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3章 初见
    方寒这几天的心情一直很好,阴力有成,渐渐摸到阴阳相合的奥妙,修为不停的增长。

    苦苦求索,终于有所得,这种感觉很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阴力有成让内力发生了质变,紫丹越发凝实,内力洗练,流转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罗亚男能下地走动,宋玉雅她们很好奇,方寒到底怎么做到的,能让骨头这么快恢复。

    宋玉雅尤其好奇,她思忖,若能找到其中奥秘,形成药物的话,真是不得了,可惜方寒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背罗亚男,李棠心情也变好,她对方寒说了画的事,方寒没在意,答应给她们每人一幅画,不过不能急,需要灵感。

    王莹这几天一直跟他在一起,或逛街,或一块儿吃饭,两人在培养默契,争取扮好情侣,李棠眼不见心不烦,但每晚都回来住。

    王莹也住在别墅,她房间布置得很温馨,处处充满了少女气息,方寒从没进去看过,锁已经换过了,他没有房间的钥匙。

    李棠心情好,不仅仅是罗亚男不用他背,还因为沈晓欣成了方寒的姐姐,又一大威胁去除。

    她真没想到沈晓欣会有这个想法,将方寒认做亲弟弟,彻底成为一家人,这一下断去了方寒的念想。

    李棠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下,浑身一下轻松,每天早晨拉着方寒去沈家吃饭,其乐融融。。

    她仔细观察,方寒与沈晓欣见面没异样,亲切了许多,更像姐弟,没有男女之情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直觉还是很相信的,这下完全放下心来,至于王莹,她正六神无主,惶惶不可终曰,哪有心思想别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天晚上,方寒与李棠在沈晓欣家吃完饭,周小钗在沈家住下,五人凑在一块儿吃饭很热闹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方寒先离开,回到别墅练功,李棠仍留在沈家,四女坐一起看电视,品红酒聊天。

    方寒练完功,李棠恰好回来,一脸笑眯眯的,谈兴正浓,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玉白卡片,摆了摆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马术俱乐部的会员卡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李棠笑道:“你那幅画换来的!……咱们宿舍每人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赵语诗还真够大方的!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赵学妹说你的画价值惊人,所以不算亏本。”

    “太抬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不是说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方寒懒洋洋躺在床上:“你们真收下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学骑马?”

    “据说挺好玩,咱们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你们是练舞的,身手敏锐,倒是可以骑马。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说没危险呐。””

    “马可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要紧的吧?”

    “天方马术俱乐部挺完善的,会员的命又金贵,应该没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的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到底要不要我去啊?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随你们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一定要去的。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明天王莹爸妈要来,你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无论如何装得像一点儿,我允许你占点儿便宜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准故意占便宜!”李棠不放心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起来,惹得李棠捶他几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中午,方寒骑单车从图书馆出来,李棠被周小钗拉去做事,他只身一人,既觉孤单又清静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他接到电话,王莹打来的,声音轻柔,方寒说了几句挂上电话,单车很快到了天水阁。

    王莹正站在天水阁大门外左右张望,穿一件杏黄风衣,娇美皎净,看到他来忙招招手。

    他来到她近前:“伯父伯母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莹红着脸轻声道:“方寒,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挽上我胳膊!”

    他知道王莹脸薄,要自己主动。

    王莹红着脸挽上他胳膊,穿过大厅来到一雅间,推开门一瞧,当中坐着一个魁梧壮实的光头大汉,身边是一位风韵犹存的柔婉中年女子,眉宇间与王莹隐隐相似。

    “爸,妈,这是方寒!”王莹松开胳膊,轻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伯母好,伯父好,我是王莹的男朋友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光头大汉上下打量着他,点点头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,他身形不高,很墩实,一颗大光头锃亮,闪闪放光,额头一条蜈蚣般的长疤,一副凶悍面相。

    方寒暗忖,他应该就是王莹的父亲王明春了。

    柔婉女子相貌与王莹相肖,年轻时一定也是位大美儿,挂着温婉笑容,她就是王莹的母亲刘娜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衣着乍看质朴,给人感觉却不简单,绝非一般人消费得起,简约而不简单,是方寒没见过的牌子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着坐下,王莹坐到他身边,王明春一指自己身边,哼道:“莹莹,坐这儿!”

    王莹嗔道:“爸——!”

    “王明春,行啦啊!”刘娜轻声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斜睨一眼方寒:“方寒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伯母何时过来的,没能远迎,真是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喝酒?”王明春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行。””

    “就是,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!”王明春哼道:“王莹的男朋友更不能不会喝酒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远道而来,先歇一天免得伤身,明天一定好好陪伯父喝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娇贵!”王明春摆摆手,扬声道:“小赵,上酒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个魁梧墩实的小伙子推门进来,抱着一箱酒。

    “王总。”他恭敬的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王明春摆摆手:“你先去吧,叫些东西吃,算我帐上!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总。”青年躬身退下了。

    王明春指着那箱酒:“今天咱们把这消灭掉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,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这会儿看出来了,这是一箱四十五度的白酒,可不是一般人消受得起。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?”王明春哼道:“一箱酒都喝不了,怎么娶我王明春的女儿?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王莹,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,伯父既然发话,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王莹嗔道,扭头看刘娜:“妈,你不管管爸!”

    “算啦,他们男人的事咱们不掺合。”刘娜笑道:“随他们怎么折腾吧,你脸色不好,多吃点儿菜。”

    “我脸色能好嘛!”王莹嗔道:“爸忽然说要给我订一门亲事,哪有这样突然袭击的啊!”

    母女两人悄悄说,不打扰方寒与王明春。

    刘娜白了一眼王明春:“都怪你爸,逢人就夸你,结果有人真上了心,要跟咱们结成亲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问我的意见?!”王莹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这人你倒认识,是电视台的一个主持人,你爸说你一直挺喜欢人家的,所以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王莹哼道:“爸还跟我保密!”

    “杨树!”

    “啊,是他?!”王莹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刘娜笑眯眯瞥一眼方寒,对王莹笑道:“怎么样,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”王莹瞪大眼。

    “他爸也是个喜欢喝酒的,一直很喜欢咱们的酒,有一天碰上了,你爸跟他就聊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也真是的!”

    “两人很快变成老朋友了,听你爸说,杨树看着光鲜,但工作太忙,忙得没时间谈恋爱,相亲也不去,他爸也急了,眼见着三十了!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缺女人?”

    “你爸也这么想的呀,去调查了一下,还真是呢,这小伙子人挺好,工作踏实肯干,一直忙于工作确实没交过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爸就想把你嫁给他!”

    “爸也真能胡来,结婚的事要有感情的,没爱情的婚姻怎么能行!”

    “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,你不是挺喜欢杨树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的!”王莹嗔道:“我是喜欢他主持的节目,不是喜欢他这个人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喜欢方寒?”刘娜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正与王明春喝酒,两人拿小盅喝,一口一盅干净利落,喝得很痛快。

    “方寒的酒量行吗?”刘娜问。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刘娜摇头笑了笑:“你爸又用老招数了,要先把他灌醉了,酒后见真姓情。”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当心阴沟里翻船!”

    “你爸是练出来的,方寒看着不像能喝酒的。”刘娜笑道:“我也想看看这小伙子醉后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莹嗔道:“你们两口子真够坏的!”

    刘娜笑眯眯的道:“这就心疼了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就任由爸爸胡闹?”王莹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刘娜笑着摇头:“你不想看看?”

    王莹哼一声:“要是爸爸先醉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刘娜笑道:“估计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王莹撇撇嘴看看方寒,他脸色微红,好像快醉了,眼睛也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王莹一看就知道他是在装醉,方寒喝多了酒不会这样,双眼会越来越亮,清亮逼人。

    她看一眼爸爸王明春,他酒兴正浓,说话大声,好像碰到了老朋友般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喜欢方寒呢?”刘娜轻声道:“他不帅,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甜言蜜语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红着脸道:“妈妈,他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在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他很有本事。”王莹道:“他写了两本英文小说,都在国外出版了,还上了全美畅销书榜前十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!”刘娜很吃惊。

    对喜欢读书的她来说,很清楚想登上全美畅销书榜单十有多困难,有多出色,她惊奇的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原本觉得他平平无奇,现在看来却是深沉内敛,稳重大气,着实难得!

    母女两个低声说话,一会儿功夫,那一箱酒都进了方寒与王明春的肚子,方寒双眼明亮,神情自若,王明春已经趴到桌子上,醉得不醒人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