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7章 迟疑(第三更)
    她换上围裙,拉着王莹小手,笑**的道:“小王莹,瞧你脸红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羞!”王莹如避蛇蝎甩开她手。

    李棠乐了,笑**去捉王莹小手,王莹忙避开,两人一个捉一个逃,在大厅里闹开。

    练功房已经改成隔音室,里面的动静外面听不到,外面的动静里面也听不到,方寒在房内苦练,不理外事。

    两人闹得脸红耳赤鬓发散乱,李棠想起来要做饭,两人一块儿进了厨房,王莹的厨艺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方寒同意了吗?”王莹择着菜问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同意啦。”

    昨晚跟方寒说时,方寒摇头不已,坚决不同意,李棠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明明很介意,非要故做大方,最后还是要生气,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李棠软硬兼施,说他心虚,心不正所以才不敢答应,方寒无奈之下只好答应,现在有了隔音室,他一进练功房就是读力的世界,不怕外面听到动静,可以放心的练功,别墅有别人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个条件,谁也不准踏进练功房,是她们的禁地,她们晚上不能太晚回来,别墅不留门。

    李棠一一答应,让他放心,王莹不会常过来,偶尔过来一趟而已,再说了,不是还有她嘛,绝不会麻烦到他的。

    随后,李棠又说了下午让他代替自己照顾罗亚男,她要陪王莹去买家具。

    方寒坚决不同意,李棠于是冷笑,他又心虚了,是心里还没放下罗亚男,所以不敢单独面对她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半晌,李棠忙又软语相求,保证绝不会胡乱吃醋,先前吃醋都是故意的,她很放心两人的,知道他已经放下罗亚男了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答应了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王莹送李棠去医院,方寒去学校,他上午有课,下午空闲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病房时,宋玉雅在看书,罗亚男看电视,她脸色苍白,一脸的憔悴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李棠让宋玉雅快走,她今天还有课,宋玉雅交待两句,匆匆离开医院,她的功课很紧,平时比方寒还忙。

    李棠坐到床边,打量着罗亚男脸色:“楚楚动人呐,胳膊开始疼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罗亚男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笑道:“你呀,真够倒霉的!”

    “你少说两句风凉话不行?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你正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休息,是遭罪!”罗亚男道:“行啦,你就甭气我了,明天让王莹把随身听给我捎来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李棠笑道:“下午我陪王莹买家具,方寒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买什么家具?”

    “王莹要在方寒别墅弄一房间,偶尔过来住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不敢自己住宿舍?”

    “她是兔子胆,我只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怕什么!”李棠哼道:“我信得过方寒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瞥一眼她:“口是心非!”

    李棠丢一记白眼:“我信不过又怎样,总不能把方寒拴着吧?与其便宜了别人,不如自己姐妹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敢想!”罗亚男撇撇嘴:“你到底什么鬼心思?!”

    “王莹对方寒是有好感,但绝不会有非份之想,只要我跟方寒不出问题,王莹就不会乱来,这点儿我还是信得过的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沉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天真烂漫,善良纯洁,对姐妹情看得很重,绝不会去抢方寒的男朋友,自己也一样,看来李棠是彻底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叹道:“你是让她死心吧?……看你们恩爱的样子她只能死心!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罗亚男你也!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够坏的!”罗亚男道:“跟她动什么心眼儿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冤枉!对王莹我绝对信得过,跟你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信不过我?”罗亚男哼一声:“你该明白,我真放不下早跟你抢了,也不用等到现在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是,你最能耐!”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道:“我真心实话奉劝你一句,你对他这么没信心,早晚要走我的老路!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乌鸦嘴了,我才不会!”李棠道:“我不会投降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笑了一下:“你爱他越深,越患得患失,活得越累,终究会受不了崩溃!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懦夫!”李棠冷笑:“我没你那么胆小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拭目以待!”罗亚男淡淡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道:“对了,下午让方寒照顾你,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罗亚男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是不是心虚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皱眉:“太不方便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的!”李棠摇头笑道:“有事儿可以找护士,他陪你说说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不用他陪,你忙你的吧,我有事就招呼护士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就这么定了,除非是你心里有鬼,我都不怕你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考验他?”罗亚男蹙眉。

    李棠露出微笑:“果然冰雪聪明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你这是玩火!他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“他巴不得照顾你呢,你是没看到他见着你的样子。”李棠摇摇头:“听到你进医院,急急忙忙往医院赶,半路堵车,他跑上去把人家的车硬推到了路边,依他平时的稳重,会干这种事儿?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了笑,点点头:“总算没那么绝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太多情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真要那么绝情,你会喜欢他?……他对我是没那种感觉了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放心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爱一个人就是这么辛苦,可怜的李棠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中午,方寒出现在病房,李棠起身笑道:“来啦,那我走啦!”

    “吃了饭再去不迟。”方寒手里提着袋子。

    “王莹等着呢,她请客,……对啦,罗亚男没吃饭,你们吃吧,走啦!”

    她跟罗亚男摆摆手,干净利落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方寒目送她离开,来到床边坐下,默默打开袋子,取出里面的保温壶。

    保温壶打开,下层是小米粥,上面三层是四个菜加一个馒头,香气飘溢,让人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他把旁边炕桌架到罗亚男跟前,摆上饭盒,递给她勺子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一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罗亚男低头吃饭,一口一口细嚼慢咽,方寒在一旁看着,两人不说话,病房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罗亚男默默吃完,放下勺子,方寒收拾一番,洗刷完毕后坐回罗亚男床边,拿刀子削苹果。

    长长的苹果皮连成一体,他把苹果一分为二,一半递给罗亚男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。”罗亚男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换口味,不喜欢苹果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不喜欢了。”罗亚男扭过头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罗亚男不跟他目光相触,淡淡道:“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怎么会摔下楼梯的?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一脚踩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那么马虎!”方寒摇头:“幸亏是走楼梯,要是走在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倒霉!”罗亚男哼道: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有数?”方寒冷笑:“你要有数,也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弄成这样怎么了?!”罗亚男抬头瞪他,冷笑道:“你看着烦就别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我倒想眼不见心不烦!”

    罗亚男冷笑:“可又怕李棠觉得你心虚,只能硬着头皮,忍着不耐烦过来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以后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“不劳你挂心!”罗亚男冷冷道:“你现在是李棠的男朋友,还是多关心关心她吧!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,只是凝视她,罗亚男不甘示弱的看他,两人目光在空中**,久久不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方寒收回目光,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别假装一幅关心我的样子!”

    方寒把苹果递到她手上,罗亚男接过了便想扔出去,被方寒眼睛一瞪,悻悻的收了手,狠狠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罗亚男很快吃完了半个苹果,把果核抛给他:“你胆子真不小,就不怕李棠闹?”

    “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!”罗亚男冷笑:“面对前女友还能身正,真是让人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不理会她的嘲讽,探手搭上她手腕,罗亚男一惊忙抽手,蹙眉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干什么!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别人见了会怎么想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继续搭上她手腕,一道内力钻进去,很快绕了一圈回来,罗亚男能感受到一股热流在体内流转。

    她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别的问题,好好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别的法子?”

    上次崴脚后被他一揉,一夜就好了,她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骨头断了我没办法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那就算了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罗亚男莫名其妙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非没办法,只是迟疑要不要施展,当初他被车撞,用了炼骨术加速恢复。。

    罗亚男自己不能用炼骨术,但自己可以在她身上催动内力施展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罗亚男细长的眉毛蹙起,不耐烦的道:“犹犹豫豫的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法子倒是有一个,不过很遭罪,怕你捱不住,与其受那罪,不如慢慢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用呗。”罗亚男道:“躺在这里一天就像过了一年,实在太无聊太难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又没急事,还是慢慢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!”罗亚男嗔道:“少啰嗦,赶紧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惹得罗亚男沉下玉脸:“你真气人,有办法不用,是不是还在怨我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你也真能想!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为了什么?”罗亚男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太遭罪了,……好吧,你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按上她左肩,内力从肩井进入,很快来到她骨头断裂处,然后依照炼骨术法门运转开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忽然颤了一下,只觉几只蚂蚁爬进左胳膊里,在慢慢的啃咬伤处,又痒又疼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伸右手要去挠,却被方寒压住手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疼痒越发厉害,她浑身轻颤,右手拼命挣扎,想去挠左臂,能挠一下也好,右手却好像被山压住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**出来,白玉似的瓜子脸涨红。

    方寒凝视她,她倔强的对与他对视,不肯开口求饶,非要赌这一口气,但痒疼感觉直接钻进心里,整个心脏好像在收缩起伏,呼吸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看她脸庞越来越红,方寒摇摇头,松了手:“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罗亚男横他一眼:“谁让你停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别硬撑了,你受不了这个,心脏受不了负荷,再弄下去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问题!”罗亚男哼道:“不就是痒一点儿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只是开胃小菜,越到后来会越痒,甭说是你,当初我遇车祸,用了这法,也像脱了层皮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一个法子?”罗亚男皱眉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能力有限,目前只有这一法,世事本就如此,没有只有好处没有代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算了。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她脸红如醉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敲门声响起,李棠推门进来,看到方寒坐在罗亚男床边,罗亚男一脸红晕,她怔了一下,笑道:“没打扰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道:“回来查岗?”

    李棠横了方寒一眼轻笑道:“你晚上吃什么,我捎回来!”

    “打个电话不就得了?”罗亚男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还有他呢!……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罗亚男点点头:“他正帮我治伤呢!”

    “治伤——?”李棠斜睨方寒一眼:“骨头断了有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他当初车祸也断了骨头,不很快恢复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“天真!他是有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罗亚男摆摆右手:“算了,还是让他回家跟你说吧,……晚上给我捎点儿饺子,香菇肉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瞪向方寒:“你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去师母家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走啦,放心,这次不回来了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