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3章 小成(第三更)
    她紧咬着红唇,扫一眼众人,他们都双眼放光盯着台上,怜悯的看着方寒,好像他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高洁低声问许一飞:“方寒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就瞧好吧!”许一飞笑道:“这回孙朋要栽个结实!”

    “这位方寒真那么厉害?”孙明月扭头脆声问。

    她声音很清脆,说话又爽利,让人很舒服。

    许一飞笑道:“明月,老班长的徒弟,比老班长还厉害,你说你大哥能讨得好?”

    孙明月看看方寒:“他真比老班长厉害?”

    她与大哥一碰见,满耳朵都是谁谁功夫好,最崇拜老班长葛思壮,可惜要升职调走了。

    大哥每次说起都很遗憾,好像有独孤求败的感觉,从此之后,军营里再也没有对手了,实在无聊!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快就蹦出一个老班长的徒弟,想到这里,她兴致盎然的盯着方寒,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学生吧?”她扭头问许一飞。

    许一飞点头:“大一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倒挺成熟。”孙明月道:“有二十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十九。”许一飞道:“他显成熟,像二三十岁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拜老班长为师的?”

    “去年军训结束,还是我牵的线。”许一飞笑道:“明月,不愧是搞刑侦的,这就探底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许哥,不好意思,又犯职业病了。”

    许一飞笑道:“放心吧,他身世清白,没问题!”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既然是葛营长的徒弟,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看好了,你大哥要倒霉!”许一飞忙道,凝神盯着台上。

    孙明月也紧盯着两人。

    孙朋一个滑步冲向方寒,方寒横身避过,孙朋抢上两步,如螃蟹般挥舞两手钳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脚一滑,轻轻搭上他胳膊,孙朋顿时原地翻了个跟头,“砰”一声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,惊奇的看着方寒,众人都没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孙朋莫名其妙就翻了跟头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孙朋大喝一声,冲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一搭,孙朋又在空中翻个跟头,“砰”的重重落地,姿势动作与刚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孙朋慢慢爬起来,扭扭脖子甩甩胳膊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换了方式,稳打稳扎,一步一步靠近方寒,待到了近前,猛一拳捣他胸口。

    方寒的手不知何时搭上他手腕,轻轻一抖,孙朋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撞上围绳然后弹落到地上,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照理说他身怀硬气功,摔一下如挠痒一般,应该很快翻身站起来,没什么影响才对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他缓慢的爬起来,一脸吃力神情,站起来后用力甩胳膊,很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次呼吸后他才消停下来,凝视方寒,暗叫“邪门儿”。

    方寒手上好像有一个电钻,又像高速旋转的螺陀,或者一碰上便被甩飞,或者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钻进胳膊里,硬气功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他大喝一声,声音刚落,方寒一步滑到近前,把他又摔了个跟头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他有些恼怒的道:“硬碰硬怎么样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也好!”

    孙朋松一口气,凝神运气,拳头好像涨大了一圈,然后猛的捣出,想把方寒打飞,把憋在胸口这一团闷气泄出去。

    方寒伸掌一按,拳掌相交,“砰”一声闷响,孙朋踉跄着后退,撞到围绳上,难以置信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他原本站着的位置四分五裂,好像被巨大的锤子从空中砸下来。

    方寒稳稳站在原地,笑看着他,脚下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孙朋不服气,又是一拳冲过去,方寒手一搭一拖,孙朋像螺陀一样旋转开,最终踉跄着倒地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孙明月扬声道:“行啦!”

    孙朋趴在地上喘粗气,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轻轻拍一下他后背,孙朋一下好了,翻身站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抱拳道:“承让!”

    孙朋苦笑着摇头:“老许没说瞎话,你确实厉害!”

    他扭头一瞪众人:“看什么看,该干啥干啥去!”

    众人一哄而散,各自回到原位,眼神却不时朝方寒飘过来。

    孙朋乃海天一霸,号称打遍海天无敌手,只有一个人超过他,现在又跑出一个,他们很兴奋。

    方寒众人来到一间屋子坐下,许一飞笑道:“孙朋,怎么样,服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心服口服!”孙朋赞叹道:“方兄弟实在厉害,我就是十个绑一起也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倚之为胜的硬气功根本没用,速度又远不如,他根本没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行啦,天也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,好好一顿饭被你搅和了!”许一飞道。

    孙朋呵呵笑道:“我觉得挺有收获,方兄弟,改天咱们再切磋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孙明月皱眉。

    孙朋笑道:“放心吧,我有数。”

    众人分别,方寒与李棠回到别墅,李棠一脸的疲惫,懒洋洋的不想说话,也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原因,在沙发坐下把她搂进怀里,温声道:“放心吧,我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练武不是为了争强好胜吗?”李棠不悦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跟他比试是有目的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什么硬气功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用练硬气功?”

    “他的硬气功别具一格,我想练练看,你想呀,我真练好了,往后谁还能伤着我?”

    “练得再好能挡住子弹?”李棠摇头:“师母常说你们是白费功夫,现代社会用不着武功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武功的用处不是在打人,是自救,你想,要是遇到车祸,练武之人反而灵敏能躲过,没练武的就躲不过,可能练了半辈子武功就为这一下,这就是练武的真谛所在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李棠想想,上次的车祸,他要没武功,真的没命了,无奈的点点头:“有点儿道理,但你也别太拼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亲亲她光洁额头: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方寒刚起来,门铃响,孙朋一脸笑容的出现,怀里抱着一个木箱。

    “孙哥?”方寒笑道: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不早啦!”孙朋挤进来,把箱子放到一边,拍拍手:“对咱们练武之人来说,这个点儿都晚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收藏的一箱红酒,你喜欢红酒吧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太破费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朋摆摆手:“咱们打一场,算是朋友了,甭跟我客气,老头子也不缺这一箱酒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了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出,孙朋是那种对朋友极好,但眼界高,轻易不交朋友的姓格,打不过他,他根本不会瞧得起,懒得搭理,胜了他,他反而心服口服,掏心掏肺做朋友。

    孙朋道:“咱们再切磋一下呗!”

    “上楼吧,去练功房。”方寒引他上楼,然后进了自己练功房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大高手就是在这里练成的?”孙朋打量一眼四周,笑道:“地方简单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练功的地方而已,不必太奢华。”方寒笑道/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孙朋道:“今天我是来教你将军铠的,小心了!”

    他猛的一蹲,“嗡”一声,好像琴弦颤动,身体绷成一张弓射向方寒,近乎偷袭。

    方寒下意识的一拳捣出,“砰”孙朋身体一下僵住,直挺挺不动,片刻后脸色涨红,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走到他身后,拍一下他背心,笑道:“这是哪一出?”

    “厉害厉害!”孙朋转转脖子,揉揉肩膀,一脸赞叹:“你这是真正的内力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超过老班长了呢,原来练出了内力!”孙朋赞叹道:“我挡得住拳劲儿,却挡不住你这内力!”

    方寒刚才一拳下去,他觉得自己身体被固定住,像小说上的点穴一样,使不出劲来,差点儿憋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内力确实很难防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功夫没到家!”孙朋想了想:“要是练好了,应该能防得住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想防住内力只有内力。”

    孙朋挠挠头:“内力太难练,我是不成。”

    内气易得,内力难成,平时练功时,丹田温暖后来形成热流,在身体内流转,很舒服,但这只是内气,能保持身体通畅,强身健体罢了,打斗时没用,形不成威力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也是因缘巧合练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有内力,将军铠的威力会更强,我教你!”孙朋说了一段口诀,然后一句一句的解释。

    方寒听得很认真,不懂的就问,孙朋细细解说。

    半晌后,孙朋笑道:“这将军铠听着挺简单,练起来很难,但威力很强,比军队的硬气功强得多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若有所思,沉吟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内力随着心法而流转,很快有一种奇异感觉,好像真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在汗毛外形成,真像披了一层铠甲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一拳试试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朋毫不犹豫出拳,“砰”一声打在方寒胸口。

    方寒稳稳的没动,孙朋却后退一步,看看拳头,惊奇的道:“练成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摸着一点儿窍门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能超过老班长呢!”孙朋摇摇头,人比人气死人呐,自己练了二十多年,还比不过他一会儿功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