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9章 考验
    众人都大喜过望。.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你们有两个选择,一是我传你们几招,你们好好练,也能强身健体,自卫没有问题,另一个是做我的徒弟,正式进入我门下,前者你们不会很难过,后者嘛,你们会受很多苦,遭很多罪,可能坚持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做徒弟!”吴泽如的妈妈忙不迭的道:“方老师,让他们做你的徒弟吧,他们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望向三个少年。

    三人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做我的徒弟可没那么简单,我对徒弟的态度可不好,非打即骂,就怕你们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受得了!”胖墩墩的吴泽如粗声粗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说这些为时过早,你们有三个月的时间,通过考验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定会通过的!”吴泽如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转头看向三位母亲:“三位阿姨,他们就交给我了,我会好好调教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三位母亲忙点头,知趣的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他们摇摇头:“你们呀,年少无知,好吧,今天我就传你们三招,你们每天练三千遍。”

    三人顿时露出兴奋神色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会到一个小岛上,没有人烟,只有你们三个,每天绕着岛跑二十圈,再将这三招练三千遍,不能偷懒,两个月后我会检查你们的进度,不能让我满意你们还是乖乖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招招手,三人跟着他一起进了练功房,方寒一一摸过他们的脉相,分别传了三人三招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这三招不是用来打架的,是用来控制脾气的。”方寒道:“只要练好了,你们脾气会变小,不至于一点就着!”

    三人好奇的看着他,但看他没有解释的意思,也不敢多问,万一真惹恼了他逐自己出门那可冤枉得很。

    方寒传完招式之后,给孙明月打了个电话,让他安排船把他们三个送到岛上,然后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三人自己来到海边,按照方寒指定的位置找到一一艘快艇,上面有个中年汉子,他问明了三个人的姓名,驾艇出海,约摸过了两个小时左右,来到了升阳岛上。

    方寒给这座小岛起名叫升阳岛,因为上面有最重要的还阳草,叫还阳岛有点儿吓人,于是叫升阳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岛上,看着荒凉的小岛,觉得很新奇,然后发现了那间小屋,更放下心来,无拘无束的转了几圈,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小岛的主人,真是很好玩。

    三人仔细的转了一圈,把小岛都看遍了,吴泽如道:“好啦,咱们该干正事儿了,先跑圈,再练功!”

    “老吴,今天太累了,先歇一歇,明天再说吧。”程大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宋子业忙点头。

    吴泽如哼道:“你们不想被赶出师门,就老老实实练武,别忘了当初咱们多不容易才让师父点头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跑圈!”程大山与宋子业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绕着小岛跑了十圈就累得受不了,无奈的停下歇了歇,再慢慢接着跑,跑够二十圈时,三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三人歇了好一会儿,身体还打着晃,却带着起来练功,方寒两个月的考验就是一个紧箍咒,逼得他们激发自己潜力。

    三人开始练自己的三招,练了十几遍后,身体慢慢恢复了,呼吸平顺柔和,深长匀细,骨肉柔软如水,浑身畅美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他们面带笑容,不知不觉练了一百多遍。

    一百遍后,他们发现身体变得沉重,一遍比一遍沉,动作迟滞缓慢,好像背着一座山在动作。

    两百遍后他们再也支持不住,浑身汗出如浆,缓缓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吴泽如大声道:“别睡着了,去洗个澡,然后吃完饭再开始!”

    “老吴,真要累死了啊!”程大山苦着脸叫道。

    吴泽如道:“想一想吧,要是被逐出师门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宋子业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师父不会吗?”吴泽如冷笑。

    三个人躺在茵茵草地上,浑身一动不想动,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了,只想睡一觉不醒来。

    程大山叹道:“他一定会的!”

    方寒的铁石心肠他们是见识到了,真真是惊人,换了别人早就答应了,他硬生生坚持了那么久,要不是因为有人求情,怕是根本不会管自己三个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们一直战战兢兢的不敢偷懒,万一真被逐出师门,那绝对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只看这三式练起来的感觉,就知道是真功夫,绝不是外面那些花拳绣腿,真能练成了,那还不是天下任意纵横,快意恩仇?

    “好啦,赶紧起来吧,我去做饭!”吴泽如大声招呼他们,把两人惊醒,他们说着话的功夫,眼睛慢慢瞌上要睡着。

    三人艰难的站起来,却发现身体一下轻盈无比,好像洗了一个热水澡一样的清爽,刚才的疲惫一下消散了。

    这感觉很奇妙,让他们对三式越发的好奇,这三招散发出神秘的色彩,好像一座宝藏,越挖越有。

    他们做过饭,休息了一会儿,接着开练,这一次三人有了经验,每次练一百遍,然后停下来歇一歇,在小岛上转一圈,然后再开始第二遍,如此下来,三千遍过后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,星星在天空照耀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夜幕,忽然觉得有些想家了,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一声又一声,显得小岛越发的安静。

    还好有三人,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一定坚持不了,他们暗自叹息,进屋打开了电视看电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早早起来,洗过脸后开始跑圈,十圈下来,他们竟有余力,都感觉到自己体力增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们惊奇得很,讨论了一番,都有同感,体力变强了很多,十圈下来一点儿不累。

    他们动力更足,练起来更拼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学校时,张大江他们围过来,笑眯眯的问怎么安排了他们三个,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看在雨瑶的面子只能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收下他们了?”张雨瑶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给了他们三个月期限,要能达到我的要求,就收他们为徒,要是达不到,那只能怨他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太刁难他们!”张雨瑶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做我的徒弟很辛苦的,真不知你是不是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多辛苦?”张大江道:“我看你也没多辛苦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一样的,他们原本不适合练武,但勉强收下,只能好好的调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天赋吧?”张大江哼道:“知道你是练武奇才,武术家先生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天赋的差距是客观真实,没办法抹杀,他们脾气不行,练武会伤身,第一步要改脾姓,所谓江山易改禀姓难移,可见难度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改脾气?张大江好奇的问,其他人也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个大学问,一方面要压榨他们的潜力,让他们达到最虚弱的地步,二是一些独特的技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技巧啊?”张大江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秘传,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个大概呗。”张大江心痒难耐,张雨瑶也如此,杏眼微眯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用的是导引吐纳术,通过身体改变心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用吗?”张大江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人心其实最易受影响,牙疼会觉得心烦,皮肤痒也会觉得烦躁不安,可见感觉直接作用情绪,……身体足够好,心情也一直保持愉悦,身体差,心理也会起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张大江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身体与心情彼此作用,互相影响,我就是通过调整身体来影响他们的心理,慢慢改变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用?”张大江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试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他们当实验?”张雨瑶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没危险,他们会有收获的,只要他们不偷懒!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哪去了?”张大江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送到一座小岛上,封闭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小岛?”张大江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前阵子租了一座小岛,那里位置挺好,适合闭关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张大江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五十万五十年,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知道是贫岛。”张大江摇摇头道:“不适合长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岛很小,不过土地挺肥的,就是跟海天有段儿距离,快艇需要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太远了啊!”张大江摇头。

    张雨瑶道:“咱们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一座孤岛有什么可看的,只有一片树林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见过小岛呢!”张雨瑶看向张大江。

    张大江慨然点头:“好吧,带你去见识一下,怎么样老二,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叹道:“你呀……,太不给男人争气了,好吧,今天下课就去吧,你们自己去,我没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哪认识啊?”张大江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画个位置图给你们,找个快艇很容易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一点儿没情趣!”张大江无奈摇头道:“小心找不到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玩你的吧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