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6章 汗血
    方寒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大画家,你女朋友跟我一块儿学舞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望向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小时候跳过舞。”

    “练舞蹈,身材会更好,你不愿意!?”赵语诗斜眼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练舞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,见不得女朋友漂亮!……哦,明白了,你不自信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你们练舞的教室能随便进去?”

    “别人不行,我没问题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你愿意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们宿舍的都挺喜欢舞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,人多热闹,练着更好玩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咱们就抵消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语诗抿嘴笑道:“算你识趣!”

    李棠笑着摇摇头,小时候很喜欢舞蹈,后来因为学业只能放弃,能重学舞蹈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去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周六上午如何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随后几乎都是赵语诗跟李棠说话,方寒在一旁听而不言,不时给两人续茶。

    喝完茶,两女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两人都很善良,又是直爽姓子,两人很容易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方寒受了冷落,没不耐烦,只觉得好玩,原本带李棠过来是以示坦荡,没想到两人会投契,照理说,同样傲气的两个人很难相处融洽的,女人的世界男人真的不懂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方马术俱乐部位于海天东头,从望海花园沿着海边一直往东,再往北一拐,一个小时后,进入一片郁郁山林。

    马术俱乐部位于一处平坦的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前的停车场摆着一辆辆豪车,方寒的宝马略显寒酸,海天市是邻海发达城市,富翁多得是。

    看到天方两个字就知道与天方集团有关,天方集团乃海天屈指可数的大集团,横跨诸多领域,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眼前是一座山庄,大门口守着四个保安,高大魁梧,精气神旺盛,神情却恭敬谦卑。

    方寒细细打量一番,他们是见过血的老兵,身怀绝技,这天方马术俱乐部竟如此奢侈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打一声招呼,说出赵语诗的名字,四名保安点头微笑,一个保安把他们请进去,进入一间休息室。

    赵语诗很快出现,高腰皮靴,马裤劲装,头戴黑骑士帽,手执马鞭,英姿飒爽的进来。

    “很准时呀,走,随我溜达溜达。”赵语诗挥着马鞭,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随她转了一个回廊,走出一片树林,眼前豁然一亮,平坦宽阔的茵茵草地在眼前铺陈开去。

    草地一眼望去看不到边,一直延伸到山谷深处的树林,草地四面都是郁郁树林,这是一个天然的养马场。

    “这边是养马的地方。”赵语诗指指草地,然后指向右边:“树林那一边是训练场,有一些栏杆之类的,这里一会儿有马群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散养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像散养一样,但对每匹马都定位监控,确保它们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妹懂得挺多的嘛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这家马术俱乐部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?”李棠讶然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着点头:“李姐姐想不想学骑马?给你办张会员证怎样?”

    李棠忙摇头:“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其实骑马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她斜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她更喜欢李棠,好像是天生的朋友,只见一面却如很多年,对方寒很不满意,他看着温和,骨子里高傲,没把自己放眼里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天方集团跟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爸叫赵天方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赵大小姐,失敬。”方寒笑着抱抱拳。

    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口是心非!……待会儿你得好好画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尽力而为,……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亲自骑马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骑马?”赵语诗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骑术自古以来就是少数人掌握的技能,除了那些马背上的民族,只有有钱有闲的人才能学。

    看方寒模样,实在不像会骑马的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别逞强,万一真摔着,我怎么跟李姐交待!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那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我也想见识一下你的骑术,走吧!”赵语诗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用这么麻烦,待会儿马群过来,我找一匹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倒不小!”赵语诗哼道:“马群速度很快,你怎能追上?……况且没马鞍,你怎么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必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艺高人胆大呀,好吧,随你!”赵语诗哼一声,望向李棠:“李姐,你不劝劝?”

    李棠微笑:“没把握的事他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拭目以待!”赵语诗白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地面震动,轰隆隆响起,马群仿佛一片乌云从山谷尽头涌出,很快化为滔天巨浪涌到他们近前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方寒握住李棠玉手,送去一道暖流,李棠心一定,呼吸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马群在他们百米外忽然拐弯,斜跑开去,转了一圈再次返回山谷尽头,烟尘滚滚,狂野猛烈,气势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方寒暗中数了数,这群马近有两百多匹,由一匹马王率领,这匹马通体纯黑如披着黑缎子,闪闪放光。

    额头一个白色菱块,双眼如宝石闪耀,龙吟般嘶声响彻整个山谷。

    “好马!”方寒赞叹。

    赵语诗顺着他目光望去,得意的道:“那匹可是真正的汗血宝马,可惜没人能驯得服。”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这**靠驯马师是无法驯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驯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让它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心服口服?”

    “在力量、速度或者耐力上压倒它。”方寒道:“这些你该懂吧?”

    “说着容易,可做不到。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它力气大速度快,能不停的跑上一天,谁也抗不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试试看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自信……”赵语诗撇撇嘴,暗叫自大。

    “这**王一生只向一个主人臣服。”方寒沉吟道:“我若驯服了它,别人不能再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能驯服,它就属于你了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摇摇头。

    一匹真正的汗血宝马价值惊人,自己现在可买不起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不是送给你,是给你养,……你不必交会员费,可以随时过来,代替咱们养它,平时可以骑它玩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不会反悔吧?”

    “谁反悔谁是小狗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