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9章 意外
    随后几天,他一直负责接送罗亚男,两人课程相叠时,他先把罗亚男送到教室,然后返回东南大学上课,下课再返回海天大学接罗亚男,他单车骑得飞快,三五分钟。

    罗亚男恢复极快,十天功夫就能自己走路,拍了片子,恢复得差不多了,只要再做些牵引之类就行。

    宋玉雅对方寒的功夫有了兴趣,这确实超乎想象,据她所知,目前还没有一种药物有这般神效。

    方寒与罗亚男很少说话,背她下楼送进教室,然后离开,下课过来背她回宿舍,或者送去另一间教室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个过程中几乎一直保持沉默,动作却很默契,彼此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想什么。

    罗亚男一直克制着自己,而且她也怕了那种患得患失,心悬在半空的感觉,不敢再爱别人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夕阳斜辉洒遍整个东海大学,方寒背着罗亚男从教室出来,回女生宿舍楼。

    夕阳照着沉默的两人,方寒默默走,罗亚男一言不发,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忽然开口说话:“我能自己走了,明天你不用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走还太早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两天吧,现在骨头还太脆,一旦反复会留下病根,到老了要遭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罗亚男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停步扭头,莹白瓜子脸近在眼前,她细细喘息清晰可闻,两张脸近得贴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良久,方寒吸口气,按捺下脾气,温声道:“你现在觉得好了,其实外强中干,稍一用力会再受伤,你能确保一定不受伤?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名业火腾的冲起,冷冷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管我?”罗亚男冷笑道:“你是我什么人?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罗亚男,想吵架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想做什么,你凭什么管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,明天我还来接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,多谢关心!”罗亚男冷笑道:“别假装对我多关心!”

    方寒扭回头,接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明天过来我也不会跟你走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跟你说怪话了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她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何必还说?!”罗亚男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到底有谁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“你坏就坏在胡思乱想上,一天到晚想那么多做什么,明天的事谁能说得准,过好当下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行啦吧你,不用你教训我!”罗亚男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你跟我置什么气,即使不是男女朋友,还是好朋友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圣人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出力不讨好,我不是圣人,是傻瓜!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女人的脾气变化莫测,就像海天的天气,一会儿晴一会儿阴,说变就变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罗亚男忽然幽幽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没理会,接着往前走,忽然停步,一个俊美青年正站在道旁,笑眯眯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这费伟业怎么来了?

    费伟业来到方寒跟前,打量一眼罗亚男:“哟,好福气呀,齐人之福呀!”

    他见过李棠,惊异李棠的美貌,没想到方寒背上又背了一个大美人,各有各的美,暗骂姓方的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费公子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费伟业笑眯眯的看着他:“不用我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方寒淡淡道:“费公子请说吧。”

    费伟业沉声道:“我来取我费家的金针!”

    “费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谁派来的!”费伟业哼道:“反正那金针是咱们费家的,不能传给外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费老若要收回,劳烦他亲自跟我说,你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费伟业顿时一沉脸,冷笑道:“还挺傲气!……好好,你是不打算还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费老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让你瞎猫碰上死耗子了,托老天的福,爷爷不要紧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总算没辜负费老的赠针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费伟业忙道:“你是觉得自己救了爷爷的命,所以金针是你该得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打电话问一下费老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打给爷爷也没用!”费伟业冷笑,摆摆手:“你也真够贪心的,九根金针而已,值几个钱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真的不值钱?”

    费伟业道:“反正你给句痛快话,到底还不还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即使还,也要先跟师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忒没意思!”费伟业撇撇嘴道:“这关周姨什么事,你扯进她干什么,动不动就请女人出马,还是男人吗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金针是在师母手上,你真要讨还,跟师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跟周姨要?!”费伟业大声道:“金针是爷爷送给你的,我不跟你要跟谁要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是费老送我的。”方寒摇头:“既然送我了,那就是我的,你现在讨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亚男打量着费伟业,低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!……费公子,今天我有事,改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,你忒贪心了!”费伟业冷冷道:“想吞了我费家的祖传金针,没门儿!”

    方寒举步迎着他走去,费伟业横在身前不动,方寒最终轻轻拍拍他肩膀,轻轻一拨,费伟业往旁边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看着方寒大步流星远去,他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罗亚男低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无聊公子哥,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挺恨你的,会不会做出事来?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不外乎找人打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行啊?”罗亚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要紧,他没时间干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,万事小心,武功不是万能的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!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没开车,骑着单车往回走,路灯明亮。

    刚骑出校门口,一辆面包车从旁边冲出来,横挡在路中央,随后车门猛的拉开,冲出六个黑衣大汉。

    他们二话不说,冲上来围住方寒便动手,方寒放下单车,摇摇头,费伟业的手段也太低等。

    他三两下把六人打飞,面包车一见不妙,一溜烟儿跑了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手重新骑上单车,若无其事的返回别墅。

    李棠今晚不回来了,他想了想,早晨炖的牛肉没吃完,再弄了一些面条,凑合了一顿,接着上楼练功。

    他这一阵子练功不顺,龙息术与伏龙桩都没进展,好像陷入瓶颈,阴力更是摸不到门径,好像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他很不服气,跟阴力较上了劲,一直不停的练。

    唯一欣慰的是将军铠很顺利,与龙息术结合,肌肉与内力相合形成坚实的铠甲,差不多能挡得住子弹,他一直没实验过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流逝,他正在琢磨阴力,体会身体细微感觉,敲门声响,他打开门一瞧,周小钗蹙眉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母?”方寒讶然,走出练功房。

    周小钗穿一身黑色职业装,精明干练,眼神不善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手机怎么回事?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恍然道:“手机放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恨恨道:“越是急越挂不通,你要这手机干什么!”

    她知道练功房隔音,还是她亲自督建的,效果极佳,手机放外面怎么也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欣醉了,你帮我把她弄进去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怎么又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那家伙的忌曰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别乱说话,走吧!”周小钗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随她出了别墅,来到沈家,沈家门外停着周小钗的卡宴,沈娜正在车里扶着沈晓欣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庞酡红,昏迷不醒,一动不动枕着沈娜大腿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快来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挑挑眉头:“给我吧!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妈妈一喝醉,死沉死沉的,我跟周姨两人都抬不动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探身进去,双手抱起沈晓欣往屋里走,沈娜在前面帮着开门,很快进大厅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先放到沙发上,喝点儿蜂蜜水。”

    方寒把沈晓欣放下,打量她一眼,穿着淡粉色职业套装,丰腴的身子被紧紧包裹着,酡红粉脸娇艳如花,弯细眉毛紧蹙着,似乎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自己跟自己过不去!”周小钗摇摇头,去洗了毛巾给她擦了脸,沈晓欣左右转头躲避,不想擦脸。

    沈娜递上蜂蜜水,方寒扶起沈晓欣,周小钗喂她水,沈晓欣左右摇头不想喝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!”周小钗愤愤,娇叱道:“沈晓欣,张嘴,喝水!”

    “不喝不喝……”沈晓欣闭着眼嗔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喝!”

    “我不喝水!”沈晓欣睁开眼,目光朦胧:“小钗,你走开!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不喝明天头疼别怨我!”

    沈晓欣忽然转身看方寒,明眸一凝:“夏宇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扭头看周小钗,周小钗低声道:“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夏宇……”沈晓欣忽然伸手抚摸他脸,柔声道:“夏宇你终于敢见我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与沈娜都闭嘴,方寒无奈,只能苦笑看着沈晓欣。

    “夏宇,你为什么这么对我!”沈晓欣摸着他脸庞,幽幽叹息:“我到底有什么错,你要背着我喜欢别人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周小钗皱眉,沈娜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沈晓欣叹道:“难道男人真的本姓喜新厌旧吗,得到的就不再珍惜?”

    方寒一言不发,静静看她。

    沈晓欣双手离开方寒脸庞,摇头道:“我对你很失望,男人啊……,夏宇,你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头一歪,落进方寒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忙搂住她,叹了口气,看来是个伤心人呐,对男人失去信心了。

    “把她送上楼吧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今天的事都当没听到!”

    方寒与沈娜点点头,沈娜吐吐舌头:“妈妈嘴也真紧,这么多年,一句口风也不露!”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妈妈不嫁人是因为太喜欢死去的男友,感情太深,还暗笑妈妈痴情呢,没想到竟有这般内情,妈妈不嫁人不是因为前男友,是不信男人了!

    她想到这里,狠狠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:“上去开门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娜娇哼一声,噔噔噔上了楼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去做些醒酒汤,你好好安置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抱着沈晓欣上楼,沈娜已经打开房门,方寒进去把她慢慢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松手想起身,一双圆润的手臂缠上来,搂住他脖子,樱桃似的饱满嘴唇吻上他嘴唇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沈娜眼睛瞪大,小手捂嘴,吃惊的瞪着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忙一偏头,柔软幽香的唇滑到他脖子上,他不敢太用力扯她胳膊,忙低声道:“沈姐,我是方寒!”

    “方寒……”沈晓欣睁开朦胧双眼,怔怔看着他,随后头一歪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寒脸涨红,剧烈心跳,仿佛要蹦出胸腔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一眼沈娜,沈娜忙摆手:“我什么没看到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不准乱说!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!”沈娜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你妈!”

    “妈妈也不能告诉?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了多尴尬,当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沈娜无奈点点头,抿嘴笑道:“要不,你们索姓生米煮成熟饭呗!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摇摇头。。

    周小钗进来,看一眼两人:“愣着干什么!……方寒你出去,娜娜你跟我帮你妈脱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沈娜忙点头,竭力装作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周小钗摆摆手:“你吃晚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下了两碗面条,加上牛肉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呢?”周小钗皱眉,他练功的最关键的就是营养,一顿饭吃不好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宿舍住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也怨我!……好了,我马上做宵夜,吃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下去下去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只好依她,先回去拿了数学书,回沈家客厅里坐着看,周小钗在厨房麻利的做起来,很快飘出香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