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7章 谣言
    周三傍晚,他去沈晓欣家,在门口又看到了冯志林,正不依不饶的追着沈晓欣说话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若冰霜,一言不发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紧走两步,挡在沈晓欣跟前。

    冯志林西装革履,身上飘着古龙香水味,很有几分英俊潇洒,殷切的望着沈晓欣,对方寒看也不看。

    “晓颀,听我说,我真的没别的意思,只想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沈晓欣冷冷道:“冯先生,请回吧,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    “晓颀,何必呢,我真没有恶意!”冯志林忙上前一步,伸手拨方寒肩膀,却没拨动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望着他:“冯先生,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小的家教,别多管闲事!”冯志林阴沉下脸,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冯先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管不着!”冯志林一脸不屑神情:“你一个小家教一边去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看向沈晓欣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算了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你先回去,我跟冯先生聊两句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皱眉道:“方寒,别动手,不值得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也不看冯志林,转身回屋,她对方寒很信任,况且有周小钗葛思壮,冯志林也不敢怎么着他。

    冯志林刚想抢步上前,却被挡住,不由怒瞪方寒:“小子,识相的让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冯先生英俊潇洒,年轻有为,不愁没女人,何必非要纠缠沈姐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!”冯志林冷冷道:“别以为你能打,你能打得过多少人?……能打过十个人,我找二十个,能打二十个,我找四十个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打架可不是文明人所为,其实沈姐一直没嫁人,不是没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沈姐交过一个男朋友,刚要结婚男的却死了,后来沈姐找了一位大师算命,说她命太硬,克夫,所以她不再找男朋友,也不嫁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冯志林皱眉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也只是听说的,不过这种事嘛,宁肯信其有,不能信其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冯志林哼道:“你小子不是对她有心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起来:“我才多大,冯先生你也真能想,我有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冯志林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话可千万别对旁人说,不然我就没法做人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算你识相!”冯志林拍拍方寒肩膀,戴上墨镜,转身上了奔驰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这么黑的天戴墨镜可不是好主意。

    他转身回到大厅,沈晓欣已经换好了淡粉色家居服,关切的问:“没打起来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我告诉了他一个秘密,他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沈晓欣松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先要原谅我,这一招对沈姐的名声有碍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沈晓欣眉头挑了一下,笑吟吟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说沈姐你算过命,命里克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晓欣明眸瞪圆了。

    方寒忙笑道:“沈姐别见怪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沈晓欣指着他,没好气的道:“你怎造这谣言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不是一了百了了嘛,往后没男人敢再追你,清净了,……敢再追的,是豁出姓命了,那就是真喜欢你,一举两得嘛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想得出来!”沈晓欣摇摇头:“我这名声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沈晓欣叹道:“罢了,你说得也对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打量着他:“你馊主意不少哇,怎想出来这主意?”

    他看着沉稳,成熟深沉,没想到会想出这种主意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灵机一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机灵,怎跟李棠分手?”沈晓欣摇摇头,进厨房开始做饭,方寒给她打下手,洗洗菜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话一边闲聊,她又问起为什么跟李棠分手,她觉得两人挺般配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李棠一两句说不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钗跟我说过,说是你太固执,逼李棠放弃模特?……你也不想想,现在的女孩哪个没有明星梦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提到李棠,他心里空荡荡的,一阵索然,一切都变得没了颜色,即使美丽圆润的沈晓欣也好像失去吸引力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李棠是个很好的女孩,你该珍惜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已经被师母念叨得够呛,沈姐还是嘴下留情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抿嘴笑:“小钗可是深恶痛绝,骂你混蛋呢,这次可把她气得够呛,说一定要捧红了李棠,让你后悔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沈晓欣见他有些伤心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我那幅画卖不出去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不急,总有识货的。”

    “卖不出去就算了,拿回来吧,仓猝之作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方寒洗好了菠菜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关键是你没名气,所以很难卖,……现在的买家多是投资的,真正喜欢画的反而买不起,既喜欢画又买得起的,寥寥无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确实水平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副画意境极足,是上品,可惜现在的人太浮躁,看画多是奔着名气,很少看真正水平。”沈晓欣不以为然的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几天沈姐舒服点儿了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接过菠菜,笑道:“神清气爽,一点儿没了倦怠劲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这度厄九针确实厉害,我以前也做过调理,有效是有效,但比这个差远了,……对了,给小钗做过吗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母这两天见我就没好脸色,正躲着她呢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扑哧笑了,摇头道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沈娜放学回来了,跑进厨房看到两人一块儿做饭,笑嘻嘻的道:“真像两口子呢!”

    “沈——娜——!”沈晓欣蹙眉沉下脸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缩回去,一溜烟儿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两人顿时有些尴尬,沈晓欣拼命对自己说,问心无愧问心无愧,别心虚别心虚!脸却不知不觉的红了。

    直到沈娜换了衣裳跑下来,两人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看!”沈娜手里拿了两张卷子,得意的挥挥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又测试了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啦!”沈娜得意的道:“你可答应过要陪我旅游的!”

    方寒拭净手上的水,接过卷子看了两眼,点点头:“嗯,还不错,没犯老毛病,第几?”

    “第八。”沈娜悻悻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服气?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就差一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高考一分就差上几十名。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下次一定追上她!……小方老师,你说话算话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好吧,寒假出去旅游,去南方?”

    “我想出国!”

    沈晓欣想了想,点头:“……好吧,不过妈妈有事,不能太久,年前就得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真是的!”沈娜跺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不是完全放松时候,高考过后再痛快玩吧,稍微松驰一下,别把心玩野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也真扫兴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“行啦,就这么定了。”沈晓欣道:“去马尔代夫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哼一声,夺过卷子跑回楼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一直强忍着对李棠的思念。

    这思念如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,他克制得很辛苦,每次思念袭来,痛彻心痒,他忙练龙息术,靠着龙息术的专注压下痛苦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,一个星期,这种痛苦不但没随时间减弱,反而更强烈。

    每次上课,总转头看一眼,盼望李棠像从前一样,无声无息的坐到自己身边,带着淡淡幽香。

    十天过去,李棠再没出现,他渐渐死心,终于彻底的失去了她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寒假开始,他孤身一人无处可去,随周小钗沈晓欣还有沈娜一起去马尔代夫旅游。

    可惜美丽的景色却振奋不了他精神,没了李棠,这个世界再也不复生动与鲜丽,一切都变成了灰色。

    每天夜晚他靠着龙眠术入睡,清晨醒来,他久久不愿睁开眼,不想醒来,清醒了太痛苦太难受。

    在思念的洪流前,他强大的意志与精神脆弱得像一张纸,很多次他自己双腿移动,想要去找李棠,哪怕不跟她说话,只远远看一眼,只要一眼也能抚慰心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看他精神不振,沈娜她们知道原因,没多打扰,这个旅游也变得索然无味,匆匆回来了。

    春节到了,沈晓欣与沈娜要去沈白家过年,周小钗与葛思壮回京,要带方寒一起,方寒没去。

    除夕夜,小区大门口鞭炮齐鸣,业主们集中燃放烟花,煞是热闹,方寒站在别墅楼顶,看着远处的人们。

    礼花在天空绽放,映亮了天空,照着他忧郁的脸庞,他静静看着,看着热闹的人群心中越发惆怅寂寞。

    他脸色忽然一变,李棠!

    PS:很感谢大伙的支持,一直战战兢兢,不知道写得大伙满意不满意,写得很艰难很缓慢,头发都白了不少,这么努力成绩又不太好,更没自信了,大伙的支持对我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