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2章 放弃
    方寒刚回别墅,手机铃响了,一看是师母来电,他苦笑着摇摇头,没接。

    他回想当时情形,沈娜当时恼怒的冲上楼,他上楼跟沈娜说话,安慰了她一番,即使不能做成她爸爸,做舅舅不也挺好的嘛。

    沈娜嗔道,舅舅怎么能跟爸爸比,一旦将来有了自己媳妇跟孩子,根本不会理自己了!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无言以对,这确实不假,男人一旦成了家,家庭是根本,姐弟都在其后,沈娜年轻,倒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手机接着响,方寒无奈的接听,师母那脾气,再拒接她一定要冲过来质问,为免挨骂还是接了吧。

    甫一接通,周小钗便哼道:“方寒,怎么才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正练功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一个好消息。”周小钗道:“小欣刚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小欣很高兴,当然要告诉我。”周小钗道:“放心吧,你们做你们的姐弟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,吃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转移话题,看来不怎么高兴嘛!”

    “有个姐姐我也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轻笑:“这就对了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天不早了,再不睡觉会影响皮肤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明天再说。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方寒松口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他正在练功,练功房的门响,周小钗走进来,他无奈的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自从达到龙息术第六紧,他阴力**渐入佳境,阴阳相济,对身体控制越发精微,内力更凝实,紫丹缩小了一圈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的瓶颈好像消失,随着阴力渐生,修为再次精进,龙啸术,龙眠术,还有龙息术都缓缓增长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袭深蓝职业套装,干净利落,端庄优雅。

    她迈着优雅的步伐袅袅娜娜进来,打量一眼,摇摇头:“一天到晚练功,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昨晚没回来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:“这几天她好像故意冷落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对人家好一点儿,别一天到晚的瞎忙,忙到最后,女朋友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应了两声,先去洗过澡,到楼下时,周小钗已经沏好茶,她自己冲了一杯咖啡,正坐在沙发上品尝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下。”她放下杯子指指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在她身边坐下,淡淡幽香入鼻。

    她笑**看着方寒:“我要办一个仪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仪式?”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姐弟认亲仪式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打量着他,抿嘴笑道:“方寒,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对小欣有非份之想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怎么敢呐?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瞒得过我?!”周小钗哼道:“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,还是小欣厉害,当机立断!”

    “师母,这件事就算了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还心存侥幸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要做到那般地步么?”

    “哼,不给你空子钻!”周小钗哼道:“我可不想小欣痛苦,你这臭家伙还是死了心吧!”

    方寒暗叹,自己掩饰得很好了,师母仍看得出来,女人的直觉当真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随师母吧!”方寒叹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那好吧,你甭管了,一切都交给我!”

    方寒耷拉头无奈叹口气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瞧你那熊样,从此之后,老实一点儿,别再对小欣动歪心思,听到没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她都使出这一招了,我哪里还敢!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”周小钗笑道:“小欣厉害呀!”

    她暗自叹了口气,依她对沈晓欣的了解,若非她心中动摇,绝不会这么做,固然是逼住了方寒,也逼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方寒一脸无奈的苦笑,周小钗咯咯笑道:“好啦好啦,不逗你了,不办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逗我很好玩么?”

    “挺有趣的!”周小钗娇笑:“周末随我回京吧,再看看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他正有此意,阴力入门,**时还有一些关碍需要请教葛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娜娜说她练的舞术很奇妙,是不是?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找机会传给师母,还有妙妙,练一练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副作用吧?”

    方寒懒得回答,周小钗笑道:“有娜娜说得那么好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练一练就知道了,总之会变得更美,师父要感谢我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甭提他,一天到晚更不见人影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那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事也不跟我说。”周小钗道:“他见不得我指手画脚,什么都是一力承担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父是真正的男子汉!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,这算真正的男子汉?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这是自卑,一人智短两人智长,多一个人商量总是好的,他这是自尊作祟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两人辩论了一番,当然最后是方寒完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,夕阳西下,赵语诗随李棠她们一块儿回宿舍,要看看罗亚男恢复得怎样了。

    她一进宿舍,目光便被墙上一幅画吸引,再无法转开眼睛,一动不动痴痴看着,四女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所有进她们宿舍的女生,一进来都是这样,无一例外,不管懂不懂画的,一定要被牢牢吸引住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赵语诗回过神来,扭头道:“李师姐,这是方寒的画吧?”

    李棠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们都穿着一身运动服,青春活力逼人。

    “好画!”赵语诗摇摇头:“这个姓方的,人不咋地,画确实是一绝,这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不知道,他说是自己想象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臭家伙!”赵语诗恨恨哼一声,道:“李师姐,这幅画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送给李棠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怔了怔,点点头:“他总算有点儿良心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你要是喜欢,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迟疑一下,无奈的道:“照理说,我不能夺人所爱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赵学妹,这么客气什么!”李棠笑道:“咱们得了那么多便宜,可曾客气过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就是就是,李棠又不缺画,她想要,让方寒再画就是了,对他来说容易得很!”

    赵语诗摇头道:“甭看他画得容易,却是厚积薄发,你知道这一幅画值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要是送到拍卖会上,最少一百万,高了无法估量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“没这么多吧?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一般的画家我才懒得多看,姓方的臭家伙人品不咋地,才气惊人,每幅画都有独特意境,远胜那些名家,……他要是将来成名了,这幅画价值将更惊人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李棠,让方寒送咱们每人一幅画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幅画真送给我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咬着水嫩的唇想了想,缓缓点头:“那我就收下啦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的画固然不错,赵学妹这么渴求,是不是有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爸爸非常喜欢方寒的画。”赵语诗轻轻点头:“看了他的画,爸爸精神好很多,身体也好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画还有这般妙用?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她是学医的,对赵天方的病也有了解,著名的疑难杂症,什么手段都用了,中西医,或者巫医,道医,无数名医都束手无毙。

    有佛门高僧说过,这非病,而是业,无法可消,是上几世累积,在这一世暴发出来。

    身为医学院的学生,宋玉雅研究过这种病,可惜人体复杂无比,确实找不到原因,也找不出医治之法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赵天方拜了太极名家,练习太极拳,维持身体的阴阳平衡,不使之恶化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方寒的画竟能有益于他,实在稀奇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件事很怪,但确实是真的,爸爸的身体比以前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迟疑一下,看看李棠。

    王莹也看李棠,没说话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宋学姐,王学姐,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宋玉雅问李棠:“要不要说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他会功夫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他身手很好,那匹汗血宝马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驯服的!”

    “他功夫很厉害,而且懂治病。”王莹笑道:“上次罗亚男崴了脚,他摸了摸,一晚上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也没那么神!”

    赵语诗摇摇头道:“爸爸也请过一些气功大师,但对爸爸都没用,治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王莹的功夫很厉害的,一定比那些大师强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你倒是对他有信心!……不过人家**了多久,他才练多久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也不要紧嘛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算了,别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王莹道:“我反正觉得方寒挺神的,说不定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细长眉毛蹙了蹙,最终摇摇头,方寒太年轻,功夫有限,还是不给爸爸打击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请人过来,父亲都会生出一丝希望,然后又失望,每一次都是折磨,她实在不忍心看到父亲失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寒人品不咋地,年纪轻轻,修为也够呛,还是算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