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8章 复合
    他一眼认出这个在梦里无数次出现的影子,冲出别墅来到大门口时,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的幻觉?

    方寒找了几圈,却不见李棠,不由颓然叹息,是自己思念太深所以幻觉?

    浑身力气好像被抽走了,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,一步一步挪回别墅,看着冷冷清清,只有灯光没有人气的冰冷别墅,他实在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站在别墅门口徘徊良久,他转身回望,小区门口热闹仍旧,但没有李棠,他没了温暖感觉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转身进了别墅,推开客厅大门之际忽然一怔,灵敏的嗅觉让他闻到一股熟悉而独特的幽香。

    他猛的冲进客厅,李棠一袭白羽绒服,如一朵白玫瑰亭亭玉立在屋中央,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思念如洪水冲毁堤坝,他一把搂她入怀,熟悉的幽香与温软让他越发用力,生怕是一场梦,醒来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李棠轻声呻吟:“疼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松手,仔细打量着她,她脸如白玉,眉宇间憔悴忧郁,眼波粼粼,深深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瘦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亮晶晶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方寒轻拭她眼角,轻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李棠柔声道:“我怕你一个人过年。”

    她家里很热闹,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都在,欢声笑语,她身处其间,想到方寒在众人喧闹喜庆之际,孤零零一个人住在空荡荡冷清清的别墅里,心疼难忍,再也忍不住,强令二哥开车送自己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再把她紧紧搂怀里,轻声叹息:“李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棠柔声道:“我不想与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息:“是我不好,你想做什么都好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轻声答应,紧紧搂着他:“咱们再也不分开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无法忍受相思之苦,数次到东南大学远远的看他,看到他孤寂清冷的走在人群里,恨不得冲上去扑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他当初的冷酷,决然的分手,她又忍住,自己再也承受不了了再一次受伤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嗯,再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他当初想得多,可与分手后的思念之苦想比,那些不值一提,即使未来要争吵,只要她还在身边,那就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李棠在他怀里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吻住她红唇,慢吮细揉,温柔而浓烈,她热烈的回应,恨不得把自己揉进他身体。

    两人情动如沸,方寒抑制不住情火,把她抱进卧室,压到床上,轻怜蜜爱,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年初一,清晨的阳光照到床上,她修长大腿露在被子外,在阳光下圆润光洁宛如象牙。

    方寒醒来时,她仍带着笑容酣睡,方寒爱意汹涌,再次搂她入怀。

    她忽然醒了,明眸一下瞪大。

    方寒低头亲一下她额头,微笑道:“过年好。”

    “过年好。”李棠伸手搂住他,偎到他怀里,深深叹息一声:“真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家人知道你过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二哥送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呢?”

    “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不要一块儿回去见你爸妈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你敢去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方寒再次搂紧她。

    失而复得方为珍贵,上一次的分手,刻骨铭心的痛苦,他才知道爱李棠这么深,这么放不开她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绝不会放手,她纵使要当模特,他也要千方百计护着她,努力不让她被那圈子染脏了。

    自己没实力,师母与师父有,为了李棠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等明年吧,二哥的女朋友去了我家,够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眉头一挑,大手又攀上她茁怒的玉女峰,感受着细腻与弹姓。

    李棠朝他怀里偎了偎,摇头道:“两个女朋友都到了,闹死了,你是没看到我爸妈的脸色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:“还没选好么?”

    “我那二哥真是极品,拖拖拉拉,选好了一个,却又舍不得另一个,无意中说漏了嘴,所以都跑到家里了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英雄气短儿女情长,你二哥也是姓情中人,理解。”

    舍弃一个喜欢的女人,其痛苦难以想象,爱得不够深才能轻易舍弃。

    “你爸妈怎么处理的?”方寒又问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他们懵了,我来的时候两个女朋友都在献殷勤呢!”

    “你二哥魅力真不小!”方寒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换了另一个人,两女早就跑了,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个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二哥人聪明,又温柔体贴,确实没得说,可就是这优柔寡断的劲儿,实在让人头疼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这个春节应该能定下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李棠摇头:“我看够戗,爸妈也花了眼,实在分不出高下,两个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方寒的脸色,李棠哼道:“你是不是羡慕二哥,也想享齐人之福?”

    方寒忙笑道:“有你一个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有良心!”李棠嗔道:“我不做模特了,要把你看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除了你,没别的女人会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哼,那是她们有眼无珠!”李棠得意的道:“罗亚男心里还有你,小王莹也对你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现在没了,上次她们三个一块骂我,说我是个最差劲的男人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:“谁让你那么狠心!”

    两人身体不着丝缕的贴在一起,感受着彼此体温,说不出的安心温馨,都不想起床。

    说了良久,方寒的肚子先叫起来,李棠这才依依不舍离开他,要起床给他做饭。

    凝脂白玉般的身子被衣裳包裹起来,方寒不舍的收回灼灼眼光,想起昨晚的激烈与荒唐,浑身又开始发热。

    李棠双脚刚一落地,蹙眉呻吟一声,倒回床上。

    方寒忙扶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慢慢站起来,动作僵硬笨拙,昨晚被他折腾得骨头都快散了,下体灼热疼痛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把她按到床上:“你休息,早饭我做!”

    “都快是午饭了。”李棠躺床上笑道。

    阳光照得屋子很明亮,外面不时传来零星的鞭炮声。

    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问她想吃什么,李棠摆摆手,随便吃点儿就好。

    幸福在她胸口涌动,在他身边,吃什么都好!

    方寒出了卧室进厨房,很快弄了两个菜,把小饭菜端到床上,铺上防水桌布,然后重新钻回被窝。

    两人甜蜜蜜吃着饭,外面大雪飘飘,屋里明亮柔和,李棠恨不得一直长驻此刻,时间不再流转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