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2章 痊愈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方寒开车,周小钗懒洋洋坐在副驾驶座,看着窗外的风景,眉宇间露出一丝惆怅。

    “师母,心情不好,是因为师父要走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不关他事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方寒笑道:“师母可不是多愁善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感叹命运之无常。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赵天方那么厉害的人物,结果到老了不得安宁,人生真是没有完满无缺的。”

    “月盈则亏嘛,他有多少子女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女儿,就是语诗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他得了一种怪病,虚弱不堪,免疫力低下,全世界大医院都跑遍了,就是查不出到底是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查不出毛病?”

    现代的医学很昌明,却也很无力,能真正治好的屈指可数,有无数不知名的怪病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查不出。”周小钗摇头叹道:“甚至请了许多高人异士,驱邪做法,什么法子都用到了,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人生无常,生命脆弱,所以他不顾一切的修炼,想达到圣骑士境界,到那时才得逍遥,能救自己也能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天方很厉害?”

    “非常厉害。”周小钗露出叹服神色;“很多人能成为富豪是借天时地利人和,是时势使然,原始积累时用了灰色手段,赵天方不同,他纯粹是靠着自己的聪明智慧,手段光明正大。”

    “为人也很好?”

    “堪称是真正的儒商,为人正直,行事方正大气,一点儿没有商人的圆滑与狡诈,是儒雅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难得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惜老天不公,偏偏让他得了那怪病。”

    “费老去过?”

    “嗯,费老也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算了,不必班门弄斧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细长的眉毛一下竖起来,嗔道:“方寒,你这念头很危险!……别以为自己是救世主,谁都想救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是,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行医执照,万一真出问题,即使不是你的问题,别人也会赖到你身上,你应该明白人心的险恶。”周小钗恨铁不成钢的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师母说得一点儿没错,人姓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下次救人,没我的允许,不准乱出手!”周小钗不放心的叮嘱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睨他一眼:“几次说你都不听,早晚要闯祸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;“总是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慈悲心是没错,但也要用对地方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送周小钗回家后,方寒回到自己别墅,李棠与王莹她们正在大扫除,两人戴白帽披围裙,忙得热火朝天,秀脸酡红。

    方寒进屋后眉头一挑,李棠哼道:“放心吧,罗亚男那里有宋姐呢,她今天有空,明天咱们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找钟点工做就行,何必呢!”方寒摇摇头,要上楼却被王莹叫住:“方寒,你就这么当甩手掌柜的呀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辛苦辛苦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算啦,他忙他的,咱忙咱的!”

    王莹扭头瞪她:“李棠,你也太惯着他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真有事,晚上做一顿好吃的犒劳一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做?”

    “让师母做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才不好意思呢!”王莹哼道:“你脸皮也真厚,周姐堂堂大公司的董事长,还要天天给你做饭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咱们去春雪居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王莹皱皱小巧的鼻子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,忙摆手:“行啦,你忙你的吧,甭管我们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上了楼。

    王莹瞪着李棠,看了她半晌,李棠笑道:“干什么这么看我!”

    “李棠,你就不怕把他惯坏了!”王莹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他真有事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,咱俩闲着也是闲着,多干点儿活权当锻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忙什么呀!”

    “多了去。”李棠拨着葱白玉指:“功课,绘画,练功,写作,反正时间很紧,一点闲功夫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挺忙的。”王莹道:“他这么分心,能做好吗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上次一幅画卖了五万,一本书百万,你说能不能做好?”

    王莹撇撇嘴:“算他厉害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所以不用他干这些杂务,有这功夫还不如做正经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李棠,你算是挖到金矿啦!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怪不得红光满面的呢!”

    李棠红了一下脸,嗔道:“什么红光满面,赶紧干活!”

    “心虚啦!”王莹笑道:“我又没说什么!干嘛这么敏感!”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嗔道:“少啰嗦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李棠你现在变成一个色女啦,动辄就想到这些!”王莹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九阴白骨爪!”李棠伸手去挠她痒,两人在大厅里闹开来,笑声飘荡在整个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进了练功室,先练了一遍龙啸术,再是龙息术,一边演练一边在脑海里构造山水画。

    入夜后,李棠过来敲门,看到他屋里黑着,嗔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方寒打开灯,灯光柔和:“到吃饭的点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饿了,走吧。”李棠一身粉红长衣,美艳夺目,微笑之际勾人魂魄,笑道:“今天去马场了?”

    “见到赵语诗了。”方寒情动,狠狠亲一下她红唇。

    李棠心里甜蜜,娇嗔的白他一眼,笑道:“我看她不怎么待见你,我说你的好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练功房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她对我偏见挺深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难听的话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漫不经心的摇头,对一身月白大衣,亭亭站在大厅的王莹笑道:“辛苦王莹啦。”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我要狠狠吃一顿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笑道:“尽管点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提前预定了位子没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王莹蹙眉道:“那可糟啦,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疑惑的望她,王莹道:“春雪居很出名的,人爆多,又是周末,没提前定位子根本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我现在定。”

    “晚啦!”王莹摇头:“早就订完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拿起手机拨了号,很快接通,然后说了要去春雪居吃饭,还有没有位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挂了电话,笑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莹瞪大眼睛:“有位子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恰好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王莹明眸圆睁,没这么好的运气吧?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行啦,别听他的,你忘了,他跟李春雷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!还给咱们宿舍送菜呢!”王莹瞪方寒一眼:“看错你了,还以为你是老实人呢,没想到还会耍花枪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这回你终于看清他真面目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理他了,走吧!”王莹挎起李棠胳膊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开了他的车,三人很快到了春雪居,一个小伙子亲自迎出来,引他们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李春雷在三楼楼梯口迎接,抱拳笑道:“方兄弟,弟妹,有失远迎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摆摆手,打量一下他脸色:“好点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李春雷用力攥攥拳头:“我李春雷又是一条好汉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随着李春雷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这间套房一共两屋,一内一外,外间中央摆一张紫色大圆桌,里间小屋摆着书桌与床。

    王莹打量着这里,笑道:“李老板,没想到还有这种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招待私人朋友的。”李春雷笑道:“王莹小姐是吧,招待不周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看来你跟方寒的关系很好呐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之交。”李春雷笑道:“想吃什么随便点,我亲自下厨!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难得李大老板亲自做,我来点菜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她拿起菜单,如数家珍的点了十六道菜,方寒又加了两道,李棠加了两道,一共二十道菜。

    李春雷笑道:“稍等,马上就好!”

    他对方寒点点头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寒脱了外衣,李棠接过去挂起来,笑道:“这里挺好的,第一次见到呢,挺安静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王莹好奇的打量方寒:“方寒,你跟李老板怎么成了生死之交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打出来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”王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:“你功夫好,把他打服了,听说他是个武痴呢,怪不得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看他脸色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曾跟方寒来过两次,给他治病,看他脸色一曰好过一曰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李春雷一边练着自己教的三式,一边用度厄九针调理,确实一曰强过一曰。

    三人说了一阵闲话,方寒又沉默下来,心神沉浸到了山水画里。

    王莹与李棠说说笑笑,很快有菜端上,香气扑鼻,打断了方寒的思索,三人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李春雷手快,二十道菜很快上了十六道,其余四道需要功夫,慢慢来,起码要两个小时的火候。

    李春雷提着一个黑色小坛子过来敬方寒酒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李哥没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昨天去检查了一次,全好了!”李春雷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恭喜了!”

    李春雷呵呵笑道:“知道你忙,本想过了周末再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坛酒是我珍藏多年的,今天消灭掉!”李春雷拍开封泥,顿时醇香溢满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王莹赞叹:“好香!”

    “王莹家就是酿酒的!”李棠笑道:“这酒怎样?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粮食酒,起码有二十年了吧?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李春雷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么好的酒,糟蹋了,我可品不出酒的好坏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呵呵笑着又给他堪满:“算是给我自己庆贺了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