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4章 语诗
    饭做好了,沈晓欣招呼两人下去。

    坐到饭桌边,沈娜看看方寒又看看沈晓欣,越发觉得两人般配,这么坐一起真像一家人。

    沈晓欣解下围裙,盛一碗米饭递给方寒,坐下后说道:“方寒你的画卖出去了,不过买家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买主想见一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做什么?”方寒笑道:“我卖的是画,又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好奇,你意境独特,与众不同,买主可能好奇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见就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副画卖了五万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我没想到还真有识货的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?”方寒眉头挑了挑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这价钱可不低,虽说艺术品拍卖会上,很多名画动辄上千万,可那样的画整个世界没几幅。

    书画的世界是金字塔型,顶尖的价格惊人,中下阶层很多吃不饱饭,自己一晚所画能卖出五万,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订价低了。”沈晓欣摇头:“你是新手,不敢标得太高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觉得挺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了解自己价值。”沈晓欣道:“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么快有人买,毕竟不是名家之作。”

    “买主是什么人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老主顾了,跟你差不多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要见一见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明天上午到我画廊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方寒上完头两节课,骑单车找到了沈晓欣的画廊。

    这家云海画廊位于市中心繁华区,离东南大学十站公交,他车骑得飞快,一会儿功夫到了。

    进了画廊,沈晓欣正跟一个中年妇女说话,一身灰色职业套装,严肃干练,一副职场女姓风采。

    她看到方寒进来,招一下手示意他先坐,继续跟中年妇女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没坐下,而是在画廊里走动观赏,看了几眼墙上的画,摇摇头,这些琳琅满目的画作能打动人心的很少。

    他一边走一边打量,在一幅童子嬉戏图前停住,前后左右看,这幅画很妙,天真与童趣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!”他身后忽传一声娇斥。

    方寒停步转身,后面站着一个玉肌雪肤的女孩,正不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她,鹅蛋脸,单眼皮薄嘴唇,身段儿苗条婀娜,一双漂亮的杏眼明亮锐利。

    方寒歉然的笑笑。

    女孩哼一声,懒得搭理他,继续盯着童子嬉戏图看。

    方寒没在意,打量着这幅画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在梦中世界见过不少的画,很多是在教廷藏画室见到,是那个世界的精华之作。

    他没学过绘画的技巧,那些画却无形中影响着他,做画时不知不觉将一些风格与精华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方寒,语诗,你们都在。”沈晓欣过来,清冷脸庞绽开笑容:“你们认识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与那女孩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伸手介绍:“赵语诗,秋风图的买主,方寒,秋风图画者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蹙眉打量着方寒,扭头道:“沈姐,不会弄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就是这么年轻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那种心境?那是历经沧桑,看透世情才会具备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天才与平常人不大一样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打量着方寒:“方先生学画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方寒不是专职画家,现在是东南大学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画家?!”赵语诗蹙眉打量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区区一副画,没必要骗人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对沈晓欣道:“要不是沈姐你说,我绝不信,这么年轻都还在学画呢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方寒正跟我学画,他天资高,秋风图的技巧有点儿生疏,语诗你能看得出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轻颌首,正因为如此她才好奇,想见一见这位画者,原本以为是一位历经沧桑,很有故事的老男人,没想到竟是一个愣头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沉吟道:“这样吧,我做个素描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拍拍赵语诗肩膀:“过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招招手,一个面容姣好的青年女子过来,是画廊的员工,沈晓欣吩咐两句,带两人在一个安静角落坐下。

    方寒坐两女对面,那员工把纸笔送上来,两女说话功夫,他下笔如飞,她们没喝完一盏茶,他把画递给赵语诗。

    仿佛一幅相片呈现在赵语诗跟前,她细细眉毛挑了挑,点点头,诧异的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真是人不可貌相,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竟有这么深的素描功力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语诗横他一眼,看出他的傲然,哼道:“我很好奇,你年纪轻轻的,怎会有那种秋风萧瑟的心境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偶然时间,偶然地点,会有某种偶然心境,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。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,人的思想感情是有局限的,一个少年如何天才也体会不到老人的心境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别的画作吗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画画只是业余爱好,偶尔为之,平时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学生忙什么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要做的事很多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我觉得你画画很有天份,不继续的话可惜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夸奖是事实。”赵语诗道:“沈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头:“方寒确实很有天赋,不过他也确实忙,学业很紧张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好吧,那有新作的话,沈姐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看赵语诗离开,沈晓欣道:“这位赵姑娘怎样?”

    “富家大小姐吧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点头:“家里挺有钱的,她是真心喜欢艺术,学的是舞蹈,对绘画很有兴趣,就是姓格直爽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伺候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微笑道:“她可能看你不顺眼吧,其实是个挺好的姑娘,说话利害了点儿,但真没什么坏心眼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不太在意,起身道:“沈姐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走,晚上我早早回去,做顿好的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离开了画廊。

    他跨上自行车疾行,很快在路边发现了赵语诗,她正走在远处的人行道上,行走间轻盈优美,方寒暗叹不愧是练舞蹈的。

    他刚想加速上前,忽然停住,只见她忽然搀住一位颤颤巍巍的老太太,帮她过马路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起来,脚下一蹬,加速冲过去。

    赵语诗送老太太过了马路,正返回来,一辆自行车横在身前,方寒坐在上面,微笑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赵语诗细细的眉毛蹙起,不善的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捎你一段儿?”

    赵语诗歪头打量他:“你就是这么跟女孩子搭讪的?笑死人!”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年代了,看他那模样,好像开一辆宝马奔驰横在自己身前笑着搭讪呢。

    这种画面老套得不得了,更何况他骑的是单车,实在可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就不怕老太太赖上你?”

    这也是时代特色,老太太万一有个好歹,赖上的一定是她。

    “不过讹几个钱罢了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果然是不差钱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灵动的眼珠转了转,哼道:“你真要载我一段儿?”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不客气的坐到单车后座,揪住他衣服,保持身体距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东南大学!”赵语诗道:“我也是东大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校友。”方寒脚一蹬,单车疾驰而行,吓了赵语诗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系的?大几的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“物理系,大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学弟呢!”赵语诗惊奇道,原本以为大三或者大四呢:“我是舞蹈系的,大一。”

    “舞蹈系,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院美女很多哟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一就有女朋友了,挺有手段的嘛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过奖,惭愧,我对女人真没辄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他沉默寡言不善言辞,很难讨女孩欢心的,想必女朋友也不是什么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想做职业画家?”她坐方寒车子,目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绘画是业余爱好,我想搞数理研究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数理研究有什么前途?画好了的话,一幅画十万百万,凭你的天赋,能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有些气恼,这个榆木脑袋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!

    手机铃响,方寒停了车接电话,是李春雷打来的,说请他救命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挂了手机后无奈的对赵语诗笑笑:“有一个朋友出事了,挺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自己走好了!”赵语诗礼貌的道:“谢谢你,再见!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转身走了,窈窕身影很快消失在方寒视野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