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9章 难言(第三更)
    柔和的灯光下,方寒与李棠躺在别墅的大**,刚经历一场欢爱,李棠没了骨头般伏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大手在玉女峰上摸挲,体会着细腻与弹姓,一边与她闲聊。

    “赵学妹挺大方的。”李棠脸庞酡红,眸子流光溢彩,顾盼间勾魂摄魄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挺精明。”

    “她给你一匹汗血宝马,免费成会员,还不够大方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,我沾光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真要学舞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当然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想学,……小时候很喜欢舞蹈,很羡慕她们跳舞的,现在有机会再学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别累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拉着罗亚男她们一起学。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与王莹能答应,宋玉雅嘛,我看够呛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三个轮流上阵,她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不是学舞的材料。”方寒摇头:“一心都扑在学习上,锻炼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宋姐很辛苦。”李棠摇摇头:“她姐姐六岁时病死了,她那时就发誓成为一个神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恍然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她父母不幸福,所以她对男人有偏见,咱们宿舍命最好的是王莹,其次是我与罗亚男,宋姐命最苦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冯志林很怪。”李棠道:“非要送车给你,看他不像是那么大方的,……他以前跟你认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见过两面,他当初追求过沈姐,被我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是有仇了?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有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打他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武功用来自卫绝不主动攻击,这是我的原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吓走他啦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将经过讲了,李棠笑着摇头不已,白他一眼:“你也真义气,为沈姐得罪人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没办法,总不能任由他纠缠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听了这个谣言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沈姐还好,师母气坏了,好好训了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你也真敢说!”李棠抿嘴笑,横他一眼:“你编这个谣言,有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有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“哼,谁知道你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:“你又来啦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又来啦,反正是你心术不正!”李棠白他一眼,嗔道:“你敢拍胸口说对沈姐没坏心眼儿?”

    “对天发誓!”方寒忙举起右掌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李棠按下他手,哼道:“相信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暗自摇头苦笑,她总怀疑自己对沈姐有非份之想,还真敏锐,以前对沈姐怦然心动,如今已经按下了心思。

    李棠躺在他怀里,仰望天花板:“那就怪了,他为什么非要把车给你?……是因为赵师妹?”

    “是赵大小姐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方集团太厉害,他用一辆车拉近关系,倒也不算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怎能收?”

    “不收他会不停的送,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给赵师妹?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她一个人情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情啊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说不准,总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色刚上,天水阁里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方寒与许一飞在一雅间里对饮轻酌。

    许一飞穿一身单薄外套,方寒也如此,两人穿得好像春秋天,显示出过人的体质。

    方寒替他斟满酒盅,笑道:“教官怎么一脸愁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许一飞叹口气,默默端起酒盅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教官不是升官了吗?今天是为教官庆祝的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许一飞又叹气。

    方寒陪他喝一盅,又斟上:“有什么烦心事说来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许一飞看看他,嘴张了张,最终摇摇头,又喝了一盅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教官,到底什么大不了的事,值得这么唉声叹气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许一飞颓唐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说怎知我不懂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许一飞叹气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跟高姐有关吧?……感情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许一飞讶然望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英雄气短儿女情长,让教官你这么唉声叹气的事儿不多,况且又升官,情场出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还是这么聪明!”许一飞苦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教官升官高姐会很高兴,怎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。”许一飞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教官一直呆在军营,想犯错误也没条件,除了男女问题还能出什么问题?你们两个感情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夫妻的事外人不明白的。”许一飞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,打量着他,忽然探手捉住他手腕,许一飞挣一下,像被钳子夹住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方寒输入一丝内力,眉头挑了挑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许一飞被他笑得心虚,哼道:“你还真练出内力了!”

    他感觉一股热流从手腕注入,在身体绕一圈又回到手腕,然后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许一飞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教官,再好的东西也要节制,太过容易伤着自己!”

    许一飞一听就明白了,黑着脸道:“少啰嗦,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男人多数都有这毛病,不过教官严重一些,一是没节制,二是年轻时亏过身子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肾亏,很麻烦的。”许一飞摇头道:“吃了不少药,就是不见强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许一飞没好气的道:“你有法子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幸福的烦恼,谁让教官你不知节制的?”

    “小子你不懂!”许一飞得意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教官,我也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吹了吗?”许一飞道:“原来那个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见过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比高洁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:“差不多吧,各有各的美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看来是位美女啊。”许一飞笑道:“小子本事不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彼此彼此,……教官准备什么时候转业?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呢。”许一飞摇头:“原本想今年,没想到老班长提拔了我,我想再干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高姐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她随我的便,反正不指望我赚钱养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能找到高姐,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许一飞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边喝边吃边聊,时间过得很快,最终许一飞喝醉了,方寒想了想,送回军营影响不好,于是打电话给高洁。

    高洁接了电话很快开车过来,一身皎洁的羽绒服,白领丽人精明干练的气质十足。

    “高姐。”方寒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高洁看一眼趴在桌子上的许一飞,白他一眼:“你灌他酒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冤枉,他是自己灌自己,……不过没喝多少,主要是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……”高洁摇摇头,道:“扶他到我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麻烦高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什么!”白洁嗔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扶着许一飞进了白洁的车,白洁开车很稳,最终来到一处小区,方寒扶许一飞上了五楼。

    许一飞酒品好,醉后不吵不闹,不呕不吐,只睡觉,就是身子特别沉重,白洁扶不动。

    他把许一飞送上之后,知趣的告辞,拒绝白洁开车送,步行出了小区,打了一辆车回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许一飞打手机过来,话不多说,只嘿嘿的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教官,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个方寒,到底用了什么法子?”许一飞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独家秘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本事可了不得!”许一飞笑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宣传一下?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。”方寒忙道:“我可不想惹麻烦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许一飞惋惜的道:“你这是一绝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不是我见不得教官你叹气,也不该乱用的,千万别让师父知道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一定替你保密。”许一飞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该跟你说!”许一飞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教官跟我客气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跟你客气了,下个星期再聚,带女朋友一起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挂了手机后,来到春雪居,径自来到三楼李春雷房间,他正在练功房,缓缓动作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他忙停手,笑道:“方兄弟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他一眼,点点头:“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李春雷挥挥胳膊,笑道:“现在一拳能打死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切忌练功太过,悠着点儿,这次我能救你,下次未必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笑道:“要不是方兄弟,我这条**命真要丢了,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原本也是我种的因,往后我就不用来了,慢慢练那两式调养身体,别急于求成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沉吟一下,说道:“方兄弟,我知道这些话俗气,可还是要说,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是,即使要我姓命,也绝不皱一下眉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,他接通后,眉头皱起来:“沈姐你别急,我马上到!”

    他转身道:“李哥,送我去军区总医院吧!”

    李春雷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方寒上了一辆别克商务车,李春雷驾车飞驰,方寒在车上打电话给周小钗,随后又打了两个电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