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6章 出手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真不交男朋友了?”李棠轻嚼着一块香菇,斜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细嚼慢咽,轻轻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阴影了?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觉得挺无聊的!”

    李棠看一眼方寒,笑道:“无聊?我怎么觉得恰恰相反!”

    “你正是热乎的时候,再过一阵子就知道了。”罗亚男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就当你是嫉妒!”李棠撇撇红唇,笑道:“方寒,给罗亚男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瞪一眼李棠,却没拒绝,坐到罗亚男床边,探手按上她**细腻手腕,罗亚男红了脸,想缩回手。

    她被方寒压住挣不脱,冷冷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已经闭上眼,片刻后睁眼,点点头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久才好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起码得俩月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是不是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儿不错!”李棠笑道:“一天到晚过来伺候你,烦死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方寒,你真有法子就用吧,别藏着掖着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慢慢养吧,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急?!”李棠嗔道:“她好了还要跳舞呢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你是有什么顾虑?还是要不解恨,要报复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等你出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出院。”罗亚男道:“躺**一天挂两瓶点滴,回宿舍一样,宋姐就能办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就是就是,何必花这冤枉钱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片刻,点点头:“那就出院吧,问问宋宋玉雅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李棠忙拿起电话,用纸巾抹抹红唇,给宋玉雅打电话,要罗亚男出院。

    两人在电话上争论了一番,最终宋玉雅同意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出院手续宋姐办,咱们直接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罗亚男迫不及待的放下筷子,她憋坏了,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宿舍。

    李棠收拾东西,方寒则抱起罗亚男,她浑身僵硬,好一会儿才软下来,脸不由的红了。

    李棠装作没看到,拿东西走在前头,眼不见为净,方寒则抱着罗亚男轻轻放到宝马车内。

    方寒然后开凯迪拉克跟在宝马车后,进了海天大学,抱罗亚男上去。

    王莹吃完午饭,正在小憩,穿着KITTY粉色睡衣,脸颊挂着红晕,仍带着几分迷糊,娇美可爱。

    看到罗亚男回来,她很惊奇。

    方寒把罗亚男放到李棠**。

    “行啦,到底有什么办法,赶紧的吧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她这一口气窝在心里,想发又发不出来,很郁闷,对方寒没好脸色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细细想过一阵,通过度厄九针找到了一个法门,效果如何还没试验,所以话不敢说得太满。

    王莹好奇的道:“方寒,你真有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就知道你一定行,赶紧赶紧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看着方寒,漫不经心,好像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床边,按一下她双肩,右手撮成鹤嘴状,在她**中间轻轻一啄,又换成剑指点中她小腹。

    罗亚男顿时红了脸,蹙眉瞪他,李棠用力咬住红唇,呼吸粗重,王莹看看李棠又看看罗亚男,暗自吐舌头,这方寒好大胆!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收回手。

    罗亚男薄怒带嗔,李棠哼道:“这是什么手法?”

    “从度厄九针发展过来的,明天我再过来。”方寒有些疲惫的说道,声音略沙哑。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有点儿累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,他脸色苍白,呼吸粗重。

    “赶紧坐下!”李棠吓了一跳,忙扶着他坐到桌边:“王莹,蜂**水!”

    王莹答应一声,很快沏好一杯蜂**水端到方寒跟前:“快喝点儿,你脸色真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口气喝光,长舒一口气。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好点儿了吗?”李棠关切的问,紧盯着他,刚才的醋意与嫉妒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方寒暗道惭愧,笑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算了,不用你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少啰嗦,都开始了,有没有感觉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胳膊与腿很热很痒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碰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那么快吗?”

    罗亚男深深看一眼方寒,扭过头去淡淡道:“很神奇!”

    方寒把剩下的半杯蜂**水喝光,笑道:“好了,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!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用,我差不多了,你下午不是还有课嘛!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道:“你能开车?”

    “我走回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。”王莹道:“我开车送他回去!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:“让王莹送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李棠挽着他胳膊,王莹走在另一边,三人并肩出了宿舍楼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拼命的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正午的阳光明媚温暖,照在身上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也没想到这么费劲儿,但愿有效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累出个好歹,罗亚男怎么办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吃醋啦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嗔道:“电灯泡少说话!”

    王莹娇嗔:“我可是当车夫的,李棠你这态度有问题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看他这样心疼,所以才送的呗!”

    王莹脸红了,跺脚嗔道:“李棠你真无聊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不说话,李棠真把自己当宝贝,是万人迷一般,自己可没那么大的魅力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停车场,王莹看看凯迪拉克,笑道:“就这是你赢的那辆?……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,递给她钥匙:“能开吗?”

    王莹接过钥匙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王莹,你送他回去后直接呆在别墅吧,我今晚也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宋姐嘛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宋姐一个人哪成!”

    “哼,总之今晚我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是醋劲儿没消吧,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小心眼儿呀!”

    “小王莹,少啰嗦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跟你瞎胡闹呢,你们过二人世界吧,我不做电灯泡!”

    “那就随你吧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王莹上了车,招招手,方寒对李棠道:“快去上课吧,我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走你的吧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坐到副驾驶位,王莹踩上油门消失在李棠视野里。

    王莹开着车,摇摇头:“李棠对你太关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罗亚男要什么时候好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要是有效的话,半个月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能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还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拼老命了,但愿有效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方寒点点头,闭上眼,车里安静下来,王莹偷瞥他一眼,看他闭着眼,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,方寒没跟王莹客气,王莹打车回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,他好好哄了一番李棠,解了她的郁气,第二天早晨一起回李棠宿舍看罗亚男。

    三女都在,穿着睡衣很随便。

    宋玉雅脸色憔悴倦怠,趴在**懒洋洋看书,看到两人进来只是摆摆手打招呼,话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“宋姐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话,要考试!”

    “宋姐要考执业医师证,正拼命复习呢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拼命了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罗亚男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罗亚男点头:“还热乎乎的,有点儿痒,但没那么厉害忍得住。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她脉门,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忙问:“怎么样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。”方寒笑道,伸手又在她**间啄两下,腹间点两指。

    他做完这两下,脸色迅速苍白,好像一下抽去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“每天都要治一次?”李棠皱眉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头三天这样,往后间隔会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。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正在歇息,忽然手机铃响,是周小钗打来的,让他晚上去她家,方寒应了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李棠送他回了别墅,一路上不言不语,方寒无奈摇摇头,这个心结她是解不开的,倒也理解。

    回别墅后,方寒练功,李棠布置别墅,有了钱后,她开始买一些东西,填充空荡荡的别墅,让别墅更温馨更有生活气息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方寒带着李棠去葛家。

    周小钗正在厨房忙,李棠忙进厨房,把周小钗推出来,她来做饭。

    周小钗解下围裙,坐到沙发上,方寒给她冲一杯咖啡:“师母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费老病了。”周小钗捏着咖啡杯,蹙眉摇头:“我今天去,想给你办行医执照,没想到费老病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严重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前一阵子见,费老还精神抖擞,身子健朗。

    “是被儿子气的!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费大哥治死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我为什么一直反对你随便出手,看到了吧,费大哥医术也很好,得了费老真传,可还难免失手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对方不罢休,要闹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对方没闹,”周小钗摇头:“可费老很生气,一时想不开,把自己气病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费老的学生挺多,没人治得好他?”

    “毕竟年纪大了。”周小钗摇头叹道:“眼见着要咽气了,唉……,人真是瞎忙,生命这么脆弱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去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蹙起细长的眉毛,迟疑不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