厨艺,吃饭时,难掩惊奇神色。

    孙明月得意的道:“怎么,惊住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真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好,还以为你千金大小姐,双手不食阳春水呢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我在家都是做饭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妈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妈早就见马克思了,我十岁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你爸没再找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哥不让,一直拖到现在,我成了家里的主妇。”孙明月摇摇头:“早知道这样,该找个后妈的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你爸还真厉害!”

    孙馆主是个练武之人,血气旺精力壮,自然**也盛,几乎不能没有女人,偏偏因为孩子而不再娶,确实难得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爸外面有不少女人!”孙明月摆摆手道:“我们才不管,只要不领回家管着我们就行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也够难的!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有武馆,一直很热闹,玩伴很多,一点儿不觉得苦。”孙明月笑道:“所以养成我现在的姓格,太男姓化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顿时飞一眼白眼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确实爽朗大方,有点儿男儿姓格,不过也是一种魅力嘛,再加上这么漂亮,难怪追你的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得意的点点头:“知道就好!……我看你跟沈姐倒挺般配的,站在一起很和谐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李棠也行。”孙明月点点头:“两个都是好女人,你的运气也忒好了!”

    美丽的女人并不都是好女人,爱慕虚荣,或者心姓不佳的比比皆是,方寒遇上的偏偏都是善良又美丽的女人,可谓好运气。

    方寒得意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收了三个徒弟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渠道!”孙明月得意的道:“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能有什么打算!……这三个小子都是拗脾气,不答应不知要跪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你没那么容易答应吧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看看吧,真能通过考验,收了他们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徒弟干什么?”孙明月道:“不像我爸,要徒弟长脸撑门户,你还这么年轻呢,比他们打不了几岁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好朋友一个劲求情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嘁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,根本不信:“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你呀,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道:“不说算啦!”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了一会儿,孙明月有点儿困了,于是进屋睡觉。

    这房子是两室一厅,方寒睡在另一屋,两人倒没感觉不方便,毕竟当初在荒岛上还住过一间小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寒在客厅里做完早课,孙明月做好早饭,两人吃过饭,杨仪与郑侠也到了。

    孙明月已经说了要一辆车,两人开了一辆别克车过来,打了招呼,然后一块儿坐车里。

    郑侠坐到驾驶位上,笑道:“咱们去哪儿,吩咐就是了!”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往南走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往南。”郑侠答应一声,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杨仪坐在副驾驶位,扭头笑道:“方先生没有目的地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要慢慢找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方先生也是名人。”杨仪笑道:“我很喜欢李棠的电影,她很有大将风范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杨姐,他跟李棠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杨仪笑道:“我看到了,实在可惜,不过有过一段儿感情也是美好回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苦笑道:“是美好回忆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是怎样的人?”杨仪笑道:“她在咱们香江的人气很高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可能靠得太近了,所以说不清,总之是个善良的姑娘,是个好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看上去就很善良。”杨仪点点头:“觉得她是那种外表冷漠,内心火热的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可惜不能亲眼见一见。”杨仪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郑侠笑道:“杨督察,咱们可是来办案的!”

    杨仪白他一眼:“这么紧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可能会来香江,有机会你们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跟李棠关系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杨仪哼道:“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嘛,我最看不起那些一分了手,就仇恨前女友的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得看人吧,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也是有过感情的人,怎能说变就变?”杨仪摇摇头:“实在难以理解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看来杨督察没怎么谈过恋爱。”

    郑侠道:“追她的一大帮,可她眼光高,一个也看不上!”

    杨仪哼一声:“我还不知道他们的龌龊心思?还不是因为我是警察,更有征服的快感!”

    方寒忽然一抬手:“停一下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