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8章 独处(第一更)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摇摇头,起身来到她身边:“走吧,我送你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冲罗亚男摆手,出了病房后一言不发往前走,高跟鞋发出清脆声音,节奏很快。

    方寒跟在她身边,感觉出她的恼怒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走了半晌,出了住院大楼,李棠停住,冷冷道:“回去吧,好好照顾罗亚男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呀,别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胡思乱想了?”李棠冷眼冷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啦,王莹正等着你呢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莹的车停在不远,她坐在驾驶位上,冲着他招手微笑,看到两人情形不对,她知趣的没下车,好奇的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李棠冷笑道:“你就这么着急回去?一刻也等不及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无聊的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冷笑:“是,我无聊,你不无聊,跟罗亚男挨得那么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嘛,帮她治一下伤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必贴那么近吧!”李棠哼道:“哦,你是没发觉这一点吧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,倒真没觉得自己与罗亚男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李棠冷冷道:“心理学上讲,每个人都有安全距离,这安全距离的远近表明心理距离远近,看来你还把罗亚男当成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又是宋玉雅那套歪论!”方寒道:“好吧,好吧,我不该靠她太近,快走吧,王莹看着呢!”

    “方寒,要不,你把罗亚男也收了?”李棠忽然换上笑脸,笑容灿烂,容光若雪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方寒一愣,摇头失笑:“你发烧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心动了?”李棠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,不耐烦的道:“一个你就够我受的,再来一个,我是嫌命长了!……行啦,有什么晚上回家再说!”

    李棠撇撇诱人红唇:“你们男人不都有三宫六院的心思嘛,我不信你没有,口非心是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说的是心理话,你们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我一个都招架不住,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哼,那我走啦!”李棠似笑非笑睨他一眼,扭腰转身离开,钻进王莹车里。

    宽大的越野车里,王莹显得越发娇小苗条,她笑着冲方寒挥挥手,驱车离开,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了病房,罗亚男倚坐床头,雪白瓜子脸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是看热闹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抿嘴笑道:“李棠找你麻烦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她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原来是多么豁达大气的女孩,现在变成了醋坛子!还不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恼不恼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知道她是太着紧我,看她吃醋,其实挺甜蜜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呐!”罗亚男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怎么样,你还敢不敢试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慢慢恢复吧!”罗亚男道:“与那滋味比起来,无聊也没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种炼骨术是做酷刑用的,你能受得了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初你受得了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皮糙肉厚,咬咬牙能坚持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苦能受得住,是因为受了心灵打击,自我折磨?”罗亚男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她暗自赞叹,这可不是皮糙肉厚,疼痒连心,再厚的皮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看着方寒:“都说失恋会让一个男孩迅速成长,成为一个男人,能够承受艰难困苦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一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对不住了。”罗亚男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哼道:“你真觉得抱歉?”

    罗亚男点点头:“真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其实不怨你,是我没能力留住你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想了想,摇头:“不是你的问题,是我,爱情是甜蜜,但更痛苦,我太软弱,比不上李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想法太怪,享受美好就行了,谁又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就像那场车祸,我做梦也没料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活在当下……”罗亚男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她忽然脸红了,道:“你去叫一下护士。”

    方寒恍然,笑了笑出去了,很快一个年轻小护士进来,眉清目秀,扶着罗亚男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方寒回来,罗亚男倚坐床头,看到他脸又红了,嗔道:“又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买了两本书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看得了书?”罗亚男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读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罗亚男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的包容与温暖让她仿佛回到从前,能刁蛮能任姓,他就像山又像海,包容着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一本《傲慢与偏见》,慢慢读给她听,声音平缓从容,顿挫扬抑。

    罗亚男听着他醇厚的声音,心慢慢沉静下来,屋里的阳光格外温暖,懒洋洋的想睡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读了十几页,抬头一看,她已经闭上眼睡着了,修长睫毛在阳光清晰可见,瓜子脸如羊脂白玉,很美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拿出厚厚的数学原著细细翻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又跟方寒闹别扭啦?”王莹娴熟的开着车,眼望前方,嘴里问道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谁跟他闹了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你呀,脾气太坏,也就方寒受得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又帮他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是帮理不帮亲!……明明是你让人家去的,他去了,你又不高兴,何苦呢?!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他真心。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摇头:“管那么多干什么,只要对你真心就行了,我看李棠你就是太贪心了!”

    “按宋姐的话说,你这就是纯粹的小三理论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撇嘴:“什么呀,我觉得心态很重要,太贪心没有快乐!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整天乐呵呵的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我挺羡慕你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劝你呀,别那么贪心,脾气也别太坏,你说真把方寒吓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斜睨她一眼忙又望向前方:“你现在嘴硬,将来真出问题,看你怎么挺得过去!”

    李棠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为了他你模特都放弃了,可见他对你多重要,不好好珍惜,一个劲儿往外推可不行!”

    李棠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你不懂的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懂啦!”王莹气愤的道:“别以为我没谈过恋爱就不懂!……是因为太喜欢他,太着紧他,恨不得拿根绳把他拴住,让他不能见别的女人!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行啊,还一套一套的!”李棠看她气愤的样子顿觉好笑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李棠,我跟你说,靠拴是拴不住男人的,你要自信,要自强,加强修养丰富自己,要牢牢吸引住他的目光,让他离不开你,而不是你离不开他!”

    李棠一怔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李棠你弄反了,失去了自我,原本你就冷艳,可现在你在方寒跟前,哪有一点儿原本的风范,只会一个劲儿吃醋,他现在还喜欢你,可闹久了,他能不厌烦?”

    李棠沉默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接着说道:“你应该捡起自己,努力去充实自己,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与美丽,让他不能自拔,这才是最好的方法嘛!……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飞快扭头看一眼李棠,李棠正发呆,怔怔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李棠?”她轻唤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叹道:“小王莹,我真小看你啦!”

    “我说得对吧?”王莹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李棠用力点头道:“一言惊醒梦中人!……我确实错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改还来得及!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小王莹,我今天好好陪你,算是感谢你一番话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罗亚男醒来时,夕阳已经铺满了东边墙壁,她打量着低头看书的方寒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,可能房间里有方寒的原因,沉浸在他的气息里,心灵舒适安心,好久没睡过这么香甜的觉了。

    他浓眉蹙起,似乎遇到难题,目光很快恍惚,心思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罗亚男静静看着他,心中安宁喜乐,恨不得时光永驻于此,再不流逝,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可惜,他现在是李棠的,再也不属于自己,想到这里,她心猛的一揪,仿佛撕裂开来,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她右手捂胸口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:“怎么了,不舒服?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眼泪脱眶而出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书,搭指在她右腕。

    罗亚男用力一挣,甩开手,冷冷道:“不用你好心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她,她望向别处,眼泪仍不停的留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抹一把眼泪,冷冷道: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!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:“你就消停点儿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冷笑瞪他:“嫌我麻烦,你还呆这儿干嘛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起身一言不发的离开。

    罗亚男看着他消失,眼泪如雨般簌簌而下,右手不停的抹泪,转眼打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这是何苦!”方寒的叹息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她放开右手一瞧,他已经坐在自己身前,正递过来毛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走?!”她一把扯过毛巾,拭拭眼睛,红肿的眸子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韵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呀,就是多愁善感!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脾气,改不了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哭过之后心情平复许多,刚才的伤感很快褪去,这会儿那没么难过了,睨一眼方寒:“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?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她对旁人还好,温柔平和,好像从不会动怒,只有自己才知道她的喜怒无常的脾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不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方寒摇头:“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一点儿不错,我实在难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自己都不理解,何况你!?”罗亚男暗叹,热恋中的女人哪个不这样,那是因为太在乎,所以心情易被他影响,波动荡漾不止。

    她把毛巾还给他:“又让你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呀,挺好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消失!”罗亚男没好气的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起身,把毛巾洗了,然后挂到暖气上晾着,又坐到她床边:“要不要接着念书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罗亚男摇头:“你忙你的,让我自己呆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笑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你说话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吧,我先把这章看完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书,很快投入进去,忘了周围一切,虽感受到罗亚男的目光在自己脸上打转,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方寒放下书,舒展一下身体,骨节发出一串噼噼啪啪像炒豆子的响起,听这声音就能感觉出他的强壮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她,罗亚男眼波一闪,忙避开了,方寒笑道:“饿了吧,吃个苹果?”

    “香蕉。”

    “好,香蕉。”方寒剥了一个香蕉给她。

    她挑挑眉毛看一眼方寒,方寒笑了笑,也剥一个自己吃,罗亚男露出笑容,两人默契仍在。

    冬天的太阳落山格外快,刚才还夕阳满天,这一会儿功夫就暗下来,两人吃完香蕉,他刚把香蕉皮扔到垃圾桶,敲门响起,一个白衣少女匆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亚男,你这是……?”她一进来便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转头一瞧,是李宝如,罗亚男的好友,一袭白色职业套穿,精明干练,很有白领丽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李宝如转身看到方寒,顿时一怔,看看他又看看罗亚男,脸露疑惑。

    她记得方寒,好像是李棠的男朋友吧,他在海天大学可颇有名气,李棠毕竟是难得的美女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方寒今天代替李棠照顾我,她出去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李宝如恍然点头,看方寒的眼神犹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她坐到罗亚男床边,一番嘘寒问暖,一脸的同情神色,埋怨她太不小心,这一阵子总心不在焉,怎能不摔跤!

    李宝如与罗亚男说了一会儿话,对方寒道:“方寒,你先回去吧,今晚我陪罗亚男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罗亚男,罗亚男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,明晚王莹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李宝如行事爽朗,有男儿之风。

    方寒冲李宝如笑笑,道了谢,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,看得李宝如有些疑惑,歪头想想,难道自己看错了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