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8章 赠车(第二更)
    方寒朝她们招手笑笑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赵语诗比李棠还激动,难以置信的瞪着那匹黑马。

    这匹马在马场很出名,无数的高手闻名前来,最终铩羽而归,没想到最终还是被驯服了!

    方寒来到近前,笑道:“赵大小姐,如何?”

    赵语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哼道:“你到底怎么驯服它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力量与耐力,没什么诀窍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哼,力量与耐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说话算话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赵语诗傲然道:“这匹马归你了使用,只要不带出马场,别伤害它,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贪这个便宜,想成为圣骑士不能没坐骑,骑在马上,利于他体会梦中圣骑士的心境,很多招数也需坐骑辅助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回去就给你一个软件,装到手机上,随时观看它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一年两百万的年费你以为是白花的呀?!”

    李棠咋舌,一年两百万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这便宜占大了!”

    “李姐,给你也办个证!”赵语诗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忙摆手:“我就算了,我对这个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带家属的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赵语诗点头:“那边有一座广场,家属对马不感兴趣可以去那边玩,世界各大品牌都有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道:“冯公子,你的赌约算不算数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!”冯志林痛快的拿出一把钥匙,抛给方寒:“那辆车归你了,手续我明天找人办好给你送去!”

    方寒接住钥匙又抛回去,笑道:“无功不受禄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冯志林又抛给他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我冯志林说出的话绝不反悔,不就一辆车嘛,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屈食指轻轻一弹,钥匙射到冯志林手上,摇头笑道:“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冯志林低头讶然看着钥匙,方寒这一手可不简单,身怀绝技啊!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赵大小姐,你们开车,我骑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咱们走!”赵语诗一挥手。

    李棠对方寒道:“不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它再熟悉熟悉,你们先回去吃点儿东西,别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上了车。

    冯志林进退维谷,想了想,收起钥匙上了车,朝方寒笑着挥挥手,越野车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厉害!厉害!”赵语诗打着方向盘,摇摇头:“李姐,他确实是个有本事的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难得有这种时候,看来是真喜欢那匹马。”

    “李师姐你慧眼识珠。”赵语诗竖起大拇指:“了不起!”

    以貌取人是人的本姓,外表第一,帅哥美女**,同样的动作,西施与东施的效果截然不同,帅哥与丑男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方寒相貌平平,吸引不了女人目光,尤其李棠这般绝色美女,她能爱上方寒,方寒固然厉害,李棠也很不凡。

    她喜欢李棠,想成好朋友,就是因为这一点儿,这个时代有几个人像她一样不被外表蒙蔽智慧女人!

    李棠摇头笑道:“我没什么了不起,喜欢上他也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呗。”赵语诗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一般的帅哥美女的感情故事她才懒得多听,但李棠与方寒这种,她很好奇,两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其实也挺平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嘛。”赵语诗忙催促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李棠沉吟道:“当初我第一次见他,其实跟你一样,觉得这人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忙点头:“就是就是,他那温和的外表骗得了谁?太傲了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多数人看不出这一点,咱们都是敏锐的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赵语诗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言行举止温和有礼,谦虚谨慎,很稳重成熟,但能感受出他骨子里傲气,不把世人放在眼里,好像一切皆在他掌握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挺惨的,前年他父母都出车祸去世,他也因此耽搁了入学,复读了一年才考过来,女朋友又抛弃了他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么惨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失笑:“他女朋友是我的发小,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,算是最好的朋友了,我看不过眼,想帮帮他,最终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原本想游戏一场,却玩火**。

    她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说了一番,怎么动了心,如何分离又复合。

    赵语诗抿嘴笑起来:“英雄救美,以身相报,确实老套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想,命都是人家救的,还有什么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人忒自私!”赵语诗撇撇嘴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笑道:“可以理解,男人与女人不一样的,我是恨不得天下人都识得他,可男人不一样,更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很小气!”赵语诗用力点头:“不过模特圈子确实太乱太脏,最好别进去,他自私是自私,倒也是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也想明白了,不做模特,做个服装设计师。”李棠笑道:“师母人很好,正在教我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他运气挺不错,有你这么个女朋友,还有一个那么关心他的师母,葛思壮……葛思壮!想起来了,老葛家呀,挺厉害的!”

    冯志林在后面小声问:“葛营长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驻军的营长。”李棠点点头,笑道:“他师父的武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葛思壮嘛,铜罗汉,号称打败海天无敌手的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怪不得呢,葛思壮的徒弟呀!……他比他师父厉害?”

    李棠迟疑一下:“据师母说,他是青出蓝更胜蓝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他怎么不进军队?凭这身手,再加上葛家的关系,前途远大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父亲想让他成为科学家,他要搞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可惜了!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现在很忙,已经确定要在高波老师那里读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“高波?”赵语诗道:“是从**回来的高波老师?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还真巧了,是我的师公,他很厉害的,著名的青年数学家,研究博弈论的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博弈论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跟高波老师挺有前途的,他是我爸爸的智库专家,收入不低。”

    李棠问:“师公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是教我舞蹈的老师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还真小。”李棠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老师也是大美人,仪态优雅,很美。”赵语诗道:“她舞蹈极好,也会教学生,我一直随她学舞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越野车疾驰,天黑了才回到山谷,冯志林知趣的告辞。

    两女进了一间屋子,两个中年人过来问候,赵语诗一一吩咐下去,李棠看得赞叹,管理这么一座大的马场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寒回来,意气风发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他让赵语诗准备一下画与笔,要开始绘画。

    赵语诗吩咐下去,把他带到一间素净的房间:“每个会员配一间房,这是给你的,满意吧?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过后点头,似于小别墅,单独一房周围无邻,布置得简洁干净,不显奢华却很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等我一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准时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画一幅画,他好大的口气,倒要看看能画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们不能在旁边看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不怕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看。”赵语诗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调和颜料,这颜料没味道,很快调好开始做画。

    赵语诗惊奇的看着,他画得好快,看着随意的涂涂抹抹,一会儿功夫,一匹骏马跃于纸上,灵动与神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方寒放下笔,转向赵语诗:“赵大小姐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画!”赵语诗赞叹:“没想到你人不靠谱,画这么好,就这幅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咱们两清了,这幅画属于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落款呢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提笔写下一个“寒”字,笑道:“但愿能入方家之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一定会满意的。”赵语诗不停打量油画,越看越喜欢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宽阔的停车场灯光明亮,十个保安在巡逻。

    当方寒与李棠来到停车场,冯志林疾步过来,远远笑道:“方老弟!”

    方寒停步,笑了笑:“冯先生还没走?”

    冯志林笑道:“一直在等方老弟呢,我冯志林有眼不识泰山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过奖,冯先生有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车。”冯志林指了指身后那辆幽黑冷峻的凯迪拉克,笑道:“我冯志林别的不行,但赌品绝对过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冯先生,我当时又没答应,不算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赵小姐见证怎能不算数?”冯志林急道:“放心,我冯志林没那么小心眼,输了就输了,再次赢回来就是,绝不会事后打麻烦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看来冯先生非要送车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得收下,我可不能败了我的名声!”冯志林忙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我就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多谢。”冯志林露出笑容:“手续已经办好了,都在车上,钥匙在这儿!”

    他把钥匙塞到方寒手里,然后忙不迭的钻进另一辆车,一溜烟儿跑了,生怕方寒再说话似的。

    李棠皱眉:“他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冯志林言行太反常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是赵大小姐的威力,罢了,收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收下?”李棠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给你开吧,你现在没车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你的宝马,你开这辆吧,我可闻不来他的味儿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也好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