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0章 结丹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盘膝而坐,双手结印,沉声道:“你就放手施展,我没问题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父,结丹会有一种快感,像喝酒微醺恰到好处,又像男女之间的快感,但千万不可陶醉,要超脱出这种感觉,不然真醒不过来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倒成了我师父!”葛思壮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教学相长嘛,千万千万别沉迷!……可能觉得很短,一瞬间而已,外面已经很久,时间一久身体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”葛思壮点头: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用针了。”方寒觉得师父意志坚定,应该没什么问题,打开檀木盒子取出金针,瞬间全扎到葛思壮身上。

    葛思壮眉头动了动,睁开眼,他没觉查到针扎,但内气发生变化,身体发涨,一股无形的力量蠢蠢欲动,想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看身体:“方寒,你这针法确实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右掌贴上葛思壮背心,以防葛思壮控制不了增长的内力,这些内力平时潜伏体内,关键时候用来救命。

    就像人的大脑,人们都知道利用率极低,可偏偏找不到激发潜力的方法,身体的潜力也一样,度厄九针恰能激发出这些潜力。

    葛思壮调整心理,达古井不波状态,蠢蠢欲动的力量越来越强,他越发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耳边宛如一声炸雷,一股沛然力量凭空出现,沿经脉汹涌滚荡,仿佛滔滔江河直泄而下。

    他紧守心神,努力控制这股力量,但这力量太强太霸道,他如螳臂挡车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股醇厚力量从背后传来,瞬间裹住这股霸道力量,控制其在经脉内流转。

    葛思壮松了口气,知道是方寒出手,亏得他考虑周到,不然自己控制不住这股力量,轻则吐血重则身亡。

    在经脉内流转数圈后,这股力量的锐气被磨去,与身体越发契合,他试了试,能够控制了。

    方寒醇厚的内力慢慢与这股力量融合,最终撤了出去,完全交由他指挥控制这内力。

    葛思壮谨慎的运转几个周天,待收发自如,随心而动,才开始运转结丹的法门,慢慢将内力敛入丹田。

    他精神随着内力收敛,跟着一块儿往丹田深处钻,丹田忽然生出一股庞大的吸力,将精神一下吸摄进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他耳边又传来春雷,随即浑身酥美,畅快难言,精神进入一种无思无虑、逍遥自在境界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佛家所说的彼岸?他思忖,享受着这难得的滋味,想细细体会,以便将来能想起来。

    体会了这滋味,才知道世间一切欢愉皆低等,修炼才是世间第一美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一动不动坐葛思壮身后,右手贴他背心,从晚上一直到天亮,葛思壮身体逐渐温度下降,越来越冷,心跳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笃笃敲门声响起,方寒皱眉,沉吟一下起身,轻手轻脚来到门前,拉开门,竖指于唇前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看着他:“你们师徒两个捣什么鬼?”

    周小钗昨晚与李棠王莹说话,说得太晚太尽兴,回房间后直接躺下睡了,没理会葛思壮。

    早晨醒来后一看,葛思壮竟然不在,昨晚没回来!

    她吃了一惊,忙过来练功室,看到方寒也在,知道两人果然是练功了,一股恼火便腾的蹿了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拉上门出了屋,低声道:“师母,师父正在练功,不宜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他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结丹呢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上次那样?”周小钗沉下脸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道:“你是前车之鉴,他还敢练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冷笑一声:“你上次还说有把握呢!结果怎么样,差点儿没命,老葛他是活腻了!“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是还有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就是你怂恿的!”周小钗一巴掌打在他后背。

    方寒忙一缩肩膀,苦笑道:“师母,别急,再等一天,要是师父不醒,我亲自唤醒他!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用拼命的法子?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她想到上次方寒用的法子就后怕,皱眉道:“他是军官,又不是大头兵,练那么高的武艺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人嘛,都想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天下无敌就不管自己姓命了?!”周小钗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是,我跟师父考虑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我进去看看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伸手拨开他。

    方寒顺势让开,低声道:“尽量别出声音,师父现在很脆弱!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她进屋看了看葛思壮,与上次方寒一般情形,摸摸他鼻前,气息微弱,身体好像凉了。

    她狠狠瞪一眼方寒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寒低声道:“师母,有我在呢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把老葛交给你!”周小钗瞪着他:“下次再这样,你就在我跟前消失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犹自恼怒的出去了,方寒无奈笑笑,坐到葛思壮身后,右手再次贴上他背心。

    半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端坐葛思壮身后,一动不动,偶尔起来上卫生间,从早晨到中午,再到晚上,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周小钗有些憔悴的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低声道:“师母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能睡好吗?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应该快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呢,没睡一觉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怕师父有意外,不敢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年轻。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他两晚一夜没睡了,却仍神采奕奕,一点儿看不出疲惫,固然是年轻,更关键还是他武功。

    但她绝不会夸奖他武功,武功再好,练起来太危险也不行,就像这次老葛纯粹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!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先回去吧,今晚回来就能见到师父了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周小钗摇摇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葛思壮身边,沉吟片刻,决定还是唤醒他,显然他是迷失在那美妙的滋味里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他收了针,一股内力进去,沿背心往下到丹田,一进入丹田,一股浑厚力量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方寒右掌被弹开。

    他皱眉想了想,右掌再次贴上葛思壮背心,一道内力如针细,运用度厄九针的心法,猛的扎进丹田。

    “啵”一声轻响,葛思壮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:“师父?”

    葛思壮眼神迷茫,慢慢清晰,聚焦于他身上:“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两夜一天了。”方寒道:“师父再不醒就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。”葛思壮露出笑容:“运气不错!”

    他已经内视过,丹田结成一棵鸡蛋大小的紫丹,紫气氤氲,实在美妙!

    从练武开始,他就盼着这一天,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真达到这境地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运气向来很好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次又亏了你,方寒,我发现你就是我的福星!”葛思壮呵呵笑道:“自从收你为徒,我有多少好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就怕师母不这么想啊!”

    “她冲你发火了?”

    “就差没把我赶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也不懂,甭理她!”葛思壮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懂?!”门外响起周小钗的声音,她玉脸薄怒,瞪着葛思壮:“好啊,这才是你的心理话!”

    葛思壮顿时一矮,苦笑道:“你怎么偷听?”

    “我刚一过来就听到你说我坏话!”周小钗哼道:“老葛,你这是先斩后奏,又拿方寒做挡箭牌,……嘿!不愧是当兵的,兵法学得不错!”

    葛思壮呵呵笑道:“小钗,饭做好了么,饿死了!”

    “饿死你活该!”周小钗哼道:“省得担心吊胆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母,师父最好喝些粥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熬好了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,狠狠剜他一眼:“方寒你也不是个东西!”

    方寒挠挠头,无奈道:“师父逼我这么做,我哪能违抗?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方寒!”葛思壮笑骂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父,这可是实话!”

    周小钗瞪葛思壮一眼:“我看也是,你要不逼他,他有这么大胆?!”

    葛思壮有口难辩,摆摆手:“罢罢罢,赶紧吃饭再说!”

    他刚站起来,身子晃了晃,亏得方寒眼疾手快。

    结成内丹还是血肉之驱,不过内气变成了内力,身体素质大幅增强而已,不是成神仙。

    下了楼,不见李棠,方寒眉头挑了挑,周小钗道:“今天周六,她去医院陪罗亚男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有什么安排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道:“去马场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好奇的问起,听方寒细细说完,笑道:“赵天方是个厉害人物,在海天的商界首屈一指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确实难得,发家光明正大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你能画能入他的眼,看来有点儿水平啊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小欣对他的绘画天份赞不绝口,说应该好好发展一下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不搞研究就去当兵,做画家干什么!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,懒得跟他多说,对方寒道:“恰好我也是会员,你陪我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