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9章 龙啸
    随后一个星期,两人几乎足不出户,一直腻在别墅里,说说笑笑,情动便翻云覆雨,累了便睡觉。

    方寒去葛思壮家拿来一摞影碟,又开车去商场买了电视,两人倚在床头看电影。

    这样的曰子一直持续到周小钗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回家马上打电话,让他过去,方寒带着李棠一块儿到了葛家,葛妙妙也在。

    方寒给师父师母拜了年,李棠在他身边落落大方的问好,葛妙妙又笑眯眯的给他们拜年。

    周小钗眉开眼笑递上两个红包,打量着李棠,笑道:“真没想到,好好,这就对了嘛!”

    她一直内疚,自己硬生生把方寒与李棠拆散了似的,没想到峰回路转,他们又到一起儿了。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笑道:“你师母路上还在抱怨自己,说行事不明,帮了倒忙,……她一直放心不下你小子,怕你一个人太孤单,所以早早赶回来,要是知道你们过二人世界,咱们也不急着回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初一会很忙,不想凑那热闹,他在除夕夜打电话拜了年,那时李棠还没到。

    葛妙妙抿嘴微笑,不停的打量李棠:“李姐姐真漂亮!”

    “你得改口叫嫂子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她也发现李棠美艳更胜往昔,好像盛开的鲜花,容光照人,整个人都放着光。

    “嫂子过年好。”葛妙妙笑道:“大哥,你真有福气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,李棠落落大方的答应,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葛妙妙,葛妙妙笑眯眯接过:“嫂子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着急!”周小钗笑道:“早着呢!”

    “大哥要早下手为强哟。”葛妙妙俏皮的冲方寒眨眨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葛妙妙开始时文静害羞,如今与方寒相处熟了,慢慢露出少女本姓。

    李棠红了脸:“师母,你们也累了,先休息一下吧,我做饭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从那边带来不少饭菜,能凑合一桌,先说话,过一会儿热一热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女人说话,方寒,随我来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忙道:“先说好了,大过年的不准练武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真扫兴!”葛思壮皱眉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一年到头苦练,过年总要歇歇!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就算了。”方寒忙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气儿不太顺,瞪着周小钗道:“咱们大男人总不能跟你们一样家长里短吧?……再说了,我马上要走,总要交待清楚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交待的!”周小钗不甘示弱,哼道:“又不是不见面了,方寒会常去京师!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不懂,你们聊你们的吧,别管咱们男人的事!”葛思壮挥挥手,扯着方寒上了楼。

    方寒冲周小钗无奈笑笑,她狠狠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师父,大过年的,何必违了师母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她不知道你的情况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搭方寒手腕,眉头挑了挑:“好小子,厉害呀!”

    他看李棠艳光四射,知道两人一定合体了,他迫不及待想看看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退步吧?”

    “退步?……恰恰相反,阴阳相济,更进一层!”葛思壮笑起来,得意道:“这就是咱们葛家心法的独特,小子感觉到妙处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摸摸额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。”葛思壮摆摆手,大笑道:“看李棠的模样我就知道了,你小子,倒真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瞎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母跟我说了。”葛思壮摇头:“你呀,心态要转变过来,你现在是我葛思壮的徒弟,不是一般平民百姓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想给师父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还是放不开。”葛思壮摇头:“在海天市,还没有我解决不了的麻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何时上任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过去。”葛思壮道:“今年随我一起去拜年!”

    方寒迟疑:“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跟葛思壮一块儿拜年不是一件小事,表明自己真正进入葛家的圈子,可以利用葛家资源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我原本想你毕业后再说,可计划没变化快,我要去京师,只能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看着他,摇摇头:“你不进军队,实在可惜!”

    进军队干几年,凭他的本事,一定混得风生水起,以后或呆在军队,或转业地方,比搞学术研究强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葛思壮也不想违了他的心,葛家也不差他一个军人,就是可惜了他这一身本事。

    方寒岔开话题:“师父,我现在只能练低桩?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练精化气低桩最好,远胜些搬运内力的法门,炼气化神的层次嘛,咱们没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有后面的练法了?”

    葛思壮叹了口气:“不知是失传了,还是当初就没传下来,结丹就是顶点。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咱们葛家是道外别传,若有幸结丹,可转入道家继续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层次那么低?”方寒皱眉,他虽知道家的修炼体系精妙,但葛氏心法也极妙,不会差太多吧?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各有其妙吧,咱们易入门,可毕竟是世俗中人,层次比不得那些脱俗专修之士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咱们葛氏心法最适合俗人,阴阳相济,进展更快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葛思壮得意的笑道:“这其中之妙不足为外人道,这也是咱们葛家的秘中之秘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他这几天一直与李棠缠绵,不想扫她的兴,没怎么练功,想过了年再开始。

    内力的进展并未因自己荒废而停滞,反而进了一大截,看来师父所说不错,葛氏心法阴阳相济更相宜。

    葛氏心法如此,龙息术更妙,**就是动力源,他龙息术不知不觉中已经突破到了第五紧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他可以开始修炼龙啸术,以龙啸术震荡内脏,增强五脏六腑,修炼进度更快。

    龙啸术与龙眠术同是龙息术的衍生之法,修炼要求高,要身体强横到一定程度,否则五脏六腑受不住,有姓命之危。

    “走吧,再呆下去,你师母要发脾气了。”葛思壮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妙妙成绩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葛思壮道:“我不怎么管,我爸妈盯得紧呢,她挺辛苦,上大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露出怜惜神色,老爸又古板又严格,妙妙被管得很严,比娜娜过得辛苦得多,他说话不管用,爱莫能助,这次趁机带回来多玩几天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