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5章 受伤(第一更)
    一轮明月当空,朦胧银辉笼罩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李棠在**说话,电视里正播放一部爱情电影。

    “你练射击做什么?”李棠偎在方寒怀里,懒洋洋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大手把玩着她**:“艺多不压身。”

    “怪吓人的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射击说难不难,说易不易,不懂的,隔着十几米也打不中,枪威力没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武功再好也挡不住枪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这话总体来说没错,但并不绝对,现在有人拿枪对着我也打不中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躲过子弹?”李棠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起身扭头看他,蹙眉道:“别蒙我。”

    被子滑落,她上半身暴露在灯光下,散发着柔和温润光泽,真如羊脂白玉一般,沉甸甸的**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摸摸她**的锁骨,笑着摇头:“武功练得深了有第六感,杀意临身瞬间感应得到,能提前避开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玄乎吗?”李棠不信。

    她重新缩回方寒怀里,盖上被子,被子起伏,他的大手在下面**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就是神而明之,……人的身体潜力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?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强中更有强中手,谁敢说天下无敌?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李棠道:“你不怕枪,怕更厉害的武功高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一颗敬畏心对武者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李棠摇头道:“搞不明白!”

    方寒下巴蹭蹭她美艳脸庞,笑道:“就当我胡思乱想好了,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李棠摇头:“挺刺激的,你是没看到,孙明月目瞪口呆,我看她是彻底服气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年纪轻轻能做市大队的指导员,家世好是一方面,还有一身过硬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娇娇柔柔的,没想到她枪法那么厉害。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她对孙明月很佩服,枪法非常厉害,听说一直压得整个海天市的军人们抬不起头,可谓巾帼英雄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武艺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?”李棠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用亲自见识,通过言行举止能看得出,她比孙朋还要厉害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李棠笑道:“孙明月看着那么柔弱,能打得过孙朋?两人像巨人跟小孩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到一定层次,体形与力气是次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李棠点头,方寒矮了孙朋一头,可动起手来,孙朋根本碰不到他衣角。

    “舞蹈练得怎样,好玩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李棠迷上了舞蹈,一有功夫就去找赵语诗,与王莹她们一起跳舞,倒是冷落了他。

    方寒正练将军铠,想将龙息术与将军铠结合,看能不能挡得住子弹,一心沉浸于此,恰好需要清静。

    李棠露出笑容:“赵语诗有一个专门的舞蹈室,她教我们,大伙一块儿练,很有意思,……有时间去看看,大家都穿着舞衣哟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!”方寒摇头,笑道:“从基本功开始?”

    “先是基本功,再练一些简单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真那么有趣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李棠笑道:“你真不想看看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其实我练武与你们跳舞一样,也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舞蹈没危险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大手一用力把她翻过来,随后压上了去,吻上她红唇,提枪入巷,李棠惊叫一声,片刻后发出如泣如诉的**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清晨,李棠正酣睡,手机忽然响了,她不情愿摸起手机接了,听了两句顿时清醒:“什么?怎么样了?……好,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方寒正端着一个木盘进来,盘里是早餐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棠穿着睡衣跳下床,拿起衣裳去换衣间。

    她平时尽量不在方寒身前裸露身体,为了保持一份神秘感,不想他对自己的身体太熟悉而生厌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裳匆匆出来:“罗亚男从楼梯上摔下来,送医院了!”

    木盘颤了颤,又稳住,方寒脸色自若,温声道:“有生命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。”李棠摇头:“宋姐打来电话,说已经到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医院?”方寒道:“去军区总院吧,我找人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市立医院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现在过去?”

    “嗯,你送我吧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驾着宝马出望海花园驶入滨海大道,可滨海大道难得的堵起了车,他猜测前面发生事故了,否则滨海大道从不堵车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锁,车子一步一挪,李棠恼怒的瞪着前面,也是无法可施,于是打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扭头道:“你来开车,我去前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棠放下电话:“看有什么用啊,还是算了,……罗亚男没事儿,就是腿与胳膊摔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解开安全带下了车,穿行在一辆辆车之间,眨眼功夫不见了影子,李棠紧抿着红唇,只好坐上驾驶位。

    她也有驾照,她们经常拿王莹的车练手,驾驶技术都不差。

    十分钟左右,方寒一阵风般冲过来,李棠摆摆手,他径直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通了?”她看到车流加快,开始通畅了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有两辆车刮擦,堵在道中央。”

    “交警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把他们弄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把两个车推到路边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能愿意?”

    “他们挺吃惊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”方寒笑起来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了,摇摇头,能想像得到当时的情形,方寒忽然冲过去把两辆车给推到路边,谁看了不发懵?

    她收了笑容,斜睨方寒:“看来你是真急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得,我说不得?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醋劲儿啊……”方寒摇头:“再怎么说罗亚男也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没多说什么呀。”李棠懒洋洋的说道,摇摇头:“你平时多稳重,哪有这么慌张的时候?”

    方寒紧闭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懒得跟我说啦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要不,我回去,你自己一个去?”

    李棠笑**的摇头:“别呀,你还不在心里把我埋怨死?”

    “你这胡搅蛮缠的劲儿越来越厉害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谁胡搅蛮缠了?难道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方寒揉揉额头,他纵有一身本事,却应付不了李棠,无奈的道:“是是,你说得都对,是我不好,不该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“哼,顾左右而言他,转移话题!”李棠撇撇红唇:“为什么多管闲事?还不是太紧张罗亚男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今天不是罗亚男,换了别人,王莹或者宋玉雅,我都会这么紧张!”

    “哟,你胃口倒不小啊。”李棠斜睨他:“很博爱嘛,天下美女都要收入怀中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气得笑了。

    跟李棠斗嘴纯属自虐,但闭嘴一言不发,她这口气憋在心里,早晚要爆发出来,还不如现在就释放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瞧你笑得,掩饰心虚嘛,是不是被我说中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有自知之明,也就你这个傻丫头会喜欢我,王莹与宋玉雅我可高攀不上!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谦虚了!”李棠哼道:“她们可是一个劲儿的夸你!”

    “她们当初没把我骂死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似笑非笑:“那是爱之深恨之切嘛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行啦行啦,别胡乱吃醋了,我有你一个就知足了,绝没非份之想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罗亚男呢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知道不该太关心她,可我天生心软,做不了这种绝情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当初跟我分手,还不绝情?”李棠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,不管多么大气的女人,都有翻旧帐的习惯,她可算逮着把柄了,有机会就翻一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也说爱之深恨之切嘛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!”李棠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专心开车,专心开车,不准说话了!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是理屈辞穷了!”李棠得意的笑道:“算啦,就饶你一回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车流顺畅起来,李棠扭头看一眼,道旁停的两辆车都是越野车,一辆别克一辆路虎,她看看方寒,哼道:“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两车可不是曰系车那么轻巧,地上还有车轮印,显然车是拉着手闸,被他硬生生推过去的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了一声,用力一踩油门儿,宝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市立医院,李棠打了一个电话,带着方寒径直进了住院区,来到四楼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这是高级病房,只一张床,虽不是高干病房,已经很好,阳光铺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罗亚男静静躺在**,脸色苍白,王莹与宋玉雅坐床边,两人轻轻说着话,屋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李棠一进来就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没什么大事儿,左小臂与右小腿骨折,上了石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不是大事儿?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所幸没撞着头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没那么衰!”李棠忙道,到床边看看罗亚男:“一直睡着?”

    “还没过麻醉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幸好宋姐这里认识人!”

    李棠看看宋玉雅,宋玉雅道:“我爸妈以前在这儿工作,留了几分人情。”

    李棠松口气,扭头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一旁不出声,只盯着罗亚男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寒不是会功夫嘛?”王莹忙道:“给罗亚男看看,能不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骨折跟崴脚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到床另一边,罗亚男左臂打着石膏,他搭上她冰凉的右手腕,很快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棠一直紧盯着他,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睁开眼:“胃好像出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宋玉雅皱眉:“做过全身检查了啊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