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6章 痛骂
    方寒回到冷冷静静的别墅,颓然坐在沙发上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满脑子都是李棠,浮现她一颦一笑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彻底失去了她,再也不能拥抱她幽香的身体,不能吻她诱人的红唇,不能与她肆意聊天,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他起身离开沙发,上楼到练功房,不停气的修炼龙息术与低桩,拼命折磨自己才好受一些,才能不去想她。

    修炼龙息术与低桩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,摒弃万缘,专注无杂念,他喜欢这种状态,无忧无虑,无思无苦,恨不得一直沉浸于这种心境,不再想李棠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练了三遍龙息术,浑身疲惫难当,却抵消不了心里的痛苦,于是又强行开始练第四遍。

    眼前忽然一黑,他软绵绵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手机铃声响起,半晌过后才停下,过了一会儿又响起来,方寒仍昏睡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停歇,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刻钟,方寒别墅门铃响,方寒仍昏睡,大门打开,周小钗用钥匙打开了门大步流星进来。

    别墅亮着灯,周小钗皱着眉头扫一眼大厅,扬声叫道:“方寒?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她唤着上了二楼,很快敲响练功房的门,敲了两下没动静,她推门进去,看到倒在地板上的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苍白,躺着一动不动,身下是一大滩汗水,浑身湿得像从水里捞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小钗脸唰的一下白了,急步上前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手指探到方寒鼻前,她松了口气,轻轻摇晃他:“方寒?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身体软绵绵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瓣,又急又气的瞪着他,大拇指猛的按掐方寒鼻下人中,方寒缓缓睁眼。

    “师母?”方寒目光迅速恢复清明,疑惑的看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声音从雪白细密的牙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动一下,在她搀扶下艰难的坐起身,有些不好意思:“练得多了,累得睡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睡过去了?”周小钗咬着牙问:“没有大碍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腰酸胳膊疼,休息两天就好了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周小钗咬着牙,忽然用力去拧方寒腰间的肉:“让你练功!让你练功!”

    方寒被拧得呲牙咧嘴,忙一跃起身逃开。

    周小钗穿着高跟鞋苦追不放,非要拧他解恨,方寒躲来躲去,直到周小钗没力气了才停下。

    周小钗娇喘吁吁的坐到地板上,并着双腿,仪态不失优雅:“再这么吓人,我非把你宰了!”

    方寒嬉皮笑脸:“师母你反应过激了,我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反应过激还是你太吓人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也怕死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这么折磨自己是因为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点点头:“今天我跟她说清楚了,我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分手?!”周小钗哼道:“早晚有你后悔的,这么好的姑娘你不紧紧抓住,自己放弃,真没见过你这样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叹息:“没办法,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人家当初想让你别练武了,她提心吊胆,你不答应,她不还是迁就了你?……这一次换你了,你就不能迁就一下她?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不语,心有歉疚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好好想想,反悔还来得及!”周小钗摆摆手:“扶我一把,跟我回去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扶她起来,她身体轻盈,淡淡幽香,白皙光洁额头犹挂汗珠。

    方寒递上毛巾,她拭去汗珠,哼道:“你们年轻人呀,动不动就分手,再大一大就知道了,这是多么幼稚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方寒别墅,他驾着宽大的卡宴很快到了葛家,饭已经做好了,周小钗摆上桌,两人吃饭。

    他刚吃完饭,手机又响了,方寒拿出来一瞧,是宋玉雅的。

    接通后,宋玉雅道:“方寒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本来想请你吃饭,既然吃了那就喝茶吧,去我们学校南门的静心茶舍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后见。”宋玉雅说完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周小钗收拾好了碗碟,出了厨房:“女的?”

    “宋玉雅。”方寒摇头:“估计是来骂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就欠骂,去不去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当然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赶紧走,别让人家女孩子等。”周小钗摆摆手:“开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方寒答应,开着她的卡宴到了海天大学对面的静心茶舍,进去后找了一雅间坐下。

    淡淡茶香与古筝声缭绕,清幽宁静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,敲门响起,宋玉雅推门进来,王莹与罗亚男紧随其后,给屋里增添了几分亮色。

    她们脸色不善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笑笑,伸手请她们入座,然后让服务员上了一壶茶,他亲自沏茶。

    很快沏好茶,一一递给三女,他道:“你们是来兴师问罪的吧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要跟李棠分手?”宋玉雅喝一口茶,淡淡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道:“就是因为她要做模特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没有转寰的余的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方寒,我一直觉得你挺好,现在才知道看错你了,你太小心眼儿了,不是男子汉大丈夫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,宋玉雅王莹罗亚男轮流上阵,你一句我一句,把他斥得一无是处,简直是天底下最混蛋最差劲的男人,无可救药了,实在配不上李棠,分手是李棠的幸运。

    方寒由着她们数落,挂着苦笑。

    三女对视一眼,摇摇头,她们也骂得没意思,他软绵绵的就是不还嘴,不跟她们辩解,显然是好男不跟女斗。

    “算啦,甭骂他啦!”王莹道:“方寒,再问一句,你真要跟李棠分手吗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们好好照顾她,她心宽,过这一阵子就好了,很快会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一定会找个比你好的!”王莹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点点头,心疼如绞。

    “那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宋玉雅摇摇头:“你既然下了决心,咱们会劝李棠死心的!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宋玉雅起身,王莹与罗亚男跟着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可能没机会再见面了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们两个也权当做了一场梦,忘了彼此吧!”

    王莹惋惜的摇头,罗亚男凝视他片刻,三女离开了茶舍。

    方寒呆呆坐在桌旁,茶香袅袅,他心空荡荡的,惆怅与思念如潮水般涌来,他心疼得不会呼吸了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就拥李棠入怀,可惜今天过后,一切都成梦,随风散去。

    当初的甜蜜,如今的黯然神伤,问世间情为何物,为何如此伤人?

    李棠现在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他这念头一起,马上斩去,起身离开了茶舍,回到葛家。

    周小钗正在客厅里等着他,看他脸色不好看,柔声道:“吃些夜宵,早早睡吧,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方寒脸色苍白,缓缓点头:“谢谢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别练功太狠了!”周小钗郑重叮嘱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点头:“师母不问问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李棠的好朋友找你算帐了呗,能有什么好事?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她们痛骂了我一顿,我觉得她们骂得对,骂得好,我确实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啦,别多想了,睡吧。”周小钗拍拍他肩膀:“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,一切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点点头,起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