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0章 传功(第四更)
    很快到了军区总医院,来到急诊室外,沈晓欣脸色煞白,攥着双手盯着急诊室的大门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急诊室外灯光苍白,冷冷清清,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那里,显得格外凄凉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心一软,走过去,温声道:“沈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晓欣眼睛通红,显然是哭过,她平时很坚强,对沈娜的事却太关心,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沈晓欣深吸一口气,颤声道:“娜娜在上课时忽然昏迷,学校马上给我打电话,把她送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没醒?”

    “没醒。”沈晓欣**的唇轻颤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:“沈娜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她……她……”沈晓欣身子轻颤。

    方寒心下怜惜,轻轻拥她入怀:“别乱想,她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沈晓欣没挣扎,静静偎在他怀里,获得一点儿安全与依靠,现在是她最软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看到沈娜如布娃娃般躺着一动不动,她心都碎了,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,下意识的给方寒打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抱着她,心无杂念,只觉怜惜,她一个人太不容易!

    急诊室的门忽然被推开,一个中年女医生摘下口罩,是安秀英安主任,上一次给沈娜检查身体那位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!”沈晓欣忙离开方寒怀抱,迎上安主任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:“安主任辛苦了,沈娜怎样了?”

    安秀英摇摇头,苦笑道:“跟上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安秀英摇头:“一直没醒,还是查不出毛病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急忙道:“娜娜没危险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很罕见。”安秀英皱眉道:“目前看来没什么危险,体征指数都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沈晓欣忙问。

    安秀英叹了口气:“就怕她一直昏迷不醒会伤了脑子,她现在对外界刺激没反应,挺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吗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安秀英道:“上一次你们去费老那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沈晓欣忙点头。

    安秀英道:“这一次可能还得费老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安主任。”方寒点头致谢:“咱们先接沈娜出院,去找费老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实在惭愧。”安秀英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得罕见病的人不少,往往莫名其妙查不出病因,可这是闺密的侄女,自己帮不上忙,实在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拍拍沈晓欣香肩:“沈姐,先把沈娜接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沈晓欣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沈姐,不要紧的,不是还有我嘛!”

    只要与上次的情形一样,就没什么可怕的,度厄九针越发娴熟,能应付沈娜的病。

    安秀英眼光闪了一下,摇摇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办好出院手续,抱起沈娜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李春雷等在外面的车里,方寒让沈晓欣一块儿坐,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不适合开车。

    方寒半途接到周小钗的电话,他简单说了两句,车已经到了望海花园,李春雷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刚把沈娜放回沈晓欣**,门铃响起,方寒去开门,周小钗进来就急急问:“娜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上次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从房间出来,一看到周小钗顿时泪流满面,周小钗忙搂住她安慰,扭头望向方寒:“真没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真没什么,不必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费老那里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必麻烦费老,我就能治。”

    “度厄九针?”周小钗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母放心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是半瓶水,别胡闹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他内视清晰,自信对身体的了解远胜当世任何医生,师母偏偏不信。

    他望向沈晓欣:“沈姐你说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:“娜娜很相信你,你就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欣!”周小钗嗔道:“他怎么学的度厄九针你又不是不知道,医术都不懂,万一真治出个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沈晓欣咬着红唇迟疑片刻,叹口气:“治吧!”

    “小欣!”周小钗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进了屋,周小钗忙跟进去,只见方寒把沈娜扶坐起来,在前胸与后背各拍了九下。

    拍完之后,他小心把沈娜放下,拍拍手示意完结。

    “针呢?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不会做没把握的事,但凡事难免万一,沈娜万一真出问题,他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沈娜忽然**一声,慢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沈晓欣忙凑上前。

    沈娜目光很快清明,扭头看看:“妈妈,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忽然昏过去了,难不难受?”沈晓欣柔声问。

    沈娜摇头,冲方寒笑道:“小方老师,是你救的我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上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娜笑道:“怪冷的,有小方老师我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睨一眼方寒,温声道:“娜娜,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的,周姨。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方寒探一下沈娜手腕,笑道:“不要紧了,很快就会活蹦乱跳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度厄九针哟!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她没心没肺,欢喜之余又担忧,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得想个法子治了根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周小钗道:“这次还好在学校,要是走在半路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师母就别吓唬沈姐了,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能治根吗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道:“我看这样吧,让沈娜随我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周小钗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放心,我教她一种温和的养生功夫,没危险,就是增强抵抗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危险?”周小钗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保证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这个当师父的一定得认真负责,别像你师父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也很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他,一天到晚想着自己升官,哪管你了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方寒,娜娜练了功夫不会再犯病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她的进度,练得好了,能克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?”沈晓欣望向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忙点头:“好啊好啊,我要学功夫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今天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拜师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算师徒,就是老师学生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最好啦。”沈娜看一眼沈晓欣,笑嘻嘻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娜娜别调皮,好好练功,看把**吓得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沈娜点头:“周姨放心,我一定努力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跟小欣去做饭,你先教她练吧,教完了就下来!”

    “周姨,多做点儿,我能吃很多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一定撑得你肚圆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两女关上房门出去了,屋里只剩下沈娜与方寒,她笑**的道:“小方老师,教我气功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姓子灵动,不适合气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练什么呀?”沈娜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她觉得气功很神秘很强大,小方老师就会气功,简直无所不能,什么病也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能会气功,那是百病不侵了,甚至还能帮妈妈一把,调理身体,让她更年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教你两个动作,你每天练上一百遍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遍啊。”沈娜迟疑看着他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跟我学,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做了两个动作,扭头看沈娜:“记住了?”

    沈娜抿嘴笑:“像跳舞一样,姿势优美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练这个能提升你阳气,还能让你气质优雅,像**妈跟我师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沈娜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一定好好练。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一听能变美,顿时兴趣浓郁,恨不得一天做个一千一万遍,马上美起来,追得上沈晓欣与周小钗。

    沈娜有舞蹈的基础,方寒把精微处点拨了几句,她就做得似模似样,优美柔和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他暗暗点头,沈娜确实很有天份。

    他下了楼进了厨房,周小钗与沈晓欣正戴着围裙忙活,一个圆润清冷,一个婀娜优雅,方寒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教完了?”周小钗切着菜问道,菜刀哚哚哚哚的响,节奏又快又均匀,刀工很好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母,妙妙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昨天刚走。”周小钗摇头:“很不情愿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小钗你也够狠心的,换了我,我可狠不下这个心!”

    她一想娜娜离开自己身边,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难受,一天也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习惯了,……再说,我跟老葛都忙,正好公公退休,有他亲自教导比呆在我们身边强。”

    “换是我绝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不管用。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:“得了吧你,这话谁信?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小钗横一眼方寒,方寒忙止住笑。

    她叹道:“我那几年正创业,确实没时间照顾妙妙,现在嘛,她跟爷爷姐姐感情更好,老葛不在他们身边,老人难免孤单,妙妙权当替我们尽孝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也不错。”沈晓欣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寒,沈娜这病到底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说不清楚,可能与体质有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去问过安秀英,她也说不出原因。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你真能治好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身心保持平衡,理论上能压制任何病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可别打自己嘴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沈娜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全亏了方寒你!”沈晓欣叹道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驾着周小钗的车回葛家。

    车里很安静,华灯初上,城市的繁华与喧闹尽显,车内安静平和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在他身边副驾驶位,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小欣漂亮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方寒目视前方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们两个差多少岁?”

    “十岁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三十岁,她四十,你四十,她五十了,十岁啊……”周小钗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一眼:“师母想说什么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