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4章 枪成(第四更)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说我超过师父,那是言过其实。”

    “老班长可没练成内力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是忙着事业,没那么多闲功夫,不像我,一天到晚苦练,再加上师父的心法,所以能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孙朋点点头:“营长确实挺忙的,没时间练功,不像咱们自由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也不能白得这心法,这样罢,我这里有三招,咱们切磋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孙朋露出笑容:“呵呵,那我就见识一下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使出三招,孙朋聚精会神盯着看。

    方寒停手后看向他,孙朋皱起眉头,双手慢慢比划,眼神茫然,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方寒离开练功室,沏了茶水端进来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孙朋醒过神,深吸一口气,连声赞叹:“好招式,好招式,当真厉害!”

    他是个武痴,素来喜欢以武会友,见识过不少的高手,与人交手的经验丰富,一看方寒的招数,就在脑海里模拟想象。

    他想像着自己是方寒的敌人,怎么对付这三招,想来想去,数十种方法施展出来,这三招都能接得住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觉滋味无穷,陷入其中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三招还能入孙哥的法眼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三招有什么名目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这么厉害的招数,应该起个威风的名字!……嗯,就叫三绝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哥做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把这三招传给我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孙朋摸摸头呵呵笑道:“我赚了,这三招比将军铠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招数而已,怎能比得上心法?”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,这三招比将军铠管用。”孙朋摇摇头,认真的说道:“有这三招,谁能近我的身,哪用得上将军铠?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这纯粹是玩笑,硬气功是救命的,与招数不一样。

    孙朋道:“再说了,将军铠每次都要运气,动手时哪容你慢腾腾运气?十次有九次来不及用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点头,将军铠不练到家,确实需要提前蓄气,自己身怀内力倒可运转自如。

    孙朋道:“有了你这三招,我也能从容的施展将军铠,所以说,还是我占了大便宜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咱们算是扯平了吧,孙哥平时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嘛,就喜欢呆在军队,练练搏击,或者打打靶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练过射击,可惜一直没摸着窍门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教你啊!”孙朋笑道:“我射击成绩很好,虽不能说打败全营无敌手,也很少有人打得过我!”

    “师父教过我,可惜我没练好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嗨,老班长是厉害,可论射击,那比不上我!”孙朋摆手,得意的笑道:“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神枪手!”

    “那还要向孙哥请教了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呀!”孙朋呵呵笑道:“择曰不如撞曰,就今天吧,走,随我去军营,我好好教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他起身去了楼上,李棠仍在酣睡,红扑扑的脸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醒李棠,跟她说自己做饭吃,自己有事要离开,今天不能陪她了,她跟宿舍的一块儿去跳舞吧。

    李棠半睡半醒,昨晚被折腾得厉害,浑身酥软,软绵绵的答应一声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给沈娜打了电话,早饭不过去了,自己有事先出去,免得她过来打扰李棠好梦。

    他跟孙朋一块儿去了军营,许一飞听到消息赶过来,没惊动葛思壮,到了打靶场。

    孙朋与许一飞都是这里的常客,两人指点方寒射击的要领,方寒要领做得很到位,就是射不准靶子。

    孙朋说出一番怪话,说打枪就像玩女人,需要用心感受,不能随随便便的打完,射出去之前的感受更重要,要提升所有感官,去仔细的体会风与子弹,再射出去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许一飞也没好气的摇头。

    换在以前,方寒没有李棠,即使听明白了也不知道怎么做,现在他算老手了,孙朋这粗话一说,他就明白了,很快找到感觉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他射得越来越准,他有强横的力量与敏锐的感觉,还有精准如鹰的眼神,看靶子如簸箕大,一切条件都远胜常人,就是差了一点儿感觉,被孙朋一点拨,顿时摸到窍门。

    许一飞与孙朋赞叹,孙朋尤其得意,哈哈大笑:“我这理论厉害吧,老许,要不要在营里推广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许一飞摇不笑道:“你这歪论也就方寒明白,换了个人怎听得明白?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明白?”孙朋斜睨他。

    许一飞笑道:“我当然明白,但不信你这歪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方寒!”孙朋得意的指指正在打枪的方寒。

    许一飞摇摇头:“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不能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老许你是嫉妒了!”孙朋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啦,你少得意,要是营长听到你这话,非狠批你一顿!”许一飞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枪,扭头笑道:“找到感觉了!”

    孙朋得意的道:“怎么样,我的理论厉害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话糙理不糙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孙朋忙点头,斜睨许一飞:“听听,老许,方寒都承认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客气你还当真了!”许一飞摇摇头:“多大的人了,话都听不出来味道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朋顿时撸起袖子:“咱们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许一飞忙摆手:“行行,算你厉害,我不说了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人脑子太笨,不懂的!”孙朋不屑的扭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孙哥。”

    “嗨,客气什么,有时候我找你切磋!”孙朋道:“我打败海天无敌手,实在寂寞。”

    许一飞摆出恶心要呕吐状。

    孙朋得意的斜睨他,比比拳头:“不服就比比!”

    许一飞摆手:“算啦,不跟你这粗人说话,走啦!”

    方寒也告辞,孙朋非要开车把他送回别墅,方寒也没辞,回到他别墅已经是中午,李棠刚睡醒。

    她给两人炒了四个菜下酒,孙朋天生海量,最终还是倒在方寒跟前,喃喃说胡说,一会儿说要再战三百合,一会摇头叹气,厉害厉害。

    别墅有客房,方寒把他背过去,好在孙朋的酒品很好,不闹不吐。

    李棠埋怨他多事,干什么非要把人喝醉了,方寒摇头笑笑,孙朋这人是直肠子,跟他相处,越直爽越好,小心翼翼反而惹他看不起。

    男人的交情往往就是通过酒桌上得来,这一次喝醉,两人的交情增涨一截。

    孙朋睡了一天,到了晚上,孙明月打来手机,方寒接了,告诉了她地址,孙明月一身警服找过来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她蹙眉摇头,跟方寒道歉,说添麻烦了,然后把孙朋唤醒。

    孙朋酒醒得差不多了,很是不情愿的跟孙明月走了,约定下次去他家,一定要报了这个仇,直到方寒答应,他才磨磨蹭蹭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开着高大的越野,不满的瞪着副驾驶上的孙朋:“大哥,喝这么多酒干什么!”

    孙朋呵呵笑,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大——哥——!”孙明月嗔道。

    孙朋摆摆手,笑呵呵的:“你不懂,你不懂!”

    “你刚跟人家认识,就在人家家里喝酒,而且喝醉了,太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失礼的!”孙朋笑道:“方寒是个大气的,不会在意!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意,人家女朋友呢?”孙明月摇头。

    孙朋笑道:“她女朋友很贤惠,小妹,你得跟人家学着点儿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贤惠啦!”孙明月一瞪杏眼。

    “瞧瞧!”孙朋指着她笑道:“瞧瞧你,横眉冷眼的,哪有一副贤惠样?”

    “我是对你,对别人可很好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大哥呀,对大哥该对别人更好吧!”孙朋大声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撇撇嘴:“给你好脸你就蹬鼻子上脸!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说大哥的嘛!”孙朋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好啦,反正你少交那些狐朋狗友,爹知道了一定要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狐朋狗友,你可别瞎说!”孙朋呵呵笑道:“方寒可是牛人,大牛啊!”

    他说着竖起大拇指,一脸赞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牛的?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你也不信。”孙朋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!”孙明月开着车,蹙眉道:“赶紧说!”

    “是真正的天才,不说他一下就弄通了将军铠,稍一练就摸着门径,就说他的射击,我稍一点拨,他就成了神枪手,比我还厉害!”

    “神枪手?真的假的?”孙明月挑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看看,不信了吧?”孙朋不满的指着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好吧好吧,比我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比不过他!”

    “他练枪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没多久,跟老班长练了一段儿,没练出来就放弃了,我这么一点拨,他一下开了窍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就使劲儿的吹吧!”孙明月摇头:“他练不久,再准也不会稳定,能做到不失误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孙朋拍拍胸脯:“稳定得可怕,绝不失误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倒要领教领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个神枪手要甘拜下风的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别吹了,我一定能胜过他!”

    “那打个赌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辆路虎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下个周末去军营!”孙朋眉开眼笑:“你赶紧稀罕稀罕你的车吧,下个周末就要归我啦!”

    “我要赢了,就要你那块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!”孙朋咬牙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