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4章 调理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!”葛老爷子放下两人,打量一番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忙道:“爸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师父不成器,修为还不如徒弟!”葛老爷子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爸,老葛工作那么忙,没时间练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打掩护,我还不知道他?!”葛老爷子哼道:“功成名就了,开始偷懒了!”

    葛思壮嘿嘿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是结丹了,爸,我比你强了!”

    “进屋说话吧!”葛老爷子露出笑容,招招手:“方寒,走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来到他身边,葛思壮摇摇头,周小钗抿嘴轻笑:“爸,妙妙呢?”

    “跟她奶奶买菜了,知道方寒要来,非要显一显手艺!”

    “她能做出什么来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可小瞧人了!”葛老爷子道:“妙妙这丫头很有灵气,比你们两个都强,厨艺得了她奶奶真传了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她可不想被你们差遣!”葛老爷子哼道:“你们两个大忙人,知道她会做饭,还不把她使唤个没完?”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,跟我还耍心眼儿呢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露出笑容:“有其母必有其女嘛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周小钗不好意思的嗔道:“方寒在呢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外人。”葛老爷子笑道:“妙妙这丫头心眼没你多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看着,惹得周小钗瞪他,忙敛去笑容。

    四人进了屋,家里布置得古色古香,葛思壮沏茶,幽幽茶香很快溢满整个屋子,闻之脱俗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爸,方寒学会了度厄九针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葛老爷子一怔,皱眉:“学那东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,方寒可是学会了真正的度厄九针,不是费叔那一套。”葛思壮道:“我能结丹,就是借助了度厄九针!”

    “真掌握了?”葛老爷子打量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点儿皮毛,度厄九针精妙绝伦,我差得远。”

    “费老头把针法传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费老送我一套针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打开箱子,拿出紫檀木盒,葛老爷子接过打开,**的眉毛耸了耸,哼道:“这是他费家祖传的金针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?”葛思壮问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缓缓点头:“没错,他在我跟前显摆了几次,……他怎把这东西给方寒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接话:“上一次娜娜得了病,被方寒压住,费老认同方寒的治法,要传他度厄九针,我没同意,费老就强塞给方寒这个,里面除了这九根针,还有一本册子,就是度厄九针。”

    “这死老头!”葛老爷子哼道:“方寒那时结丹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哼道:“费老头终于了结了心愿,这套针法本来就需要结丹之后才能练的,可世上又有几个结丹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也是有悟姓,我结了丹也练不会!”葛思壮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然费老头也不会死皮赖脸非要传给方寒了。”葛老爷子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公,其实也没那么难,只要定下心慢慢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”葛老爷子摇摇头:“说来容易,又有几个人能定下心慢慢磨砺?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爸,让方寒给你看看吧?”

    “老葛!”周小钗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方寒针法练得很深了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周小钗扭头道:“爸,方寒没有行医资格,我怕他会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落在费老头身上!”葛老爷子沉吟道:“他只要一句话,方寒自然就能行医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觉得还是算了,救人反而麻烦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葛老爷子摇摇头:“救人是难免碰上麻烦,但收获也多,一网捞下去,总会有好鱼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不情愿的点点头:“那我去见见费老。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方寒,给老头子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搭上他手腕,闭眼内视,片刻后睁开眼:“师公的肺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公这肺伤得不轻,一直压着,这阵子快压不住了吧?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缓缓点头:“年轻时候受的枪伤,没办法,子弹是挖出来了,可伤一直没好,**病了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忙道:“方寒,能不能治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摇头:“没法根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治不了?”葛思壮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冰冻三尺非一曰之寒,师公这伤太久了,根深蒂固,很难去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治不了就治不了,瞧你这熊样!”葛老爷子瞪一眼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忙道:“爸,度厄九针挺神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师公这伤我不能根治,压住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压得住?”葛思壮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吧,师公?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嘴唇动了动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?”葛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公放松坐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来到沙发后面,在葛老爷子后背轻轻拍了九掌。

    “行了?”葛老爷子扭头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公要是还有问题,就招呼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葛老爷子摇摇头:“费老头用针可是麻烦得很,又是这个又是那个的,好半天才能扎下一针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爸,方寒比费叔强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再怎么说你也是结丹的人物了。”葛老爷子点点头,霜眉耸了耸:“嗯,有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公少吃些上火的东西,最好吃些补肾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有什么感觉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浑身暖和,肺很热乎,好久没这么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见效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所以说度厄九针厉害,小钗你一直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没危险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师母,放心吧,不会出问题,度厄九针是通过调整内气而调整身体,有一个缓冲的过程,不舒服来得及调整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周小钗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回你放心了吧?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要真这样的话,我倒是放心了,好吧,我回去找费老,让他帮忙办个行医执照,……方寒你先去考个执业医师证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知道你忙,可再忙,总要系统的学一下医学,只靠度厄九针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你师母说得有理,方寒你记姓好,很快就能学完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,我争取考一个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找人帮忙,到医学院挂靠一下,你再考就没什么问题了,免得将来真出问题,被人揪着不放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这样一来算是走正常流程,堂堂正正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小钗说得有理,凡事要走正道,别搞歪头邪道投机取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华灯初上,沈娜坐饭桌前,一只手撑着下巴,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沈晓欣盛好了饭,放到她身前:“发什么呆呢,赶紧吃饭!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觉得咱家太冷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冷清了?”

    “只有咱们两个,太没意思啦!”

    “就你事儿多,清静不挺好的嘛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无聊,要是小方老师在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有女朋友,哪能一天到晚过来?……再说了,你这想法不对头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头啦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喜欢上方寒了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妈妈你想什么呐,我把小方老师当爸爸看的!”

    “沈娜!”沈晓欣顿时沉下脸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,缩缩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!”

    沈娜嬉皮笑脸的凑近:“妈妈,你不觉得小方老师很帅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帅什么帅,在我眼里他跟你一样,都是孩子!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”沈娜笑道:“我病了,妈妈不都是找小方老师嘛!”

    “他懂医术,能治好你,当然要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觉得小方老师挺好的,要是妈妈能嫁给他,一定会幸福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到晚异想天开!”沈晓欣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不甘心的问:“妈妈你不喜欢小方老师?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嘛,我拿他当孩子,他不过大你两岁而已。”沈晓欣横她一眼:“好了,别胡思乱想了,吃饭!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爱情能跨越年龄差距,再说了,小方老师跟妈妈站一块儿,人家还以为他大呢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气质确实更成熟,看着比实际年龄大了至少十岁,言行举止也稳重踏实,更不像年轻人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小方老师呀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不喜欢,没那种感觉。”沈晓欣摇头,随即眼一瞪:“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,少啰嗦,吃饭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说说嘛,妈妈你不说清楚,我可不甘心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也真能想!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我一直拿他当孩子,怎会有那种感觉,你也知道男女之间最需要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沈娜不甘心的问:“那小方老师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李棠挺好的,跟他也配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他可以有两个女朋友啊!”

    沈晓欣顿时沉下脸来,皱眉道:“你这脑子里到底想什么,两个女朋友?……吃饭!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那么有本事,有两个女朋友也不算什么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?”沈晓欣皱眉道:“你们学校就教育这个?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妈妈,你也太OUT了,现在的社会都这样,有能耐的男人都有几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不服气的道:“小方老师多厉害,一个女人哪行!”

    “再不闭嘴就不准吃饭了!”沈晓欣冷冷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吃饭!”沈娜不敢再说,看出妈妈真生气了,暗自吐了吐舌头,唉……,看来小方老师任重而道远呐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葛家众人也围在桌边吃饭,葛妙妙瞪着妙目,一眨不眨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妙妙厨艺确实不赖,师母,你被比下去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不错嘛!”

    葛妙妙穿着淡绿色家居服,清爽柔婉,她眉开眼笑的问: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走。”方寒道:“明天下午有课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那么聪明,不听课也不要紧的。”葛妙妙道:“我带哥哥去转转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以后会常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来曰方长,不急在一时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嘟起**。

    周小钗明眸一瞪:“葛妙妙,你以为方寒像你这么闲?”

    “哥哥有什么忙的?”葛妙妙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他要读书,还要练功,还有写小说,画画,甚至要教娜娜功课,整天忙得团团转,哪有闲功夫陪你玩儿!”

    葛妙妙扭头道:“哥哥,那本小说真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“方寒笑道:“马上要出第二本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是英文的!”葛妙妙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想读方寒的小说,就学好英文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葛妙妙歪头问:“妈妈,你能读懂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笑道:“我问了孟老师,她说那本小说写得很好,想象瑰丽,文笔优美,很有韵律感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说妙妙你惭愧不惭愧?你跟方寒才差几岁!”

    “哥哥是天才嘛!”葛妙妙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葛思壮道:“这话倒不差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横眼瞪他,葛老爷子道:“文武双全,好得很,方寒,你以后常过来,陪我下下棋!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公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爸,有没有不舒服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好得很,今天能多吃半碗饭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爸,不行还是去我那里吧,这里空气不好,气候又干燥,不适合居住疗养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啰嗦,我不会挪窝!”葛老爷子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无奈的摇摇头:“爸你也真是的,呆在这儿有什么好,老葛都回来了,让他自己闯呗!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葛老爷子斜睨一眼葛思壮:“他那点儿本事,一口就被人吞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我没那么窝囊吧!”葛思壮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太顺当。”葛老爷子摇摇头:“没受过什么大的挫折,所以本事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弄些挫折吧?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我只能呆这儿,给你保驾护航呗!”葛老爷子哼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挠挠头,又摇摇头,他觉得自己能独挡一面了,但老爷子的见识更胜自己,他既然说不行,那就够呛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