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7章 驯马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方寒吗?”旁边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,方寒扭头一瞧,皱皱眉头,却露出笑脸:“冯先生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冯志林,一身标准的骑士行头,马靴劲装骑士帽,手里轻轻甩动着马鞭,一身悠然自得的派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看他一眼,轻轻点头,冷冷道:“冯公子来了?”

    冯志林一直盯着方寒,这才注意到赵语诗,忙笑道:“赵小姐,你也在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在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冯志林笑道:“赵小姐今天怎么有兴致过来了?……您认识方寒?”

    “嗯,算是认识吧。”赵语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?”冯志林看到了李棠,眼睛顿时一亮,他见过不少美女,看到李棠仍泛起惊艳感,只觉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是我好姐妹,李棠。”赵语诗打量冯志林一眼:“你最好收起那点儿破心思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赵小姐说笑了!”冯志林忙摆手:“我真没别的意思,咱们海天真是人杰地灵,有赵小姐与李小姐这般美人儿,真是咱们男人的福气!”

    “行啦,收起你那一套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认识方寒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算认识吧。”冯志林看一眼方寒,笑道:“见过两面。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马群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说话间,地面震动,马群返回。

    那马王似乎有意吓方寒他们,率着群马直直冲向四人,两女脸色变了,面对这群马冲击的场面,无关乎胆量,身体自然生出反应,双腿微颤,几欲逃走。

    冯志林手里的马鞭一动不动,快被他握断了,本能的想要逃,但看看赵语诗与方寒,死死忍住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自若,仔细观察马群,寻找空隙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一眼赵语诗,她洁白鹅蛋脸煞白。

    李棠握着方寒的手,心被温暖包裹着,平静安宁,即使那些马真冲过来,他也能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李棠握住赵语诗小手,赵语诗扭头看她,勉强的笑笑,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自己是这马场的主人,看多了马群还被吓住,再看看那姓方的家伙,面不改色,太丢人了!

    马群在他们五十多米外拐弯,斜着跑开,划一个圆弧,再次朝山谷尽头奔去,腾起的尘土继续飘向他们,把他们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驯不驯马?”赵语诗斜睨方寒:“不是怕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:“我看就是怕了!”

    她懊恼自己的胆小,看方寒更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等它们停下来,你再去吧?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那找起来可麻烦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这山谷外面还有地方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赵语诗道:“这里只是草原的一部分,山谷往里数百里都是马场,你想找到那匹马可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爸爸十年之前买下整个山脉做养马场,一千一百里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!”方寒赞叹。

    超级富豪的想象力果然与常人不一样,竟然建了千里之大的养马场,他想也没想过。

    古代也有这种大养马场,但地价与环境,还有对马匹的重视,古今截然不同,不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看来这赵天方确实很喜欢马,否则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建这种耗钱的养马场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种规模的马群有数十个,它们到处转悠,一天时间,只会跑三次,错过了就得等明天!”

    冯志林一直在听他们说话,忙道:“方寒你要驯马?”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道:“他想训那匹头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冯志林摇头笑了起来:“方寒你还真是好志气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盯着远处。

    很快,轰隆声滚滚而至,马群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冯志林道:“你要知道,这匹汗血宝马可是真正的野王,从小就没人靠近,力大无穷,耐力无穷,有无数驯马高手试过,没一个成功的,我看方寒你还是别勉强了!”

    方寒冲他笑了笑:“冯先生也试过?”

    冯志林忙摆手:“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没希望,没必要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冯先生的嘴可不严呐,上次我跟冯先生的话,好像传了出来,让我难做人了!”

    冯志林摸摸鼻梁,尴尬道:“呵呵,失误失误,有次喝多了,可能不小心说漏了嘴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男人的嘴不严……”

    冯志林有些恼怒,但赵语诗在旁边,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赵语诗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,又看一眼李棠,哼道:“我跟方寒打赌,他要能驯了那匹马,使用权就给他,你觉得他能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!”冯志林忙摇头,笑道:“赵小姐果然豪气,这汗血宝马可不便宜啊!”

    关键这匹汗血宝马是纯野生的,不是围栏里生出来的,价值难以衡量,被他一个小小的家教得了去,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也赌一把吧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冯志林稍一沉吟就点头,这是与赵语诗拉近距离的好机会,只要能得天方集团一点儿友谊,益处无穷。

    “好,如果他真能成功,我外面那辆车就送给他!”

    “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让赵小姐见笑,不过一辆凯迪拉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吧。”赵语诗淡淡点头:“方寒,你能不能得到那车,还有那马,全看你的本事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马群再次奔来,气势更盛,如千军万马迎面冲来。

    三人顿时脸色煞白想要逃走,万一它们煞不住,真撞过来,那真要冤死。

    方寒一翻身越过栏杆,径直朝马群冲去,吓了李棠一跳。

    赵语诗手一紧,忙道:“他疯啦!”

    他这纯粹是找死!马群可不会因为他而停住,把他踩成肉泥。

    李棠沉着下来,摇摇头:“他有分寸的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虽如此说,她一颗心却提起来,明亮大眼一瞬不瞬紧盯方寒,赵语诗冯志林也不眨眼的瞪着看。

    方寒大步流星,速度很快,划了一圆弧,与马群擦肩而过,忽然贴上一匹马,纵身跃上马背。

    “好骑术!”赵语诗赞叹。

    他上马干净利落,马上无鞍,他却稳如泰山,仿佛在马背上扎了根,一般骑手绝做不到,像是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。

    “李姐,他是哪里人?”赵语诗眼睛盯着方寒,嘴里问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鲁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好的骑术?”赵语诗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李棠笑了笑,他时常会冒出一些本事,不时会有惊喜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语诗惊叫。

    方寒从一匹马跃起,落到另一匹马背上,在群马奔腾中,一个失误落地,定会被踩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赵语诗有些后悔,不该刺激他,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于心何安?

    李棠紧抿红唇,赵语诗觉得手疼,低头一瞧,李棠手越来越用力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挣扎,由她握着,暗自懊恼,太冲动!

    方寒再次一跃,又跃上另一匹马,几次呼吸后又一跃,两女渐渐放松,他每一次都很稳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赵语诗松一口气,拍拍**:“吓死人了!”

    李棠这才发觉自己握着赵语诗的手,歉然笑笑,赵语诗若无其事的揉揉小手,笑道:“李姐姐真的很喜欢他呢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以为是假的?”李棠笑道,眼睛仍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看着李棠含情脉脉的眼神,赵语诗笑道:“我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好,不高,不富,不帅,也不会温言软语哄女人,哪一点儿值得喜欢呐?”

    高富帅在爱情电视剧里只是黄金备胎,现实世界却是女人最爱,三样只需占一样,男人就能加很多分,三者皆备,万中无一,往往会因女人太多而烦恼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有很多优点的,相处久了难以自拔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有这般魅力?”赵语诗撇撇嘴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李棠笑着摇摇头,不想多说,身怀珍宝怎能随意炫耀!

    “啊,真上去了!”赵语诗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经过几次跳跃,终于跃上那匹马王,它发出一道洪亮长嘶,冲出马群狂风一般朝远处奔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李姐姐你先等一下,我去安排!”

    李棠紧张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跑开,很快开了一辆越野车过来,在车里招招手。

    李棠翻过栏杆,钻进车里,冯志林舔着脸也上了车,招致赵语诗一记白眼,他却很兴奋,能跟赵大小姐坐一辆车,太难得了!

    赵语诗开动汽车,中控板上是导航仪,地图上有两个点,一个红一个蓝,随着汽车飞驰,两个点的距离在拉近。

    李棠一看就明白,红点是那匹马,赞叹道:“它跑得好快!”

    “它能跑六十个字左右,咱们追得上。”赵语诗熟练的打着方向盘,笑道:“倒要看看方寒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越野车疾驰,视野越来越宽阔,眼前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,李棠摇头道:“我从前真不知道这里是草原。”

    “海天环境奇特,有山也有草原,不过因为咱们买下了这里,很少有人知道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越野车很快追上了方寒,他微躬身子伏在马背上,任由黑马飞驰,坐很稳。

    李棠心一定,松口气:“看来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着呢。”赵语诗道:“汗血宝马的耐力很好,能跑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李棠信心十足的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对他的耐力深有体会,维持剧烈运动数个小时也没问题,想到这里,她脸不由一红。

    赵语诗悠闲自在的驾着车,一直尾随方寒身后。

    从早晨到中午,那匹马一直在奔跑,李棠笑道:“这马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真正的纯野生汗血宝马。”赵语诗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冯志林呆在后排座位,知趣的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直到傍晚,夕阳西下,那匹马才停下,越野车加速过去,一人一马正停在一个方圆百米的湖泊旁。

    黑色如缎子般的骏马浑身白气腾腾,不时打着响鼻儿,喷着白气,闻声朝他们望来,双眼炯炯有神,灵气十足。

    方寒轻抚着它额头与颈下,它用头挨蹭着他手,浓密的马尾扫来扫去,透着一股亲热劲儿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