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3章 隔音
    众人热热闹闹吃完了饭,方寒驱车送她们回宿舍,李棠不好意思跟他一起离开,只好依依不舍的送他下楼。

    她一回来,三女抿嘴笑,都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王莹笑嘻嘻的道:“李棠,看你的样子恨不得跟了去,干嘛不一块儿回去呀,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小王莹,就你话多!”李棠没好气的白她一眼,坐到床上,心中的惆怅还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不能躺在他温暖的怀抱里,听着他深长的呼吸声,她很不习惯,浑身不得劲。

    “李棠,不至于吧?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分开一晚就受不了?”

    “宋姐,等你谈恋爱就知道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浪费功夫!”宋玉雅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碰上你钟情的男人,任你再冷静,也控制不住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可笑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众女舒服的躺在床上,开始每晚例行的卧谈会。

    “方寒还出版了小说,文武双全呐!”王莹赞叹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我巴不得他不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练武有好有坏,身体强壮但容易惹事生非,还好方寒稳重宽容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觉得挺好啊,很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武功再高也厉害不过子弹。”宋玉雅道:“这不是武者的时代了,拼的是智慧与头脑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最难得的是内敛深沉,一点儿不张狂,你看现在但凡有点儿才学的,哪个不是狂得没边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宋玉雅道:“难得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:“可能与他的经历有关吧。”

    众女沉默,父母车祸身亡,留下他孤零零一个,换了一个人早就崩溃了,他能复读一年重考大学,他有一颗坚韧的心。

    “李棠,你真的甘心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宋姐,十遍了!”

    “我替你不甘心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宋姐没爱过别人。”李棠道:“一旦你爱过,就知道除了他,什么也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初你们何必闹别扭?”宋玉雅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不闹我也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你们能走到底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李棠信心十足的回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自己别墅,来到练功房,摆出一个奇异姿势,腿微蹲,右手上撑左手下按,上身弯曲,呈龙形。

    片刻后,唇间发出悠扬从容的啸声,声音不大却缭绕不绝。

    几次呼吸后,啸声变得沉闷,声音越来越小,仿佛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方寒衣裳鼓如皮球充气,一会儿又伏下来,衣裳随着啸声变化而起伏。

    半晌后,啸声消失,他换龙形为低桩,一口浊气吐出,撞到地板上发出“啪”一响。

    他双眼明亮异常,暗自感受一番,五脏六腑清虚,浑身轻飘飘要飞起来,第五紧的沉重感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灵机一动,开始练龙息术,一口气练了两遍,是平时两倍,这龙啸术确实不凡!

    他打量着练功室,这里不适合练龙啸术,龙啸声的啸声会越来越大,不用多久就要啸声震天,整个小区都听得到。

    练龙啸术有两法,一是开车找个荒山野岭,另一个是建一间隔音室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他只能取第一法,或到海边,或到山上,如今他可选第二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拨了手机给师母,请她帮忙建一个隔音室。

    周小钗的声音从手机传来:“没问题,尽快给你弄好!……晚上来我家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听她语气不对,笑道:“师母,我犯什么错了?”

    “关于小颀的!”

    “克夫的谣言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周小钗重重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那冯志林不行,我只告诉他,现在竟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想得出来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一片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好心干坏事,也不想想对小欣有多大的伤害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好像没什么损失吧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找你算帐!”周小钗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冯志林看来不甘心呐,真把谣言传播出去了,他是自己吃不着也不想别人吃,还是没死心?

    晚上他回葛思壮家,挨了周小钗狠狠一顿训斥,方寒做懊悔状,又给她磨了一杯咖啡,滋润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干也不是一点儿好处没有。”周小钗接过咖啡轻啜一口,横他一眼:“起码小颀耳根清净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正是我的目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吹着气喝两口咖啡:“小颀还一直给你求情,说你一片好心,真是个傻丫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时顺嘴那么一说,没想到那位冯先生的嘴实在不严!”

    “冯志林吧?”周小钗撇撇嘴:“花花公子一个,一肚子草包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看他不怀好意,只能出此下策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配追小欣?!”周小钗不屑的道:“你建隔音室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挠挠头,无奈的道:“是为了练功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端庄秀丽脸庞一沉:“练功?”

    方寒暗叹一声果然这样,忙道:“我练功会发出很大声音,哼哼哈哈的,怕吵着别人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脸色一松,哼道:“是怕吵到李棠吧?……算你有心!不过建一间隔音室,一辆宝马就出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隔音效果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质量不会有问题。”周小钗摆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,他一到沈晓欣家,沈娜就噘着嘴,不满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先前已经拜过年,这是他年后第二次登门,笑眯眯看着沈娜,她穿了一身米白色休闲服,朝气勃勃。

    方寒进了客厅坐下:“怎么啦,谁惹大小姐生气了?”

    沈娜哼一声,坐到他身边:“小方老师,上次旅游一点儿没意思,你太扫兴了!”

    上次李棠一块来,她没好意思抱怨。

    方寒随周小钗沈晓欣沈娜一起旅游,因为与李棠分手,所以兴致索然,心不在焉,沈晓欣与周小钗能理解他,沈娜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要补偿!”沈娜忙道:“你得重新陪我一次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你考进东南大学,咱们再出去玩如何?”

    沈娜忙兴奋的道:“这次不准再扫兴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里出来,粉色碎花围裙,鬓发凌乱,面粉裹着手指,笑道:“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沈娜笑嘻嘻的道:“妈妈,小方老师答应陪咱们再去旅游!”

    “方寒哪有这闲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再忙也要休息。”沈娜笑道:“妈妈,我要报考东南大学,做小方老师的学妹!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沈晓欣笑道:“我举双手赞成!”

    东南大学既是国家重点又离家近,她实在舍不得沈娜远走他乡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要是考上东南大学,咱们去旅游,好不好?”沈娜笑道:“就只有咱们三个人!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,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人多不热闹点儿?”

    他知道沈晓欣起了疑,当然要撇清,她戒心还这么重!

    “就咱们三个,好不好嘛!?”沈娜摇晃着沈晓欣胳膊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看方寒,无奈的道:“好吧好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,你就等好消息吧!”沈娜跳起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方寒,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见外了,昨晚师母好一番埋怨,给你惹麻烦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沈晓欣摇头:“挺好的,只恨我以为没想到这法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怕沈姐你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一定要嫁人的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沈晓欣嗔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我将来嫁人,谁陪妈妈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说得有理,沈姐总不能单身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沈晓欣摇头不想再说了。

    沈娜招招小手,引方寒上了楼,低声道:“小方老师,你把我妈妈娶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摇头失笑:“让你妈听到非赶我走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动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!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承认了!”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可以有两个女朋友嘛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弹一下她额头:“你这脑袋……,卷子!”

    沈娜摸着额头哼道:“好吧好吧,不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