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1章 姐弟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你不吃醋?”

    “我吃什么醋?”李棠哼道:“我也想明白了,是自己的,怎么也逃不掉,不是自己的,再怎么勉强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不过说好了,你可别占王莹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李棠道:“但也不能太生疏,万一让她爸妈看出破绽来,你罪过就大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别嬉皮笑脸的,这可是严肃的事,关乎王莹一生的幸福,一定要当成大事来办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成功,咱们没完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李棠哼一声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方寒一脸笑容的下楼,看到王莹在,点头微笑,王莹则红着脸羞涩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方寒心情很好,龙息术第六紧确实效果不俗,对身体的控制力增强一大截,阴力**终于能够入门。

    王莹一身粉色风衣,与李棠的款式一样,颜色不同,李棠是米黄色,两人坐在一起,各有美姿。

    “方寒,今天你陪王莹逛街,找找感觉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伯父伯母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明天。”王莹不好意思的道:“方寒,麻烦你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帮上忙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王莹,关键在你,**妈对你多熟悉,你有一点儿不自然就会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王莹轻轻点头:“我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呢,你就把王莹当成我,千万别露馅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棠拍拍巴掌,笑道:“那就成了,好好打赢这一仗!”

    李棠又道:“态度一定要端正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王莹的男朋友,不是假的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也是!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怎么,你想甩了我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可从没想过齐人之福!”

    “美得你!”李棠哼一声,看看面红耳赤的王莹:“王莹,你这状态可不成,要在心里真正认同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努力试试。”王莹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放心你这演技!”李棠摇头叹道:“端正态度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的。”王莹努力压下羞意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好了好了,你们走吧,我就不打扰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离开了别墅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王莹坐进她的宝马越野,他开车往八一广场去。

    车内很安静,方寒看她红着脸很拘谨的模样,摇头暗笑,温声道:“王莹,伯父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莹一惊,忙红着脸道:“我爸最喜欢喝酒,还喜欢骑马,讨厌么……,讨厌猫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伯母呢?”

    “我妈喜欢看书,喜欢文学。”王莹道:“我妈挺好相处的,我爸的脾气有点儿暴躁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是白手起家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爸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,后来自己创建了酿酒厂,慢慢做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手起家的都有自己的一套,挺佩服伯父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爸常说自己没什么能耐,是碰上好机会了,放到现在,绝对干不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闲聊,她慢慢平复下来,不那么羞涩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说出这番话更了不起,多少男人成功了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自信膨胀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王莹点点头:“我爸的心态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成功者必有其成功之处。”方寒笑道:“绝无侥幸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。”王莹笑道:“所以我也挺佩服我爸的!”

    她完全放松下来,方寒引导着话题,说些她平时的见闻,学校的趣事,车内很快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到了八一广场,两人开始逛衣服,王莹给他全身上下换了一身,花了一万多,方寒再次变了模样。。

    王莹挑衣服的眼光极好,这一阵子方寒练功有成,精气神更盛,穿上王莹买的衣裳,整个人的气场又浓烈了几分,厚重深沉,端稳凝练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着,很得意,方寒也没抢着付款。

    两人买过衣服后又逛了一甜品店,坐下来吃东西休息,商量一下对策,力争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夕阳西下,他来到沈家,沈娜开的门,她一身嫩绿色家居服,蹦蹦跳跳,欢快的叫道:“小方老师,我有感觉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有感觉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今天早晨我练了一会儿,忽然轻飘飘的,想飞起来,我吓了一跳,然后就消失了,再练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难得。”

    他教给沈娜的是凤舞术,脱胎于教廷的秘术,又根据他对度厄九针的研究,略做修改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效果这么好,练这一阵子就有这般效果,与沈娜的体质大有关系,换成李棠她们这些健康的练没那么快出效果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进屋,沈晓欣从厨房走出来,灰色宽松毛衣,戴着围裙,温婉柔润,方寒看一眼忙转过眼。

    他发现沈晓欣还有一丝不自然,也不知她到底记住哪些,是全部记得,还是仅记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沈姐,不必忙了,吃过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努力装作自然:“上完课再吃点儿,知道你饭量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太劳烦沈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做甚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着点头,扭头道:“走吧,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娜眉开眼笑:“小方老师,我是不是入门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真有气感的话。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我说了,妈妈还不信呢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横她一眼,沈娜笑着扯起方寒胳膊,拉着他上楼。

    沈晓欣张张嘴,又把教训的话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练功房,沈娜练了两遍,方寒点点头,他现在阴力入门,感应更加入微,能感觉到沈娜身上气息氤氲,确实有了气感。

    这是她经络通畅,阳气升腾之像,有这阳气护体,基本上不会再生病,可谓百病不侵。

    他暗自点头,自己结合凤舞术与度厄九针创下的这套舞术,确实不错,值得推广。

    沈娜只要一直**这套舞术,心情没经历大的打击,很难再生病,最怕的是情绪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家贼难防,有阳气护体病气不侵,但自身情绪乃最大的杀手,阳气护不住,一旦大悲大喜,得了病很难治好。

    所谓有阳必有阴,凡事好坏总夹杂在一起,世间万物皆如此。

    沈娜现在的数学成绩极好,先是补上基础知识的短板,再加上方寒的方法,她开了窍,数学成绩在全校数一数二,方寒现在开始教她英语。

    他发现沈娜的脑子更好用,记姓更佳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,我发现练了这功夫之后,脑子越来越清楚了,看过什么一下就记住了,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阳气足则肾强,肾与脑相连,脑子有变化说明她练对了,不过世上记忆佳的人多得是,并非取得成就的标准。

    看方寒神情平淡,沈娜颇为恼怒:“小方老师,你不觉得很神奇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本就该如此,没什么出奇的。”

    沈娜哼一声:“我觉得很神奇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天生脑子好的多的是,真正有成就的不多,你应该更努力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有小方老师你做榜样,我怎么敢不努力!”沈娜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又压低声音,凑近他:“小方老师,你发现妈妈有点儿不对吗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:“怎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她一定记得那天晚上的事!”沈娜贼兮兮的看一眼门口:“只装做不记得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叹口气:“可惜妈妈说对你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所以你就别白费功夫了!”

    沈娜摇头打量着他,叹口气:“唉……,小方老师,你就是太不帅了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没办法,爸妈给的,没法退货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整个容?”

    “我没疯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呀,现在的明星哪个不整容?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这想法?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丽质天生,不用整!”

    “你倒一点儿不谦虚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觉得自己也挺好,男人那么帅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对,可因为你不帅,妈妈对你没感觉呀!”沈娜蹙眉道:“到底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甭**这个闲心了!”方寒失笑道:“赶紧干正事,把这篇文章背熟了,默写下来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凭你现在的记忆,只要用心绝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妈妈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说我什么坏话了?!”沈晓欣袅袅进来,端了一盘瓜果,横一眼沈娜:“好的不学!”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,忙拿一半哈密瓜递给方寒,自己拿一块橙子,笑道:“妈妈做好饭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好了。”沈晓欣点头:“休息一下,待会儿吃饭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吃饭前完成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沈娜苦着脸:“小方老师,你还是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吃宵夜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望向沈晓欣,沈晓欣摆手:“看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沈娜叹口气:“好吧!”

    她三两口吃了橙子,低头嘀嘀咕咕念英语,方寒与沈晓欣下了楼,沈晓欣还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她在想方寒与沈娜到底在说自己什么,是不是醉酒的事。

    她沉吟一下,抬头正色道:“方寒,那天晚上我喝醉了,说了什么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谁也没告诉,小钗也没说。”沈晓欣摇头:“当初他变心,有了别的女人,两人郊游时出了车祸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还真是有眼无珠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叹了口气:“我对什么人都冷冷淡淡的,他说我就是一块儿漂亮的木头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:“这不过是为自己的变心找借口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得对,我确实是这样的。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生姓如此,改变不了,就是对他的变心也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可能是沈姐对他没真正动情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我觉得自己没有爱别人的能力,心如止水,不会喜欢别人,所以没办法去谈恋爱,结婚,与沈娜一起过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相信沈姐终有一天会碰上心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有了这想法。”沈晓欣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默然无语,说什么话都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娜娜这丫头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笑道:“娜娜就像我妹妹一样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她是崇拜你,所以想让你成为一家人,甚至想让你成为她爸爸,小丫头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暗叫不妙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其实我也挺喜欢你,不过不是男女之情,就像你喜欢娜娜一样,我觉得你像我弟弟一般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微笑看着他:“以后你就把我当作亲姐姐吧,我也拿你当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那你跟师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各交各的。”沈晓欣道:“我是不是太唐突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是我受宠若惊才对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是要彻底绝了自己心思,既如此,自己何必再强求,本也不该有非份之想!

    “这就好,以后咱们就算一家人了。”沈晓欣嫣然笑道:“别叫我沈姐,就叫我姐吧,……我也不跟你客气,早饭还是过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娜娜说太冷清,我也觉得家里太冷清了,你得常过来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暗叹一口气: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笑道:“不等她了,你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怎么不等我啦!”沈娜冲下楼,得意的冲方寒道:“默写下来啦,要不要检查?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哼,吃饭打岔我也忘不了!”

    “娜娜,我跟方寒认了姐弟,以后他就算你舅舅了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小嘴一下张大,看看沈晓欣,又望望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沈娜吃惊的道:“小方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**说得没错。”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答应啦?!”沈娜吃吃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多一个姐姐,多一个外甥女,我当然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……你……”沈娜指指他,狠狠一甩手:“你太让我失望啦!”

    她说罢怒气冲冲跑上了楼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