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1章 妙用
    两人来到天方马术俱乐部,停车场摆着一辆辆的豪车,卡宴在这里不显眼,周小钗驾轻就熟进去。

    她在马场养的马是一匹枣红马,骨架中等,浑身没一丝杂毛,四蹄雪白,双眼炯炯,名叫小红。

    小红很有灵姓,见到她很亲热,与她挨挨蹭蹭,惹得周小钗眉开眼笑,抚摸不已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身行头英姿飒爽,得意洋洋的问方寒:“小红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很神骏。”

    他也换了一身衣裳,每个会员都有自己的服装,平时穿完后,拿出去直接洗了,放在洗衣房里,下次过来会有人送来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的马呢?”

    方寒指指山谷远处:“在那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过来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她的小红也是散养,平时在马群里,她来了,马场的工作人员帮忙引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人能靠近它,得我自己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马王。”周小钗抿嘴笑着摇头,轻轻一跃上了马鞍,笑道:“我先去玩啦!”

    她轻轻一甩马鞭,小红冲了出去,很快消失在山谷深处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撮唇发出一声长啸,啸声如江水滚滚而去,传遍了整个山谷,人们诧异的望来。

    马场上的人不少,都穿着一身整齐行头,牵着自己的爱马,或轻轻抚摸,或者慢慢溜达。

    遥远处传来一声龙吟般长嘶,一个黑点儿出现,眨眼功夫,一匹浑身披着黑缎子般的骏马奔到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也不用马鞍,纵身上马,一夹马腹。

    汗血宝马长嘶一声,人立而起,前蹄落下时已经转过身,打了个响鼻朝远处奔去。

    周小钗正打马奔驰,享受着速度的快感,忽然身后传来马蹄声,方寒骑着马赶到了,很快与她并辔而行。

    他控制着它别跑得太快,它有些暴躁,不时扭头瞪小红,无法容忍别的马与自己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匹马?”周小钗身子轻轻起伏,姿态优雅,她打量一番,点点头:“果然是好马!”

    “我给它取名叫黑星,”方寒笑道:“师母,要不要赛一圈?”

    “跑不过你。”周小钗摇头:“行啦,我看它有点儿急了,玩你的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吧,师母小心点儿,有事打我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周小钗摆摆手。

    天方马术俱乐部培训很严格,马术不娴熟到一定程度,绝不允许自己骑马进马场的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一抖僵绳,黑星顿时欢快的嘶鸣一声,速度陡增,如一支箭射出去,很快在周小钗视野内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纵马而行,黑星欢快的奔腾,感受着背部传来的汩汩热流冲刷身体,跑得越发欢实。

    方寒以圣骑士的法子培养黑星,用内力代替圣力,一是增强黑星的素质,再者增加默契,开启它灵智。

    黑星一口气跑了两小时,方寒控制着它停在一处湖边,他端坐马上,运转内力帮它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效果最好,力竭之时,事半功倍,增其体力驱其杂质。

    黑星一动不动,不时打个响鼻,表示着自己的舒服与愉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方寒松开手,黑星侧头看他,方寒朝湖水一指,黑星慢慢走过去,低头喝水。

    方寒下马站了一会儿低桩,他一直不停的输送内力,两小时下来略感疲惫。

    低桩后他又练了一遍龙息术,黑星懒洋洋的啃着青草,不时抬头看他一眼,灵光四射的大眼闪着好奇。

    这里的湖水是温暖的,虽在冬天,地上的草却是青绿如春天,确实是天然的马场。

    龙息术练了一遍,他纵身上马,黑星轻嘶一声,再次奔驰而去,速度比先前快了一分。

    肉眼看不出太大差别,但曰积月累之下,变化将是惊人的,黑星将成为远超同侪的存在。

    方寒若能成就圣骑士,那黑星则可能成为圣骑,与他一样不死不灭,死了也能复活。

    他返回山谷,拍拍黑星的头,黑星刨了刨前蹄,轻嘶一声转身纵驰而去,转眼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方寒目送它离开,扭头望去,赵语诗一身骑装,懒洋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点头,没说话,想回自己屋子洗漱一番,却被赵语诗挡住路。

    她哼道:“就你一个人,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李棠有事。”方寒道:“真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:“我每个周末都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想绕道走开。

    赵语诗却仍横在他身前,斜睨着他:“没想到,你是这么自私的人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,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跟李棠的事我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哦,她们说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得一点儿没错,你这人有才无德!”赵语诗撇撇水嫩的唇,摇摇头:“真不知道李棠怎么会看上你!”

    她很为李棠抱屈,凭她的美貌冷艳,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,可那么多的帅哥与好男人不挑,偏偏挑中了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觉得有趣,摇头笑道:“这你得问问李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李棠现在鬼迷心窍,问她也也说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爱情哪有那么多理由,真有理由反而不是爱情了!”

    “歪理谬论!”赵语诗冷笑:“李棠是一时糊涂,你干什么非逼着她放弃了模特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不想多解释。

    赵语诗冷笑道:“理屈辞穷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是我自私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自私!”赵语诗不屑的道:“心理阴暗,自卑猥琐,不是真正的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也不生气,觉得她挺好玩的,摇头道:“那副画你父亲还满意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赵语诗冷笑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愤怒的地方,人品不咋地的臭家伙,偏偏画做得极好,意境深远,感染力十足,甭说父亲了,就是自己看了也喜欢。

    而这种喜欢让她更加愤怒,恨老天不公平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喜欢就好,也算没白得这匹宝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是赚大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看你还是跟李棠分手吧,你配不上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管得太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见不得李棠被你骗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当初还跟罗亚男是一对儿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赵语诗得意的道:“我们无话不谈!”

    她与李棠她们认识虽短,却是一见如故,她们不因为她的身份而有顾忌,说笑无忌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从没得到这般友谊,所以很珍惜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提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还真够花心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那是罗亚男甩了我,不是我甩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一定是你不好,要不然罗亚男那么好的人,怎么会甩了你?”赵语诗哼道:“不从自身找原因,怨别人,你这人心态当真不怎么样!”

    方寒有点儿头疼,这赵语诗胡搅蛮缠的功夫不下于李棠啊,无奈的道:“好好,算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罗亚男为什么甩了你,你就是个大男子主义,自私自利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对,我就是大男子主义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语诗杏眼怒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行啦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,没说的我要回去洗澡,一身臭汗别熏着赵大小姐!”

    赵语诗胡搅蛮缠,方寒却没生气,一者她是为李棠打抱不平,再者当初她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一幕深入他心,不管怎样,她内心善良,这一个缺点能够挡住很多缺点。

    “你脸皮真够厚的!”赵语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直直往她走去,赵语诗不动,方寒不停,两人距离不停拉近,几乎碰一起,方寒笑眯眯看着她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两人鼻尖几乎碰上,彼此能闻到对方气息,赵语诗涨红着脸退了一步,往旁边让开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一笑,扬长而去,钻进了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赵语诗粉脸涨红,杏眼迸射愤怒,用力跺跺脚跑到方寒屋子前,“砰砰”用力捶门,大声叫道:“姓方的,你等着!”

    方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赵大小姐请便吧,我洗澡了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!”赵语诗咬着牙,转身跑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洗完澡,找到周小钗的屋子,敲敲门进去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雪白浴袍,包裹着秀发,懒洋洋坐在沙发上,一边看电影,一边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“忙完了?”周小钗懒洋洋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母累不累?”

    周小钗懒洋洋的道: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给师母调理一下吧,这些曰子又太忙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个大CASE,过了这个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趴下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放下大酒杯,趴到沙发上,宽大雪白的浴袍包裹着苗条婀娜的身段儿,方寒在她后背轻拍数下。

    周小钗顿时发出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敲门声响,周小钗扬声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周姨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推门进来,顿时瞪大杏眼。

    周小钗趴在沙发上,方寒坐在她身边,这场景看着很古怪,赵语诗迅速收起诧异,冲周小钗笑笑,又疑惑的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周小钗抬头笑道:“语诗,你认识方寒了吧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赵语诗斜睨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看赵语诗的模样就知道她误会了,笑道:“师母,她就是那副画的买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……难怪。”周小钗点点头:“小欣都没跟我说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周姨,你跟他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老葛的徒弟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恍然点头:“听说葛叔叔要高升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两天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周姨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他官越高越忙,有什么可恭喜的,你慧眼独具呀,竟买下方寒的画!”

    “他画得挺好的。”赵语诗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茶还是咖啡?”

    “茶,谢谢。”赵语诗一派大家闺秀风范,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方寒沏了两杯茶,又给周小钗沏一杯咖啡,重坐回沙发上,与赵语诗面对面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:“方寒你的手法越来越精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精益求精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手法?”赵语诗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有一套类似于针灸的理疗手法,舒解疲劳很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会这个?”赵语诗打量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不值一提,雕虫小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的东西倒不少哇。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出两人不太对付了,好像有仇似的,装作不知道,笑道:“他的画还满意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意境挺好,感染力十足,一看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他多画几幅!”

    “人家贵人事忙,没时间做画呢!”

    “语诗你想要,当然得有时间!”赵语诗笑道:“方寒,趁着周末,你再画一幅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这需要灵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就这么定了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那好吧,我试试,画不好赵大小姐别埋怨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赵语诗笑眯眯的道:“还是周姨好!”

    她很喜欢方寒的画,意境非凡,感觉总有一股超脱出这个世界的气息,格外的迷人,百看不厌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爸爸近来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语诗耷拉下细眉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年轻时候太拼了,现在要还旧帐,还好没什么大事,加强锻炼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太弱,怎么也补不好,快把妈愁坏了!”赵语诗摇摇头:“这两天挺好的,看了方寒的画,精神头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的画还有这妙用?”

    “他画了一幅骏马图,爸爸百看不厌,说每次看了都能感受到勃勃朝气,精神振奋呢。”赵语诗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他画上附着精神力量,感染力强,再加上他的独特经历,心境超越常人,折射在画上,意境自然幽远。

    “方寒,周末画一幅山水吧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周姨!”赵语诗眉开眼笑,得意的横一眼方寒,生出胜利的快感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装作无奈的样子,故意增强她的胜利感,实在不想跟她纠缠了,大小姐脾气,太难缠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