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4章 折服
    王莹看着这一幕,笑得很得意,刘娜笑道:“方寒,让你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很豪爽,伯母下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咱们已经在黄金海岸订好房间了。.”刘娜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要不,住方寒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正是,伯父伯母好不容易来一趟,怎能住宾馆?!”

    “你那里……?”刘娜迟疑一下,看看王莹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有一栋别墅,闲房间挺多的,你们住进去最好,宾馆住着一点儿不舒服!”

    “太打扰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太客气了,就这么定了,我去找车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酒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刘娜道:“就让王莹开吧。”

    王莹拍拍胸脯:“我来开车!”

    方寒把魁梧如熊的王明春扶出天水阁,刘娜本想帮忙,看他很轻松,笑道:“方寒力气倒不小!”

    她知道丈夫多重,醉酒后更沉,两个青壮扶着也很吃力,方寒看着削瘦,不像强壮的,没想到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练过功夫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刘娜笑道:“文武双全,好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扶着王明春到停车场,刘娜按了车钥匙,一辆陆虎闪起车灯,方寒把王明春送进去。

    王明春挥舞着胳膊,按住车门上沿不上车,醉眼朦胧的叫嚷着还要再喝,一定要把方寒喝趴下。

    刘娜喝了一句:“王明春,别丢人现眼了,赶紧睡觉!”

    “我不睡觉!”王明春摇摇光头。

    刘娜哼道:“方寒也醉了,你赶紧睡吧,明天要干正事呢!”

    “他也醉了?”王明春摇晃着光头,左右打量,望向方寒呵呵傻笑:“小子,酒量不错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;“伯父,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睡觉!”王明春痛快的答应,顺着方寒的劲儿钻进车里,王莹进了驾驶位,方寒坐到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陆虎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停在九号楼前,方寒下车扶王明春,王莹拿钥匙开了大门,先进去打开所有的灯,安静黑暗的别墅顿时明亮,恢复了活力。

    刘娜看王莹娴熟的动作,皱了皱眉,难道两人已经住到一起了,那可麻烦了,没了转寰余地!

    王莹跑出来:“把爸扶到我屋里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把王明春扶进王莹屋,屋内明亮柔和,温馨舒适,远胜外面大厅。

    一千块钱的东西与一万块钱的即使外表相似,感觉也截然不同,这就是大厅与她屋内的差异。

    王明春在大床上翻了一个身,呼呼大睡过去,刘娜招招手,三人来到大厅,坐沙发上聊天。

    王莹麻利的沏了茶,然后又沏了两杯咖啡,分别给方寒与刘娜,自己捧着咖啡喝了两口,感觉到妈妈异样的目光,看看自己身上,好像没什么不对吧。

    刘娜摇摇头:“真是女生外向,老公的地位至高无上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刘娜指指自己的咖啡,又指指方寒的茶杯,摇摇头,王莹刚才是先沏了茶,再冲咖啡。

    这仅是一个小细节,因为是同是端上来三杯,她却通过这个小细节,窥到了王莹的心思。

    刘娜摇头:“算啦,当初我也这样,没少被你外婆骂!”

    王莹脸更红了,偷偷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老神在在的喝着茶,笑眯眯的没说话。

    刘娜道:“方寒,听王莹说你写了一本小说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游戏之作,不上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刘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说了名字,刘娜笑道:“我要好好拜读一番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让伯母见笑了,我写这小说的动机不纯,只想赚钱的,伯母不看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能赚着钱?”刘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王莹笑道:“一本数能赚几十万美金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赚钱?”刘娜讶然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美国人的钱好赚嘛,方寒现在又出了一本,估计赚得更多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将来要专职写作?”刘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写这两本小说是缓解手头拮据,我想搞研究工作,做个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倒有趣!”刘娜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学的是物理,现在上大一。”

    “比莹莹还小一岁?”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跟我同岁!……因为有事耽搁了入学,重读了一年,考进东南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是东南大学的学生?”刘娜笑道:“那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方寒跟罗亚男李棠是同班同学。”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近水楼台先得月呀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妈,你别跟查户口似的!”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我关心一下你男朋友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么关心的,我告诉你就是了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好吧,我不多问就是了,方寒,我去做醒酒汤,喝了汤再睡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娜进了厨房,沙发上只剩下王莹与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扬了扬眉毛,怎么样,自己表现的还行吧?王莹抿嘴笑着点点头,挺好的!

    两人颇有默契的以眼神与动作交流。

    刘娜在厨房门口瞥了他们一眼,看他们的模样,抿嘴笑笑,看来女儿正陷入热恋,方寒这小伙子稳重大方,远比同龄人成熟,可堪造就。

    方寒喝过了醒酒汤,上楼做了一遍晚课,将龙息术,低桩,度厄九针,将军铠,龙啸术,一一练过一遍,花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他做完早课,下楼时看到王明春正穿着睡袍,坐在沙发上泡茶轻尝。

    他笑着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王明春抬头,大大的眼袋,精神不佳。

    他懒洋洋打个招呼:“方寒,过来喝茶!……你这里的茶都是好茶呐,不便宜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坐到他对面:“伯父睡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!”王明春哼一声:“阴沟里翻船,好小子,酒量不差呀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天生的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一摆手:“莹莹都说了,你是练武的,武功还挺厉害,所以身强体壮,酒量很好,唉……不服老不行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伯父可一点儿不显老。”

    “莹莹都要嫁人了,我怎么还能不老?!”王明春哼道:“不过小子,这一关你还没过完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会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去赛马!”王明春上下打量着他:“你这小身板,真有莹莹说得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拿起茶盏轻啜一口。

    “来来,咱们比一比腕力!”王明春把胳膊肘往茶几上一放,竖起胳膊,挑衅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握上他的手,两人开始发力,方寒一直微笑看着手腕,手腕铁铸般一动不动,任由王明春使出吃奶的力气。

    王明春面红耳赤的用力,不信邪的拼命,这时门响了,王莹与刘娜推门进来,母女两个都穿着运动服,活力十足。

    “王明春,你干什么呢?!”刘娜看到这般,失笑道:“你多大年纪了,还跟小伙子比力气!?”

    王明春无奈的放弃,哼道:“还真有两把刷子!”

    “爸,你真够无聊的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嘿嘿笑两声,拿起茶来喝,刘娜道:“早饭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清淡一点吧。”王明春道。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妈,方寒早饭要牛肉的,五个鸡蛋,三杯奶。”

    刘娜笑眯眯的道:“就是年轻呐!能吃是福,我去做!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王莹,王莹忙道:“妈,我做就行!”

    “哟,莹莹懂事了,长大了!”刘娜笑眯眯的道,王莹红了脸,忙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刘娜摇头,这丫头被人家吃定了,方寒这小子倒也本事!

    母女两人进了厨房,方寒与王明春说话,谈了关于天方马术俱乐部的事,王明春也是会员,他每次来海天都要去俱乐部转转。

    他很惊奇方寒也是会员,会员费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尤其对于一个学生,而且父母都不在的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说起当初的情形,驯服了一匹汗血宝马,所以赢得宝马的抚养权,顺便成了会员。

    王明春啧啧赞叹,马术俱乐部高手云集,不仅海天,整个东南省市的高手都聚集在天方马术俱乐部,他能压服众人,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两人聊起马来,王明春很快赞叹佩服,方寒对马的习姓及了解远超自己,他这个年纪懂这么多,确实很惊人。

    两人聊得很投机,找到了共同的乐趣,到了后来是王明春向方寒请教平时遇到的难题,方寒一一解释,让王明春有茅塞顿开之感。

    “王明春,方寒,过来吃饭!”刘娜扬声唤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一看钟,这才发现,不知不觉中已经一个小时了,两人聊得热火朝天,只觉得片刻而已。

    “走走,去吃饭。”王明春拍拍方寒肩膀,满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两人进了厨房,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,方寒是老几样,王明春是很清淡的蔬菜粥,王莹与刘娜则是一杯牛奶,两片全麦面包。

    看着方寒如风卷残云,一会儿功夫消灭了那些,刘娜咂咂嘴,笑道:“莹莹,你跟方寒一块儿吃饭,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,真不容易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方寒每天要大量运动,营养根不上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都做什么运动?”王明春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,我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内家拳法?”王明春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稍有涉猎,没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喜欢看武侠小说,真能练出内力来吗?”王明春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刘娜发现了丈夫的态度改变,不那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,变成了和颜悦色,倒像朋友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化敌为友,不知道方寒给他灌了什么[***]汤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练出来了吗?”王明春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略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,王明春一怔,也伸手过去,两人掌心相贴,“啵”一声脆响,王明春忙缩手。

    他甩甩手,惊奇看方寒:“奇怪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刘娜忙问。

    王莹笑着摇摇头,横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王明春惊奇道:“好像被电击了一下,麻酥酥的,半边身子都发麻,真的很奇妙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爸,快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道:“方寒,这就是内力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我刚才只用了一点儿内力,再多怕受不了,伯父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!”王明春看看自己手掌,摇头道:“我一直怀疑内力是不是真的,看来小说也不全骗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确实夸张了,内力其实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点点头:“现在社会打打杀杀那一套不行了,确实没什么用,那你用来干什么?内力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治病救人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学了一套针灸,等给伯父伯母调理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王明春笑道:“倒要领教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很厉害的,罗亚男有一次崴了脚,他摸一摸,一晚上就好了,上一次罗亚男从楼上摔下来,摔断了左胳膊和右腿,他一治,半个月就能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神?”刘娜笑道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半信半疑的,觉得内力什么都是小说家言,根本脱离了真实,不足为信。

    听王莹这么一说,她倒好奇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人的潜力无穷,我不过是激发一下人体固有的潜力,没什么出奇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试试的。”刘娜笑道。

    “吃完饭,咱们去骑马!”王明春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王莹道:“爸,方寒今天还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要紧,陪伯父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王明春问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去给一位长辈调理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刘娜问:“方寒你现在就是医生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刚办下了行医执照,……不过我要搞研究,学了这一点儿本事,只能帮帮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位长辈?”刘娜问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方寒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,怎么又出来一个长辈?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我师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公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报了一个姓名,王明春神情微变,刘娜却没听过,笑道:“咱们要呆上四五天,不急着这一天半天,方寒你还是先去给师公看看吧,不能让长辈等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有些歉然的点点头:“那我明天就回来,王莹你好好陪伯父伯母吧,你不是有马术俱乐部的会员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王莹轻声答应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