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8章 收徒
    “但也不能更差了吧!”张大江道。.

    方寒现在的名声确实不咋地,都怨李棠,让他成了可怜虫,竟然被一个女人夺走了女朋友,确实很新奇有趣,有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大伙当初如何羡慕嫉妒恨,现在就如何痛快与欢乐,绝不放过取笑的机会,他可谓成了可怜蛋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摇摇头:“如果谁都过来跪,我都要收为徒弟,那岂不累死?”

    “看在他们这么诚心的份上,不能传两招?”张雨瑶不死心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此例一开我就没好曰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张雨瑶杏眼瞪着他,露出不满。

    张大江道:“老二你忒狠心,不行不行,看在瑶瑶的面子上,你也要收了这三个小家伙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雨瑶,你知道他们的底细吗?”

    “一看他们就知道是好孩子。”张雨瑶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向张大江:“老三,你要跟着一块儿胡闹吗?”

    “妇唱夫随,什么叫胡闹,老二,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吧!”张大江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看向李彬与何磊。

    两人无奈的摇头道:“还是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吧,万一收了三个小流氓,那就麻烦了,人不可貌相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啊老三,你去查吧,查清楚他们的底细,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!”张大江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谈你的恋爱去吧,妇唱夫随,丢尽了男人的脸!”

    张大江不以为耻,嘿嘿笑道:“你们想随也先要有对象,是不是,走,瑶瑶,咱们去查查那三个小子!”

    张雨瑶露出笑脸,又瞪了方寒一眼,跟张大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确实够狠心的。”何磊笑道,李彬也点头,深有同感,换了自己早就心软了,这么诚心的徒弟**!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我怕误人子弟!”

    他传武功很严格,男的只传给李春雷与孙朋而已,前者很谨慎小心,后者天天打架,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其他的都是传给女孩,女孩攻击姓弱,很少会主动打人,往往都是被迫自卫,功夫举足轻重,有可能影响一生。

    “你功夫足够了,怎会误人子弟?”何磊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学功夫未必是好事,要看人的,脾气不好的,气太盛的还是不学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怕打架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不小心会打死人,后悔莫及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我就怕这种情形,反而是害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倒也是。”李彬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老师进了教室,他们停止说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放学后,方寒不认识般骑着单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哄然出声,纷纷谴责方寒的无情与冷漠,这三个小伙子都跪了三天了,铁石心肠也融化了。

    方寒一点儿没有松动的痕迹,好像陌生人一样不管而去,太狠心了,怪不得李棠甩了他,这种男人还是甩了好!

    方寒能感觉到众人的愤怒,宛如春风拂面,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三个少年跪在地上,脸色发黄,紧紧咬着嘴唇,一句话不说,只低头跪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有人过来劝道:“小伙子,他已经走了,你们跪这儿也没用了,先回去歇一歇,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明天再来吧,一定能跪得他心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够呛,干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,有这个决心,不如去别的武馆,……孙氏武馆很厉害,去那里吧,一定会收留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孙氏武馆可是咱们海天第一武馆,去那里绝没错的,你们这么诚心,孙氏一定会收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们对武功的热情大减,武功再厉害也不能养家糊口,再说了这是法制社会,你能打又怎么样,再难打打得过警察吗?有这练武的功夫还不如好好学习,将来当警察。

    这三个少年对武功如此热情,这么诚心,属于稀有品种,武馆一定会收的,众人很笃定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定要拜方老师为师!”圆墩墩的少年咬着牙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,还真是要死磕到底了!”人们笑起来,觉得挺好玩,这件事越发有趣了,有人甚至打电话给电视台。

    方寒当天晚上吃饭时,埋怨沈娜,净给自己找麻烦,这不,三个家伙彻底赖上自己了,非要拜自己为师。

    沈娜觉得挺好玩,现在还有人玩这一套,真是有意思,太老土了,不过效果应该还不错。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到学校时,张大江与张雨瑶还有何磊李彬都找过来,围住了他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调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请了好多关系,终于查清楚了!”张大江点头道:“这三个孩子都挺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几张纸,上面是三个人的简历,挺详细的,甚至还附带着照片,看得出来调查得很精致。

    吴泽明,男,十六,海天人,单亲家庭,只有一个母亲,方寒看看另两人的档案,一个宋子业,另一个程大山,竟都是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。

    方寒有点儿理解了,单亲家庭的孩子,小时候可能受过一些白眼,更有自强的观念,所以不顾一切的要练武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明白的是,武功并不能解决问题,拳头在社会上的力量是最卑微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他们可以收下吧?”张大江问。

    张雨瑶杏眼紧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一眼,苦笑道:“雨瑶,我要不答应,你是不是要鼓动老三跟我绝交啊?”

    张雨瑶嗔道:“方寒,你真是铁石心肠,看到他们的身世还不心软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道:“罢了罢了,你去跟他们说一声,去我家等着,别再跪那儿丢人了!”

    张雨瑶顿时眉开眼笑:“方寒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要不是你的面子,我绝不管这三个家伙,都是惹事精,麻烦无穷呐!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很乖的。”张雨瑶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才怪,好啦,要上课了,等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跟他们说!”张雨瑶兴奋的跑了出去,张大江嘿嘿笑两声,拍拍方寒肩膀:“好兄弟,够义气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张大江嘿嘿笑着跑出去追张雨瑶了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下课后骑着单车回到望海花园,看到吴泽明宋子业程大山三人正站在望海花园门口不远处,左右顾盼,看到方寒后大喜过望,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招招手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推着单车进来,与门口两个保安笑着招呼,两个保安笑**问这三个小家伙是干什么的,方寒笑着说是自己新收的三个徒弟。

    他与保安说笑两句,来到别墅,吴泽明三个静静跟在他身后,眼睛不停的打量周围,这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很陌生。

    方寒进了别墅,招呼他们进来坐下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三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你们呀……,稍等一下!”

    他进了厨房,把冰箱几盘菜拿出来送到微波炉里热了热,冰箱里摆满了李棠炒好的菜,用保鲜膜封着盘子,只需要热一下就能吃。

    三分钟功夫菜热好了,方寒招呼他们过来吃,三人也不客气,跪了一天也确实饿极了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回了客厅,拿起题来做,待他们磨磨蹭蹭出来,方寒抬头道:“洗好盘子了吗?”

    三人忙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招手示意他们坐到沙发上,三人正襟危坐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唯恐再听到拒绝的消息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三人,点点头:“今天就到这儿,明天招呼你们母亲过来,我要亲自跟她们谈话。”

    胖墩墩的吴泽如忙道:“方老师,怎么还要找妈妈啊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种事一定要找你们妈妈说清楚,看看她们的想法,她们的意见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练武跟妈妈没关系吧?”吴泽如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行了,你们照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很无奈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好了,忙你们的吧!”

    三人无奈的退出了别墅,嘀咕了好一阵子,离开了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方寒刚做完早课,正要去沈家吃早饭,他要练龙啸术,要用别墅的练功室。

    在别墅外面,他看到三个少年带着三个中年女人站在别墅外,方寒一怔,忙把他们让进别墅,沏了茶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出来,三个女人过得都不好,处于底层,廉价衣服,皮肤粗糙,露出风霜色,深受生活的折磨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一口气,海天市富人不少,占了大多数的还是穷人,身处繁华的大都市只能为温饱奋斗。

    方寒说道:“三位阿姨,他们三个非要练武,我是没办法了,你们劝劝吧,这个时代练武没什么出息,不能出人头地,不能建功立业,只会惹事生非,真是百害无一利。”

    吴泽如的妈妈胖乎乎的,笑**说道:“方老师,小如跟我商量过,三个孩子成绩不好,上学也没什么出息,方老师要不嫌弃就收下他们当徒弟吧,练好了武功起码能给人当保镖,多挣些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当保镖是拿命换钱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人穷命**,没办法。”吴妈妈叹道:“都是咱们没能耐,连累了孩子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三个女人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三位阿姨真想让他们练武,那我要说好了,我教徒弟简单粗暴,难免要打要罚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忙道:“他们就交给方老师你了,做错了就罚,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程大山的妈妈道:“方老师,一曰为师终生为父,把他们当成自己孩子管教就行,不用管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宋子业的妈妈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三个少年,叹口气:“好吧,我就收下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跟师父葛思壮江承他们说过,要收徒弟,他们都不反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