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0章 闲谈
    “师父,我最近学了一门针法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停下脚步:“度厄九针吧?你师母提过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学了?”葛思壮道:“费老与我父亲是老朋友,他一直想学咱们的心法,我爸死活不同意,他的度厄九针你学会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方寒点头:“精妙绝伦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葛思壮笑道:“我也见过,可惜没练成,太复杂了!……你结了丹,倒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未能结丹,功力差方寒一个境界,这是天资与运气决定,非人力可及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度厄九针能刺激潜力,师父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你师母可是很反感这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不知究竟,师父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这个能帮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只是推测,想看师父能不能结丹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葛思壮想了想,点头道:“试试无妨,你总不至于害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过了这一阵子,瞒着师母,她要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葛思壮笑起来:“这话不错,走,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她们正要进厨房,看到他们下来,她松口气:“方寒,你们怎么过的年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看晚会,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也不错,清静。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,笑道:“师母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别提了。”周小钗摆手:“一大家子的人,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坐到沙发上:“人多热闹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戴上围裙,白他一眼:“不用你们老爷们干活,当然好了!全是咱们这些女的累死累活的!”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一年就一天,有什么可抱怨的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跟方寒说说嘛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人多有人多的好,人少也有人少的好,明年跟我们一起过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三女一块儿进了厨房,葛思壮与方寒打开电视,一边喝茶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你去军营就找小许。”葛思壮放下茶盏,皱眉道:“就是可惜你射击没练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不是最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龙息术仍在突飞猛进,现在到了第五紧,直到成为圣骑士之前,练射击都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龙息术每进步一层,身体发出一次飞跃进步,需重新适应,射击要是练到家了还好,适应一段儿时间就能恢复,现在每次龙息术进一层,就相当于从头重练一次,太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嗯,你现在用不上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我帮你留意一下,找找道家高人,你还年轻,停在这境界不动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有劳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搞学术?”葛思壮不死心的问,这问题他每隔一个月就问一次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办法,父亲的愿望,……等先实现了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凭你的聪明劲儿,很快出成就,再改行也不迟,进军队锻炼两年出来后路子就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方寒。”周小钗从厨房里出来:“我差点儿忘了,你那本书成绩很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挑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可惜你是新人,吃亏,在排行榜上不太高,不过大伙已经很惊喜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但愿不让出版社赔钱。”

    “恰恰相反,要大赚一笔!”周小钗道:“下周你的排名还会上升,大伙一致看好能挤进前十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没把握,不知道欧美那边的胃口,这本书算是试水。

    “师母,他这几天又写了两本。”李棠从厨房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好啊,过年也没闲着,不错不错,等拿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等那本书成绩出来再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钱够花,倒是不急,通过这本书来试试水,看一下市场的口味,再决定出版哪一本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写得够快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吧,乱写一通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的力量果然强大。”周小钗摇头失笑:“多亏有李棠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,脸染红晕,忙扭头回厨房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两人这七天的荒唐,没想到他看着老实却那么坏,那么会折腾人,他身体太强,每次自己瘫软了他毫无倦意。

    先陪自己说一阵话,等自己睡了,他坐床上拿电脑打字,不知不觉中,两本书写完了。

    她读过这两本书,不合自己口味,王莹一定喜欢,她喜欢武侠小说,自己不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吃过饭,几人又闲聊了一阵子,天已经黑了,外面路灯亮起来,屋里越发明亮柔和。

    方寒看周小钗脸色不大好,问道:“师母,不舒服?”

    周小钗摆摆手: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母是累着了。”葛思壮道:“这几天一直没歇下来,像螺陀一样转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帮师母调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周小钗道:“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,抓起她皓腕,摇摇头:“亏损得挺厉害,师母何必硬撑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。”周小钗摇头:“总不能真躺下,别人还以为装病偷懒呢!”

    葛思壮有些愧疚,摇摇头,这世上谁能随心所欲活着!

    方寒按了两下她后背,周小钗不由发出一声呻吟,顿时嗔怪的扭头瞪他。

    “可舒服一些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扭扭肩膀,蹙眉:“奇怪,确实轻松了!”

    她肩膀一直绷得像两块铁,又沉又硬,头也跟着发沉,方寒一下把铁块弄掉了,浑身从没有过的轻松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就是度厄九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胆子忒大!”周小钗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套针法很妙,但练不得法确实会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练得得法了?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小钗,你可别小瞧了这小子,他还真练成了度厄九针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周小钗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葛思壮没好气的道:“我骗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看看方寒:“练成了也不能乱用,你也不懂医术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学着医术呢,……好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这才松下眼神,郑重叮嘱:“万一真治死了人,你无症行医,那是杀人罪的!……别好心做坏事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连连点头,她已经说过几次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唠叨了,你们今晚就睡这儿。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师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不好意思,就这么定了!”周小钗笑道:“人多热闹点儿,他那屋子冷冷静静的,实在不适合住。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又道:“妙妙,你别缠你嫂子!”

    葛妙妙不满的道:“妈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她觉得李棠很神秘很美,在厨房时一直跟李棠说说笑笑,喜欢跟李棠玩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