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2章 硬功(第二更)
    李棠与方寒来到天水阁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天水阁灯火辉煌,大厅中央架着一具古筝,一个旗袍窈窕美女正低头抚琴。

    大厅的人们都盯着旗袍美女,看她葱指纤纤,抚出一道道美妙音符,声色俱佳,沉浸其中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方寒两人径直进了雅间,刚坐下许一飞与高洁也到了,高洁一袭米黄职业套装,干练爽利,两人在一起很般配。

    方寒与许一飞高洁打过招呼,给许一飞介绍李棠。

    高洁打量着李棠,笑道:“方寒,好福气哟,我真小瞧了你,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高姐才漂亮。”

    高洁摸摸自己的脸:“可不敢这么说,自惭形秽呀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在许教官眼里,还是高姐更美!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高洁斜睨许一飞。

    许一飞神采飞扬,与前一次见面判若两人,笑道:“方寒说得对!”

    四人落座,高洁一坐下就道:“今天不准喝酒了,上次喝成那样,半夜吐得一塌糊涂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许一飞呵呵笑了两声:“是喝得有点儿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教官没喝多少,主要是心情不痛快,教官现在神采飞扬,没烦恼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托福托福。”许一飞笑道,高洁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知道了事情原委,对方寒是感激的,但见了难免羞涩,毕竟是夫妻之间的秘事,却被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高洁与李棠说女人的话,方寒与许一飞聊男人话题,包间里很热闹,酒至半酣,许一飞去卫生间,回来时带了一个高壮青年。

    这青年体形魁梧高大,穿着单衫,肌肉贲起,显露出强大的力量感。

    “孙朋。”许一飞介绍道,指向方寒:“方寒。”

    孙朋抱拳,呵呵笑道:“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方寒抱拳微笑:“不敢当,孙哥见过我?”

    “老许把你夸成了超人,咱们营谁不知道方寒你!”孙朋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他高隆鼻梁,大嘴巴,一双小眼,看着有些痞气,脸上一直挂着笑,笑声洪亮爽朗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教官抬举了。”

    许一飞道:“孙朋这家伙号称营中第二高手,尤其是硬气功,相当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失敬。”方寒抱拳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。”孙朋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,就是喜欢功夫,最喜欢以武会友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望向许一飞。

    许一飞忙道:“孙朋,这都什么时候了,等哪天方寒去营里,你们再切磋不迟!”

    “改曰不如撞曰!”孙朋呵呵笑道:“我手痒得不行,不比一比,晚上回去睡不着觉!”

    “孙朋,你就老实点儿吧!”许一飞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孙朋斜眼看他:“老许,升官了,这脾气就是不一样啦!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!”许一飞往外推他:“我跟方寒吃饭呢,你别瞎搅和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教官,要不就切磋两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。”许一飞摆手道:“刚吃饭哪能动手,再说呢,哪有地方?”

    他扭头对孙朋道:“孙朋,你就甭自取其辱了,老班长现在也打不过方寒!”

    “吹吧?!”孙朋小眼睛瞪大,看看方寒,笑道:“老班长那可是海天第一手!”

    “方寒是老班长的徒弟,徒弟胜过师父不算稀奇吧!”许一飞推他没推动,没好气的道:“要知道你这样,我才不带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嫂子说句话吧,看你家老许,一升官就不注意团结同志了!”孙朋冲着高洁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高洁道:“孙朋,你自己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妹。”孙朋道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带女朋友呢。”高洁微笑道。

    孙朋摆摆手:“我可没老许的本事,光棍一条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介绍一下小姐妹给你认识?”高洁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孙朋忙点头,呵呵笑道:“那就谢谢嫂子了!”

    高洁道:“不过你这脾气,我还真不敢介绍!”

    “嫂子不愧是老许的媳妇,穿一条裤子!”孙朋明白了,看看她,又看看许一飞,摇头道:“好好,不比就不比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方寒:“不过说方兄弟比老班长还厉害,我是不信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教官过奖,我怎能比得过师父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孙朋忙点头:“老班长那是无敌的!”

    许一飞皱眉道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谎?”

    高洁用高跟鞋一踩许一飞,许一飞措不及防惨叫一声,惹得孙朋呵呵笑道:“嫂子,这可不对啦!”

    高洁有些不好意思,嗔瞪一眼许一飞。

    许一飞瞪一眼孙朋:“这样罢,咱们去军营!”

    他还真被孙朋激出火来了,扭头道:“方寒,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,老班长还没走,他尾巴就翘起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哥的硬气功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孙朋左手拿起一瓶啤酒,轻轻一握,啤酒四溅,酒瓶化为碎玻璃茬。

    他摊开手,手掌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好功夫!”

    这一手自己也能做得到,是龙息术的一种技巧,控制肌肉强行收缩,增强坚韧度。

    自己若能将硬气功与龙息术相结合,身体抗击打能力更上层楼,将来一旦与人动手,益处无穷。

    他心有所求,自然不会再拒绝,笑道:“孙哥这硬气功是军队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家传的。”孙朋得意的道:“叫将军铠,威力还行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方寒点头赞叹:“好功夫!”

    孙朋道:“想不想学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能外传?”

    “谁能打败我,我就教给他!”孙朋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老班长也学过。”孙朋道:“不过他说将军铠不实用,对他是鸡肘,没怎么练。”

    方寒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孙朋哼道:“老班长速度快,感觉灵敏,甚至能躲过子弹,练不练硬气功都一样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方寒沉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艺多不压身,师父不练这个是怕分心,原本俗务多练功时间不够,且他身居高位,练硬气功确实没用。

    “我若胜过孙哥,孙哥能传给我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孙朋用力点头: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许一飞道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教官,我也手痒了,咱们找个地方切磋两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段去哪儿呀!”许一飞为难:“要不去营里?”

    孙朋呵呵笑道:“老许,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?!”

    “去你家?”许一飞笑道:“你可想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!”孙朋摆摆手:“我不信打不过方寒,走,去我家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去你家!”许一飞扭头道:“方寒,孙朋家是开武馆的,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起身出去把帐结了,众人起身离开包间,孙朋来到大厅一张桌子前,跟一个苗条女子说话,很快带她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这苗条女子,她长相姣美,娇娇弱弱,说话却干净利落,颇有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孙朋骄傲的一指:“这是我妹,孙明月,市刑警大队的指导员!”

    孙明月微笑:“许大哥,嫂子,你们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许一飞道:“明月,又漂亮了,这是方寒,你大哥老毛病犯了,非要跟人家比试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孙明月皱眉。

    孙朋有些怕她似的,缩一下身子,忙呵呵笑道:“老许说方寒比老班长还厉害,我当然不服气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孙明月扫一眼方寒,眼波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这孙明月也是练家子,看着娇娇柔柔,身手不差。

    许一飞笑道:“待会儿看他怎么栽跟头吧!”

    “那倒要看看,走吧。”孙明月干净利落的起身,众人离开天水阁,开车到了天府广场。

    停车后,众人进了天府广场六楼一家孙氏武馆。

    整个六层全属于孙氏武馆,场地宽阔,里面很热闹,约有百人正打成一团,一个个穿着白色宽大的练功服,捉对儿互练。

    孙朋进来后,指了指西北角落的一个一米高台,台子四面围绳,地铺墨蓝软地板,是正规的拳击赛场。

    孙朋与方寒翻进了台里,其余人站在台子外面。

    李棠紧咬着红唇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高洁拍拍她肩膀,笑道:“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笑笑,孙朋一下能捏碎了酒瓶,实在太厉害,方寒虽厉害,但速度快,力量大,真要被他捏住,怕是一下就捏碎了骨头。

    高洁道:“方寒既然打得过老班长,绝没问题的,孙朋可打不过老班长。”

    李棠慢慢点点头,方寒现在确实打得过他师父,速度更快,力量更强,因为他练功很刻苦,他师父却一直没时间练功,他超过师父当然不稀奇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刚才孙朋轻松捏碎啤酒瓶的一幕,她心里一紧,有些莫名的担心,方寒怕是挡不住这一捏。

    周围正在练功的人们看到有人登上比武台,纷纷停手,好奇的围过来,转眼功夫把李棠他们围在最里层。

    有人窃窃私语:“是少馆主,另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的,又要被少馆主蹂躏了,真可怜!”

    “能被少馆主请来切磋,不是一般人物。”

    李棠听着人们议论,越发担心,这个孙朋果然厉害,方寒虽说能以一敌百,但那些人与孙朋不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