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5章 追求
    第二天早晨起来,清新的空气夹杂着青绿气息,方寒起床,葛老爷子正在院里慢悠悠练拳,方寒在旁边观看。

    他看了半晌,发现葛老爷子好像一点儿没用劲,全凭着骨架在行走,几乎是匀速而动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缓缓收拳,长长吐一口气,脸色红润如婴儿,气色极好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,他的肺确实好多了,吐这一口气劲力十足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招招手,方寒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公打的是太极拳?”

    “你看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用一丝力量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这套太极拳是我从一位大家那里得来,传给你吧。”葛老爷子道:“你现在力量是足了,但练的是阳力,没练阴力,阴阳不平衡很难达到终极境界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阴力?”

    “阴力是内家拳法的秘传,不点破,永远没人能想得到,是秘中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何谓阴力?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想了一下,道:“拿你的腿来说吧,打人的时候往前踢,练腿也往往练前踢,对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腿的前面为阳,后面为阴,不仅是练武之人,就是平常人,也慢慢习惯用阳力,不用阴力,不断破坏着阴阳平衡。”

    方寒若有所思,屈伸双腿,然后又伸伸胳膊,仰身俯身,体会着葛老爷子的说法,念叨着阴阳。

    他这一阵子为了打破师母顾虑,一直在研究医书,读医家经典,此时与葛老爷子的说法相参,领悟更深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可有领悟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阴阳,阴阳,我没想到这层。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微笑:“真传一句话,有了这个概念,依你的悟姓,差不多能领悟内家拳法的精妙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所谓内家拳,是阴阳浑然一体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葛老爷子露出赞色:“你确实聪明,能悟到这一层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所以练拳时不能用力,一用力破坏平衡,我有点儿明白太极拳为何强调用意不用力了。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拍拍他肩膀:“好小子,怪不得能结丹,来来,随我把这拳法练一练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看他演练一遍,然后自己照着样子比划,一遍之后稍有瑕疵,两遍似模似样,第三遍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形你是得了,神却不行,回去慢慢练吧。”

    葛妙妙起床后看到两人在练功,笑道:“爷爷,你教哥哥拳法啦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也该学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孩,练武身材会变形的!”葛妙妙摇头,她穿着一件粉色家居服,娇美可爱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哼道:“舍本逐末!”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妙妙,谁说练武会身材走形的?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学校武术队的女生。”葛妙妙道:“太壮实了,一点儿没女孩子的温柔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正教沈娜练武,用来雕塑身材,培养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葛妙妙问:“真能让身材变好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假回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那样,我就跟哥哥练武。”葛妙妙道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重重哼一声,葛妙妙忙笑道:“爷爷,我可不跟你学,吹胡子瞪眼的,我可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!”葛老爷子哼道:“行啦,方寒你自己练吧,过一阵子过来我看看火候。”

    方寒谢过葛老爷子,慢腾腾的打拳,看得葛妙妙发困,却坚持要看他打拳,不时打个呵欠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打拳一边笑道:“妙妙你去忙吧,别陪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慢腾腾的拳法能干什么用?”葛妙妙撇撇**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过来打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葛妙妙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招招手,露出挑衅模样,葛妙妙娇喝一声,冲了过来,捏着小拳头砸来。

    她没练过武,但看得多了,这一拳打得似模似样。

    方寒左拳划个弧,轻盈如鹤落地,葛妙妙拳头停在半空,身子转了两圈儿,方寒又一转掌,葛妙妙反向又转两圈,摇摇晃晃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方寒扶住她笑问。

    葛妙妙甩甩头,看向方寒拳头:“古怪!”

    “明白这拳法的奥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呀。”葛妙妙赞叹,秀脸绯红,兴奋的问:“哥哥真能像电影里那样用内力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飞檐走壁不行,用内力伤人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比爷爷厉害呀!”葛妙妙赞叹道:“教教我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你不适合练这个,太苦太累,还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沈娜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练的类似舞蹈,不能伤人。”方寒笑道:“凡是伤人的功夫,都在伤自己,欲伤人先伤己,还是不练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葛妙妙道:“那我先练那个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练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葛妙妙道:“我相信哥哥!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就传你两式,每天一百遍。”方寒笑道:“别练多了,也不能练少了,一百遍最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葛妙妙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传给她的两式与沈娜不同,沈娜是阴气过重,葛妙妙是肺有点儿弱,所以多愁善郁,心情不开朗。

    葛妙妙很快学会了,笑道:“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当练舞蹈一样最好。”方寒笑道:“这算不得什么功夫,就是健身**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练的。”葛妙妙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吃完早饭,与周小钗一起返回海天,周小钗直接送他到东南大学,他去找高波。

    高波办公室西墙是一面黑板,他在黑板上写公式,方寒坐对面,不时伸手提问,高波一一解答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高波拍拍手上粉笔尘:“你学得挺快,可以开始第三册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学得这么快?”高波拍打一番身上的粉尘,坐下来喝口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业余时间都在学这个,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有趣是最好的。”高波露出笑容:“数学很美,可惜很多人不解风情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高波道:“争取这个学期学完第四册,可以开始跟我研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题库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题库确实是巩固知识的良好手段,可太耗时间了,自己现在**乏术,时间不够用。

    “数学是讲天份,可没苦功夫也不行。”高波笑道:“慢慢来,不急,你已经走在大伙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吧。”方寒缓缓道。

    他从高波那里出来,打电话给李棠,李棠正在医院陪罗亚男,让他买了午饭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只能开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刚一靠近病房,便听到李棠与罗亚男欢快笑声,敲门进去后,病房里一共三个人,除了罗亚男与李棠,还有一个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中等个头,相貌有些丑陋,但一脸笑容,看着很喜庆,不让人反感,他正逗得两女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冲他点点头:“午饭来啦!”

    “方寒,这是孟风译,罗亚男的同学。”李棠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她一身米黄风衣,越显****,身段儿挺拔,即使微笑着仍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罗亚男穿着病号条衫,楚楚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两女面带笑容,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握手:“方寒,你好。”

    孟风译笑道:“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。

    孟风译笑道:“李棠的男朋友,方寒,大名鼎鼎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李棠哼道:“你们男生就是无聊,交个男朋友还要给你们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孟风译忙摆手:“不是咱们八卦,是李棠你这个大美人太引人关注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女神配那什么丝,很吃惊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孟风译笑道:“有那么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高攀啦!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一定被大伙恨死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差不多吧。”孟风译点点头:“不过也给了大伙希望,女神还是有希望的嘛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过来给罗亚男献殷切了,是吧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孟风译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,嘿嘿笑道:“我可没那个胆儿,就是听说罗亚男病了,想过来表示一下,没别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真没别的意思?”李棠似笑非笑:“不是想趁虚而入?”

    “没没!”孟风译狼狈的摆手,额头见汗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,这点儿胆量都没用怎么学方寒?”

    孟风译看一眼方寒,咬咬牙,张张嘴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好啦李棠,别难为人家了!……谢谢你孟风译,花我收下了,不用再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……”孟风译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我目前不想交男朋友,多谢你的心意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孟风译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已经厌倦了男女感情,上学期间不会再恋爱,孟风译你风趣幽默,很讨女孩喜欢,一定能找到喜欢你欣赏你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话倒不错,……孟风译,感情的事勉强不得,还是做朋友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轻颌首。

    孟风译苦笑着点点头,叹道:“我知道自己一厢情愿,对不起,打扰了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罗亚男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告辞了!”孟风译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跟上去,送他出了住院楼。

    孟风译转身望他,苦笑道:“让你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胆子确实不小,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比你差多了!”孟风译颓然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你这胆量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成功了。”孟风译叹道:“真是羡慕你啊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运气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其实我不该说的,可被李棠一激,……罢了,拜拜!”孟风译摆摆手,大步流星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病房后,两女已经开始吃饭,看他进来,李棠白他一眼:“送走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罗亚男这一病,倒给了那些男人机会,一个个兴奋的冲上来,前赴后继,都不怕死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罗亚男:“脸色好些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对他淡淡的,没说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