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1章 身世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其乐融融,夜深了才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回到房间,关门上了床,他搂着李棠,大手开始不老实,在她缎子般的后背腰臀摸挲。

    李棠身子一下软了,只觉他手炽热灼人,一碰上自己身体,灼热迅速扩散,自己身子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她软绵无力的按住他大手,红着脸嗔道:“在师母家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手仍不老实,笑道:“屋子隔音很好。”

    丝缎般光滑,白玉般温润细腻,他最喜欢这种感觉,无法自拔,一有时间就恨不得享受这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真被师母听到,没脸见人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能理解的。”方寒笑道,大手继续游走,停在她雪臀上,慢慢摸挲盘旋。

    “还有妙妙呢!”李棠眸子要滴出水来,脸如桃花,腻声道:“今晚不行,明天回去再要好不好?”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荒唐,她身体越发敏感,抵挡不住方寒挑逗,三两下便溃败,桃源密处已有蜜汁。

    方寒大嘴印上她红唇,她呻吟一声,顿时忘记了挣扎,身体软绵绵的任他摆布,很快被粗热的铁杵贯穿,魂儿飞到云霄,又倏的坠落,落到半空又飞起,起起伏伏,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她红唇翕张,如泣如诉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,婉转起伏。

    方寒如今食髓知味,抗拒不了李棠白玉般的身体,每天都要一两次,恰合于龙息术隐藏的奥妙,反而越发精进。

    李棠原本不堪挞伐,方寒[***]几下就丢盔弃甲,现在能坚持半小时,身体素质不知不觉中增强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李棠忍着羞意,仔细观察他们脸色,暗舒一口气,看来睡房的隔音确实好。

    方寒陪葛思壮去拜年,李棠跟着周小钗学厨艺,葛妙妙跟着一起学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周小钗开始上班,他们还没开学。

    李棠那本小说成绩喜人,虽没到惊天地动,一骑绝尘的地步,对新手来说已经了不起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新人,宣传与口碑远逊于老作者,能挤起畅销书排行榜第十已经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出版社决定出十万精装本。

    周小钗带来了出版社的建议,下本书写得浅一点儿,更浅一点儿,关键在故事,故事,而不是思想深度。

    畅销书不是纯文学,定位不同,读者群不同,没必要那么深。

    方寒认真的想想,舍弃了先前两本书,重写了一本,是梦中世界水准一般的骑士小说,他无聊时翻看过。

    周小钗把一部分书稿发给出版社,主编们反应很好,会畅销,又打过来十万的预付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清晨时分,李棠从屋里出来,周小钗恰好懒洋洋的走出房间,脸色倦怠,一看就知道没睡好。

    她问了一声好,周小钗羡慕的道:“睡得挺香吧?”

    李棠有些不好意思,脸红了红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你们年轻人就能折腾,我是老喽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母哪里老了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下楼,方寒与葛思壮一起从外面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你们爷俩去哪了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“跑步了。”葛思壮道:“你们真够勤快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大过年的也不知道歇歇!”

    “行啦,赶紧做饭吧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小欣打电话过来,要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他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沈白要请你。”周小钗道:“说是答谢你对娜娜的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沈白啊……”葛思壮摇头,一屁股坐沙发上:“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沈白不会为难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悬!”葛思壮道:“他对沈晓欣爱护得太过了,任何靠近沈晓欣的男人好像都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从小相依为命,说是兄妹,跟父女没两样。”周小钗扭头道:“方寒你见过沈白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挺好的一个人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没多说,沈白嘛……

    葛思壮摆手:“他天生就是个当官的,什么好不好的!”

    “老葛,你对沈白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他也就对沈晓欣好,对旁人哪有一点儿真心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那也怨不了他,十岁大的孩子,自己一个人带着妹妹长大,受了多少委屈?”

    “行行,算你有理。”葛思壮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得意横他一眼,扭头道:“李棠一块儿去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师母,我不用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出现,他就不会为难方寒了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他是怕方寒有非份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李棠看一眼方寒,似笑非笑,谁知道他对沈晓欣有没有非份之想,那般诱人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?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色已深,方寒与李棠回到葛家,周小钗与葛思壮还有葛妙妙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葛妙妙起身帮他们沏茶。

    周小钗打量两人,方寒神情平和,李棠脸色却不太好,显然这一餐不那么愉快。

    “沈白真为难方寒了?”周小钗蹙眉。

    李棠坐到沙发上,不满的道:“师母,他要是为难倒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葛妙妙端茶过来,方寒笑着接过来,葛妙妙挨着李棠坐下,把茶递给她:“沈叔叔是不是说话阴阳怪气的?”

    “妙妙!”周小钗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葛妙妙撇撇嘴:“沈叔叔就是那样嘛,喜欢话里藏话。”

    李棠接过茶,点点头:“妙妙说得一点儿没错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个沈白,总改不掉这毛病!”周小钗摇头:“他对旁人不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方寒好像干了什么坏事一样,真的气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你太敏感了,这也没什么,可以理解嘛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“沈白是太在乎小欣了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他也真敢想,方寒你才多大,跟小欣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李棠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葛思壮点头:“就是嘛,沈白这家伙都神经了!”

    “老葛!”周小钗不满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葛思壮哼道:“我看沈晓欣一直不成家,他也有责任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呀!”周小钗嗔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他要不横挑眉子竖挑眼的,这个不好那个不行,沈晓欣早就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是小欣不想嫁,不关沈白的事,她要想嫁,沈白怎会反对?我看他愁得头都白了!”

    “总之这沈白不怎么样!”葛思壮摆手。

    周小钗张张嘴,又把话咽下去,方寒看出她异样,心中暗动。

    周小钗拿起遥控关上电视,道:“好啦,赶紧上去睡吧,明天你们要开学了,早早起床!”

    李棠心虚得红了脸,忙起身上楼,方寒呆着没动,葛妙妙与葛思壮都上了楼,大厅里只剩下周小钗在收拾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他不动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沈白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漫不经心的把茶杯摆好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猜得不错的话,沈娜是沈白的亲生女儿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周小钗抬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猜对了吧?”

    周小钗紧盯着他,看了一会,才慢慢点头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白不太对劲儿,再多想一想,就差不多知道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,这件事不准跟外人说!”

    “沈娜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?”方寒皱眉:“她也不小了,该知道自己身世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道:“最好还是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能瞒得了一辈子?”方寒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只有四个人知道她身世,加上你五个,可别说漏了嘴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觉得还是早点儿告诉沈娜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甭艹心了!”周小钗道:“娜娜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,忽然知道生身父母,一定恨死他们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只苦了沈姐与沈娜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叹了口气:“唉……,当初沈白夫妇在学校闯祸有了娜娜,偷偷送给一户人家抚养,娜娜五岁时,那夫妇出了车祸,娜娜进孤儿院,小欣收养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沈白为何不收养?”

    “当时沈白正在提拔关口,不敢轻举妄动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不敢说了吧?”方寒道:“为了自己前途,不认自己女儿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不会说。”方寒起身:“师母也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忽然一拍周小钗后背,周小钗顿时打个响亮的嗝,转头嗔怪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别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周小钗哼道:“别把自己当神医!”

    打出这个嗝后,她浑身一下通畅,放松下来,好像洗过一个热水澡,很舒服很解乏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明白,我不会乱出手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周小钗不放心的摇头,就怕他自恃度厄九针,胡乱给人治病,万一真治出个好歹来,麻烦无穷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