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7章 拜师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确实难以理解,情敌那是不共戴天的,怎能和平相处,即使两人是一男一女也难灭仇恨。.

    贺丽琪笑着摇摇头:“赵语诗要是看到这节目,非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男主持人笑道:“赵语诗她也是舞蹈系的吧,很漂亮,怎么会认识李棠的呢?据我所知李棠是新闻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通过方寒认识的。”贺丽琪笑道。

    男主持人恍然,摇头叹道:“不做死便不会死,我现在有点儿同情方寒了!”

    众人哄然而笑。

    女主持人笑道:“好啦,小心方寒一拳收拾了你!……沈娜,你认识李棠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认识。”沈娜点点头,瞥一眼男主持人:“我们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真是李棠追的方寒吗?”女主持人问。

    沈娜点头:“当然,李棠追得挺紧,小方老师很宅男的,一天到晚刻苦学习,根本没机会去认识什么美女,感情上很被动,要不是李棠主动,两人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可惜。”女主持人摇头道:“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,……刚开始看娱乐新闻时,我挺不看好他们两个,李棠那么美,方寒相貌太一般了!……后来随着报道,我渐渐转变了想法,觉得他们郎才女貌也挺班配的,没想到这么一个奇妙的结局!”

    男主持人笑道:“咱们觉得庆幸,李棠这般美人,感觉哪个男人也配不上她,现在就好了,咱们心里也平衡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啊!”女主持摇头道:“觉得天下美人都属于自己的,见不得别人得到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这么一点儿意思。”男主持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又跑题了!”女主持笑道:“咱们还是聊聊沈娜她们,每天你们练几个小时的舞?”

    “两个到三个小时吧。”姜燕拿着话筒歪头道:“看当天的任务,要是完成得好,不到两个小时,完成的不好,那恐怕不止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这么练,一定很苦吧?”女主持人脸做苦瓜装,好像喝了苦药水一样。

    姜燕笑道:“其实没那么辛苦,觉得挺好玩的,一天练会一个动作,挺有成就感的。”

    孟敏拿起话筒笑道:“大伙凑在一起,一边练舞一边说说笑笑,其实挺开心的,比回家好玩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众女七嘴八舌的点头。

    女主持人笑着点头道:“是呀,小姐妹们凑在一起说说笑笑,确实挺有意思的,一天的疲惫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众女忙点头,觉有同感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看到这里,冲沈娜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笑**的道:“怎么样,咱们把你都夸出花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们是给我找麻烦!”

    “我最气那些报纸乱说一通,把你说得多么多么可怜!”沈娜撇撇嘴哼道:“这回要堵住他们的嘴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随他们怎么说呗,嘴长在别人身上谁能控制得了?在意别人的话纯粹自寻烦恼!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得他们这样说你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吟吟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不再多说,她还是小孩子,将来到社会上闯荡一番就知道人心险恶,谈论别人短处与倒霉事是很多人唯一的乐趣。

    随后的访谈两个主持人控制着没跑偏,讲了她们练舞的经历,还有几段视频,是韩雪拍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们去京师的经历,街舞大赛是现场直播的,但很多台下的故事观众们很好奇,孟敏与姜燕你一句我一句,两人互为补充,讲得绘声绘色。

    沈娜则坐在一旁与众女一起听,偶尔插一句,显得很低调,却有大姐大的风采,得到了方寒的表扬。

    出风头的机会应该让给朋友们,好事留给别人,难事留给自己,这才是大姐大的做法,才能真正的服众。

    孟敏与姜燕的口才极好,说得生动有趣,观众们听得津津有味,甚至两个主持人也没插嘴。

    访谈原本只有半个小时,这一次却将近一个小时,一群美女坐在镜头前确实赏心悦目,自然有益于收视率。

    待看完之后,方寒笑了笑:“除了我那部分,总体来说还不错!”

    沈娜得意的笑道:“电视台跟咱们商量,想请咱们表演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表演什么?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要办一个教街舞的节目,请咱们上去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教别人?”方寒摇头:“还是算了吧,贻笑大方!”

    “咱们可是全国的二等奖!”沈娜哼道:“小方老师你忒瞧不起人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们比那些专业跳舞的差远了,真上电视教人跳舞,确实会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我觉得没问题,咱们教入门的嘛,先录两期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同意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娜点头:“当然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学习成绩要是下降了,那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沈娜用力点头:“放心吧,咱们现在组成互助小组,成绩都有提高,还想一块儿去东南大学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有志气!”

    东南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,全国才招多少个,海天市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照顾,实验二中也不可能一下考进去十几个。

    看完了访谈,闭上电视,三人都到练功室,沈娜与沈晓欣练凤舞术,方寒则练龙息术与推云掌。

    两者一刚一柔,一强壮一调理,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练完功后,方寒与沈晓欣回屋睡觉,沈娜笑**看一眼两人,沈晓欣红了脸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**后,方寒就开始不老实,摸着沈晓欣柔滑的身子,她身子越发敏感,很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挺枪进入她身体,剧烈冲撞狠狠[***],沈晓欣**起来,声音很小,一直苦苦压抑着,直到进入忘我状态才会才大声。

    方寒顾惜她的身体,没太过份,待她两次**后就停下,拥着进入梦乡,睡得很深沉。

    星期一,方寒一出望海花园,刚上自行车道便停住,三个少年手拉着手形成一排,拦住他的单车,炯炯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好奇的看着他们,这三个少年约有十六七岁,可能刚上高中,甚至没上高中,一脸的稚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请部你是方寒方老师吧?”中央的圆脸少年问,他一脸的青春痘,看着却不讨厌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请收我们为徒!”三人一下跪倒。

    方寒忙侧身让开,苦笑道:“你们这唱得哪一出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昨晚看了沈娜的节目,知道方老师你武功厉害,教徒弟也厉害,咱们想随你练武!”圆脸少年坚定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不收徒弟的,你们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教沈娜她们?”旁边另一胖墩墩的少年不服气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她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方老师你是不是嫌咱们是男的!?”胖墩墩少年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方老师你这么好色!”胖墩少年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说你们学了武功是不是要打抱不平,行侠仗义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三个少年齐声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们学武只是为了自保,免受伤害,你们不一样,不会出什么乱子,你们不一样,练了武就会惹事生非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会惹事生非!”三人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你们的脾气不行,别人骂两句,一定要骂回去,骂着骂着就动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三少年用力点头,当然要骂回去,不然太窝囊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就是了,你们学了武,一不小心就把人打坏了,你又得赔钱甚至要做牢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心里有数,下手不会太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脾气一上来,手上怎么会有轻重?”方寒摇头道:“怒气之下只唯恐打得不狠,很容易打死人,是要偿命的!”

    三人看说不通,就手拉着手挡住路,不让他过去,非要拜师不可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走过去一人一脚踹倒了,转身蹬上单车而去,三人好一会儿才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对视一眼,想到了绝招,于是跑到东南大学门口跪着,惹得人们围观,很快知道他们想拜方寒为师,方寒不答应,他们非要跪到他答应不可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教室里听到这个消息,无奈摇头,任由他们跪着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狠了心,从早晨一直跪到傍晚,方寒骑着单车从他们身边经过,停也没停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,第三天,他们三个一直在校门口跪着,全校的人几乎都知道了,都打着赌方寒什么时候收下他们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方寒早晚要收下他们的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他们这般跪着三天,实在诚心十足。

    方寒却一直不动心,每天进出校门都毫不停留,径直从他们身边骑过,看也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众人都骂他心太狠,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,为什么还不收下,随便教几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张大江他们坐不住了,跑过来劝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只是摇头,任由他们怎么劝说,就是不开口,张雨瑶也软语相求,她心软,实在受不了三个小孩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道:“雨瑶,不是我心狠,是没办法,真教了他们那就是害他们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害他们呢?”张大江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一点就着的暴脾气,练武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邪乎?!”张大江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算了算了,说了你们也不明白,总之我不能收他们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这么跪着?”张大江道:“这是败坏你的名声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哪有什么好名声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