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0章 帮忙
    “师母,今天费伟业过来找我讨要金针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在一张桌边吃饭,灯光明亮而柔和,饭菜香气飘溢,方寒大吃一通后慢慢品酒,开始说话。

    “伟业?”周小钗轻晃着红酒杯,蹙眉道:“这没出息的小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找人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周小钗沉下脸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就下了点儿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手段?”周小钗哼道:“他再怎么过份,毕竟是费老的孙子,不能做得太绝了,教训教训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可能正因为你们如此,他才肆无忌惮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是被惯坏了,逮着机会我好好收拾收拾他!”周小钗哼道:“不改了他的毛病,将来要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次换了旁人,难免一顿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臭小了,该打!”周小钗道:“你怎么治的他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以后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还卖起关子了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,也没再问,对方寒很放心,做事懂分寸,不会弄得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沈娜凑过去问:“小方老师,你到底用什么手段呀?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说嘛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可说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——!”沈娜拉着他胳膊撒娇,挨了周小钗一记白眼,又乖乖坐回来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师母,费老不要紧了吧?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嗯,已经好了,只要慢慢调养,一直想请你过去,好好谢你呢,被我给推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还是少跟他家往来,麻烦得很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明白师母的顾虑,费家的度厄九针既是救命之法,也是惹祸之源,确实不宜多沾。

    “师母,把金针还给费老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:“你真要还给费家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套金针对我无关紧要,却是费家的祖传之物,还是物归原主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古董。”周小钗道:“是费家老祖宗传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度厄九针比金针更珍贵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替你还给他们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她也巴不得把金针还给费家,免得费家再纠缠。

    方寒能不能度厄九针就别用,人哪有不失误的时候,救一百条人命,失手一次也是罪过,这么想虽自私一些,但谁也不是救世主,因为救人把自己搭进去没必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别墅后,去练功房苦练了两个小时,大汗淋漓,**仍支着帐蓬。

    柔软幽香的红唇一直在他眼前闪现,那种**的感觉让他没办法转移注意,**如潮水一波接一波涌至。

    他不敢叫李棠回来,这般状态下的自己杀伤力太强,李棠真回来,甚至可能伤到她。

    他想来想去,唯有苦练龙息术,在亢奋状态下,龙息术练了一遍又一遍,不知疲倦。

    不知练了多久,他忽然仰天长啸,玻璃晃动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十多次呼吸之后他停下长啸,轻轻挪一步,地面似乎晃动一下,沉重如山,他笑了。

    龙息术第六紧,竟然在这般情形下达到了,真是意外之喜!

    他缓缓动作,费了偌大的功夫练一遍龙息术,大汗淋漓,**的躺到地上,不知不觉睡过去。

    他第二天是被外面的敲门声弄醒,起身开了练功房的门,一身墨蓝运动服的沈娜正俏生生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怎么才开门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练功不知不觉睡着了,**妈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醒了。”沈娜凑上前,压低声音笑道:“问她昨天的事,她一点儿记不起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想不起来最好,别再提了!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提就不提!”沈娜撇撇嘴:“去吃饭吧,周姨早早起来做饭了,都是你喜欢吃的!”

    “走!”方寒去换了一身衣裳,与沈娜一块儿到了沈家。

    沈晓欣与周小钗穿着居家服在厨房里忙活,仿佛两朵盛开的鲜花,屋子被她们容光映亮。

    方寒进厨房跟两人打了个招呼,若无其事看一眼沈晓欣,却发现沈晓欣脸红了,目光不敢与自己对视。

    方寒一下明白,昨晚的事沈晓欣有印象!

    他装作没看到沈晓欣的异样,笑着跟周小钗说了两句,神情自若的出了厨房坐到沙发上看书。

    沈娜也拿了一本书挨着他坐下,慢慢翻看。

    很快开饭,四人坐一块儿很热闹,沈娜很欢快,周小钗也笑**的,方寒低头猛吃,沈晓欣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周小钗也看出来了,暗自摇头,只能装不知道,曰后找机会好好说说。

    方寒饭后回自己别墅,一头钻进画室里,当李棠傍晚过来时,他才从画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身的乱七八糟的颜料,李棠问:“画画了?”

    方寒精疲力竭的坐到沙发上,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穿一身米色风衣,冷艳干练,气场强大,看到方寒这个样子,李棠心疼的道:“怎么累成这样?”

    她上前替方寒揉太阳穴,清凉柔软的手指散发着幽香,方寒露出享受神情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这画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画呀?”李棠笑问:“比上一次的山水画如何?……赵学妹对你那幅画赞不绝口呢,说他父亲看了那画,精神更好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李棠跑上去,过了好一会儿才下来,明眸清亮,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李棠问:“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方寒摇头:“我凭空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美!”李棠挨他坐着,轻轻**他头顶,赞叹道:“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花,心旷神怡,好像生活更美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这就对了!”

    李棠问:“你要送给赵学妹?”

    “画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送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笑**的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直以来也没送什么礼物给你,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啦!”李棠抿嘴笑着点头,随即又蹙眉:“你脸色不好,赶紧上去躺着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不准乱来,赶紧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李棠无奈:“那你要答应不乱动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李棠白他一眼,两人一块儿上了楼,脱了衣裳躺到大**,方寒的手顺势摸上越发高耸**的玉女峰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说了不准乱动的!”

    方寒从后面环抱着她,两手托住**,轻轻笑道:“我先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睡吧睡吧!”感受着他吐气在自己脖子上,李棠缩进他怀里,柔声道:“过一会儿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轻轻答应一声,很快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当他醒来时,天已经黑了,李棠不在,他下了楼,李棠正在厨房里忙活,听到脚步出了厨房:“醒了?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墙上的钟:“十点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打电话问要不要去她那儿吃晚饭,我给推了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以后去师母那边住吧,她一个人太孤单。”

    李棠挑眉道:“太麻烦师母了吧?”

    “麻烦什么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跟师母说一声。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不情愿,却又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,师母确实有点儿孤单,但在师母家住没有这儿自在,尽情享受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便打,说了几句,她挂了,笑道:“师母说,不用你挂念,她往后住在沈娜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错。”方寒笑道:“离得更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吃师母做的饭吧?”李棠斜眼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是怕累着你嘛!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李棠哼道:“我一定会超过师母的!……对了,你明天还要去背罗亚男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她还不宜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宋姐也这么认为,甭理她,还是多背几天吧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王莹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让他扮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她爸妈要来,她想请你假扮成男朋友,瞒过她爸妈。”李棠哼道:“胡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是算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帮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咱们两个怎么认识的?”方寒摇头:“别的忙我帮,这种忙,还是不帮为妙,会很麻烦的!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怕你怕什么?!”李棠嗔道:“是不是心虚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是心虚了!”

    李棠倒软了下来,白他一眼,放缓声音:“不就是一顿饭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王莹为何要骗他们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们急着要她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已经给她找了一个好婆家,想马上跟人家订亲。”

    “王莹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李棠道:“都什么社会了,还包办婚姻,真是气死人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我即使扮成男友,他父母也不会罢休,定要使手段让我知难而退,再逼王莹订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一点儿没同情心!”李棠嗔道:“亏王莹喜欢你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可别胡说!……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种事还是王莹自己解决,外人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伙帮王莹想的法子,让你假扮男友!”李棠哼道:“大伙都同意了,你不能拒绝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李棠拍拍他肩膀:“有什么麻烦的,把两人应付过去就好了嘛,你好好表现,一定没问题的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