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5章 绝症
    春雪居气氛凝重,服务员脸上没了笑容,轻手轻脚,说话悄悄。

    方寒进去,一个精悍小伙子迎上来:“方先生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小孙,你们老板呢?”

    “快请,老板正等着先生!”小孙忙恭敬的引方寒上楼,来到李春雷房间,药味很浓。

    李春雷躺在床上,脸颊赤红,双眼黯淡无神采,冲方寒苦笑:“方兄弟,又劳烦你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李春雷苦笑:“这回是真不是逞狠斗勇,我是得了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骨癌。”李春雷摇头道:“真是讽刺,我一个练武的,练的就是筋骨皮,偏偏骨头有病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“没找医生看?”

    “医院说没必要治了,……找了一个神医,也治不了。”李春雷叹道:“我身体强壮,所以一直压着没发作,前阵子身体一弱,它就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倒是自己害了他。

    他伸手搭脉,一丝细微内力钻进去,冰冷的感觉袭来,好像掉进了冰河里,内力越来越慢,他再度过去一丝内力维持消耗。

    李春雷经络气息一团糟乱,左一团右一簇,阻塞严重,就像堵车的路,气息流转得比常人慢了十几倍。

    看方寒松开手,李春雷忙问:“方兄弟可有法子?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,方寒一身修为深不可测,神乎其神,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,要是他也不成,那自己死定了!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沉吟道:“试试看吧,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方兄弟!”李春雷大喜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病急不得,一步一步来,加上长时间调养,千万不要太累,更别与人争强好胜,生气发火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这样了,还有什么可争的!”李春雷苦笑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让李春雷躺下,然后骈指如剑,轻点背后几处。

    李春雷一下松驰下来,露出享受神色,疼痛一下减缓了许多,浑身暖融融的舒服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他体内寒冷,即使泡在热水里也没有温暖感觉,这会儿却一下暖和起来,舒畅难言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我再过来,……最要紧的是别耗精气,别有女人出现在眼前,也不能想女人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李春雷用力点头,扬声道:“小于,开车送先生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一个清秀小伙子从外面进来,斯斯文文,眉清目秀,看着像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一路上在思索治李春雷的法子,目前只有度厄九针,扶其正气祛其邪气,不知究竟能不能成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早早到了春雪居,气针已经消耗了一半儿,需两天过来一次,经过这些曰子的凝练,气针越发凝实,否则要一直守着他了。

    施完度厄九针之后,方寒没多说径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春雷也不多说话,有效没效且不说,仅消除了疼痛就了不得。

    那种无时无刻的剧烈疼痛真能把人逼疯,恶化到这个程度,吃什么药打什么止疼针都没用。

    春雪居照常营业,外表看不出异样,李春雷又恢复了活力,方寒的度厄九针下去,他气息通畅与平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,方寒与李棠去海天大学食堂吃过饭,回到图书馆自习。

    两人复合后越发的亲密,如胶似漆,恨不得一刻也不分离,方寒心怀歉疚,一直想方设法多陪她。

    先前周小钗打来电话,晚上要宴请重要客户,不能回去做饭,让他们直接去公司那边。

    方寒拒绝了,一来一去太费时间,一顿饭又不是不能凑合,直接在海天大学食堂吃了。

    图书馆很安静,只有哗哗的翻书声,他正专注于厚厚的英文数学原著,兜里手机响,出去接听后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李棠流光溢彩的眸子望他,露出询问之意。

    方寒使了个眼色,收拾起书包,李棠跟着收拾,很快出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她一出来就问:“谁的电话,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记得我给你说过那副画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卖出去了,买主还是个美女。”李棠点点头,当时还替他高兴了一番,一幅画卖了五万呐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是那买主的电话,说想见一见我,有生意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生意?”李棠蹙眉,那可是个美女!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具体的当面谈,陪我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谈事情,我去干什么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惹得李棠心虚脸红,嗔道:“去就去!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停车场,方寒驱动宝马来到静心茶舍。

    他在静心茶舍前停下,摇摇头:“当初就在这儿,你宿舍三女侠把我痛骂一顿!”

    李棠挽着他胳膊,一身月白色大衣衬得她亭亭玉立,冷艳高傲。

    她抿嘴笑道:“活该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算见识了女人嘴皮子的厉害,自叹弗如!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下次再欺负我,我就找她们帮忙!”

    “还是饶了我吧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茶舍,暖气扑面而来,来到一雅间,赵语诗已经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身穿一件薄薄黑毛衣,下身是牛仔裤,头发盘着,优雅而简练,白领丽人的风采十足。

    她起身打招呼,好奇的望向李棠。

    方寒给两女介绍一下,坐了下来,赵语诗一直打量着李棠,又看看方寒,掩饰不住惊奇表情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原因,装作没看到:“赵同学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做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画?”

    “骏马图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爸爸很喜欢马,过几天是他生曰,我想送一幅画给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这一片孝心倒不能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骏马……”他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带你去马术俱乐部,好好观察观察,画出马的风骨来,不知道行不行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技巧一般,怕难入方家之眼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不是技巧,是意境,我觉得你绘画很有灵气,……我不满意,付你一万辛苦费,满意的话,十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转向李棠,李棠笑道:“你画画也不费什么功夫,就帮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样罢,钱就算了,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,我帮个小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成!”赵语诗摇摇头:“你挺忙的,怎能白费功夫?”

    “将来说不定有事求你头上。”方寒笑道:“算是一个人情吧!”

    “你倒打得精明算盘!”赵语诗淡淡一笑,道:“好吧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!……先说好了,这个人情我可不一定还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起身上洗手间,房间里只剩下两女。

    “李师姐这么美,怎会是他女朋友?”赵语诗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要是一般的美女,她也不会这么问,李棠可谓绝色美女,就是放在美女堆里也很惹眼,这种美人儿怎能喜欢上一个相貌平平,有些木讷的方寒?

    “方寒很好的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“会画画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李棠笑了笑:“他会得多了,不过五万一副画,我倒挺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“值这个价钱。”赵语诗道:“他要是知名画家,十万拿不下来,我很喜欢那副画。”

    “学舞蹈每天都要练功,很累吧?”李棠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还好吧,都习惯了,一天不练反而不得劲儿,李姐姐你身材很好,姿态也很美,是练过的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练过,早丢下了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那多可惜,”赵语诗道:“舞蹈能提升气质,愉悦心情,好处很多,要不跟我一块儿练吧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跟他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嫩唇:“还要跟他商量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是他女朋友,当然要商量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摇头:“你一句话,他敢不听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乍看起来平平无奇,难免惹人轻视,换了别人这么说他,自己一定很生气,但一位美女这么轻视他,倒一点儿不生气,反而巴不得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