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3章 回京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先送她们去医院,看了罗亚男,然后返回别墅,李棠与王莹一块儿睡。

    他钻进画室开始做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李棠与王莹在望海花园里跑步,望海花园的环境极好,绿树绿草,还有假山湖泊,空气清新,最宜晨练。

    她们跑了一圈回来,看到方寒下楼。

    李棠皱眉:“你昨晚没睡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两女都穿着运动装,一个嫩绿一个粉红,朝气勃勃,青春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王莹奇怪的问:“李棠你怎知道啊?”

    李棠一指方寒衣裳:“他还是昨天的衣服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每天都要换一身衣裳,他对衣服的新旧与款式不怎么讲究,但最讲究干净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打量方寒几眼,摇摇头:“我真没看出来!”

    李棠得意的笑笑,问道:“你晚上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画画。”

    “画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给赵语诗的,一幅山水图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喜欢你的画。”李棠笑道:“怎么忽然想起给她做画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办法,师母令不可违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与赵语诗也认识?”

    “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对咱们很照顾,送幅画也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不过赵学妹对你挺不满的,觉得你配不上李棠呢,说是癞蛤蟆吃天鹅肉,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说得不错,我确实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,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赵学妹可是个美人哦。”王莹笑道:“这么个大美人对你有偏见,就没觉得不舒服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男人都一个德姓,恨不得所有美人都是自己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鼻子,笑着摇摇头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给你揉揉?”

    她也知道方寒体力过人,精力充沛,即使一夜不睡也没大碍,但禁不住心疼,想帮帮他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不要紧,你们快换衣裳吧,别着凉感冒!”

    两女忙跑进去,她们跑得一身汗,别墅里暖气虽足,但待得时间久了真会着凉感冒。

    待她们换了衣裳出来,方寒把画拿了下来,还散发着淡淡的松节油味,递给李棠:“你拿去送给赵语诗吧,让她自己装裱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棠接过:“你不亲自送给她?”

    “算了,见她纯粹找不自在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你呀,多让着她点儿,赵学妹心地善良,是难得的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们是一路人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你们忙你们的吧,我今天去师父那里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棠与王莹拿着画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她们在罗亚男的病房恰好撞见赵语诗,李棠把画交给她。

    赵语诗好奇的打开看了看,蹙眉道:“他怎么不装裱起来?……这么好的画,被这么对待,真是罪过!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素雅的月白色大衣,身段儿苗条修长,此时蹙着细长眉毛,粉脸阴沉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一晚上没睡,画好了这幅画,今天又有事,没时间装裱。”

    “一晚上画的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真的,他昨晚没睡觉,……我看这画挺好的,一看就觉得心里很安宁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他还是挺厉害的嘛,一晚上就画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对你的事他还是挺上心的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那是他师母吩咐的,所以才这么上心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方寒确实听师母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大男人,还这么听话,真是……”赵语诗撇着嫩唇摇头,不以为然,想到了先前看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也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缘故?”赵语诗问;“因为周姨漂亮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失笑:“方寒前年遭遇车祸,父母都去世了,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,师母待他如亲生儿子,他对师母也尊敬孺慕,所以很听她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赵语诗缓缓点头,叹道:“他也怪可怜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李棠忙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抿嘴一笑:“好吧好吧,我不说他坏话就是,这画确实挺好的,我收下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回去看看爸爸满意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棠问:“你父亲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赵语诗点点头:“整天看他的画,人确实精神多了,……说实话,他人品不咋地,画还是很好的!”

    她看李棠嗔瞪自己,忙笑着:“好好,不说他坏话了!”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,王莹笑道:“语诗,你再说方寒坏话,李棠要跟你绝交的,咱们在宿舍都说不得呢!”

    “方寒真有那么好?”赵语诗不忿的哼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无奈的摇摇头:“她现在是情迷心窍,一颗心全在方寒身上,说什么也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好吧,好吧,罗亚男,你什么时候能好哇,快点儿来吧,我让老师编了一套舞,咱们五个人一块儿跳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倚坐床头,摇摇头: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还早着呢,你们甭管我,先练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成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认得不少名医,让他们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没用呢,方寒对这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不会是神棍吧?”

    看到李棠的脸色,赵语诗忙拍一下自己小嘴:“失误失误,习惯了!……,好吧,他真会治病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这还有假?当初罗亚男脚崴了,他摸了摸,一晚上就好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点头:“他练内家功夫,火候挺深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了一声:“没想到他还文武双全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出了一本小说,在国外卖得很好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摇摇头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还买了呢。”王莹笑道:“挺好看的,就是有点儿深,看着挺吃力,一天只能读两页。”

    “那借来我瞧瞧!”赵语诗道:“倒要看看他写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棠自豪的笑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葛家,周小钗正收拾东西,葛思壮坐在沙发上喝茶,看他进来,招招手,方寒坐到他对面。

    “方寒,我要回京了。”葛思壮递给他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师父今天就要走?”方寒讶然,接过茶杯笑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行程要保密的,这是规矩。”葛思壮笑道:“我现在结丹了,也算是完成了老祖宗的心愿,老爷子知道了一定很高兴!……京师不比这里,到那边我得夹着尾巴,所以你还是先别跟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三年过后,你也毕业了,我也差不多混出头来,你再过去,不至于受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明白他一片苦心,笑道:“不过师父放心吧,我不会招惹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不是你惹麻烦,而是麻烦惹你。”葛思壮摇摇头:“真遇上麻烦,就豁出去,什么也别怕,再不济有葛家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练武的人哪有不惹麻烦的,所以你师母一直反对你练功,一是危险,还有太容易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的苦心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葛思壮摇头道:“人活着不容易,所以要珍惜现在与身边的人,你师母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真不跟师父一块回京?”

    “她的基业都在这里,不能说走就走。”葛思壮叹道:“再说,我即使到了京师,也不能回家住,跟在这里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:“师父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放心吧,那边有人关照我呢。”葛思壮笑道:“老爷子虽然退了,影响还在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时间我去给师公调理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正事。”葛思壮点头:“你现在的度厄九针深得精髓,……这样罢,今天跟我一块儿回去,老爷子最近身子骨不大好,老毛病又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师母……?”

    “她会同意的,这又不是治病,只是调理身体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拨了一个电话,吩咐再买一张高铁车票。

    周小钗收拾完东西,听葛思壮说方寒一起,也没多想,以为方寒去认认门儿,也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三人到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今年开春,京师与海天正式通了高铁,速度与飞机差不多,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达京师,如坐公交车。

    方寒路上跟李棠打电话说了一声,很快到了车站,一个士兵跑过来,递上三张火车票。

    三人搭上火车,一个小时后到了京师火车西站,坐上一辆军用吉普,很快来到一座郁郁青山半腰。

    这座山位于京师西郊,从山脚下就开始有士兵盘查,一直查到山半腰,他们进入一片郁郁葱葱,空气清新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四周,这里绝不是一般人物能够住进来的,有钱没用,唯有顶尖的权贵方有资格。

    吉普车停在一座小楼前,方寒随着师父师母进去,见到了葛老爷子,他胡须眉毛都白了,正在院子里慢吞吞打着拳。

    “爸,我回来了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葛老爷子动作不停,看也不看他,仍慢悠悠练功。

    “师公。”方寒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哼道:“不用多礼了,跟这个不成器的师父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爸,我结丹了!”葛思壮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葛老爷子动作一顿,扭头望他。

    葛思壮得意的点点头:“我跟方寒都结丹了,咱们师徒可谓一段佳话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葛老爷子一步跨到两人近前,分别探手捉住他们手腕,方寒刚想躲避却停住,没给葛老爷子难堪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