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4章 劝告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宋玉雅忽然出现,搂住她:“又跟方寒吵嘴了?”

    李棠抹一把眼泪,仍望着方寒消失方向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说。”宋玉雅搂着她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端给李棠一杯热水,宋玉雅坐到她身边:“一见面就吵架,这可不好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?”

    李棠这会儿平静下来,捧着杯子喝一口水:“他不想我做模特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那么想做那个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喜欢这种感觉,在灯光下,镜头前,自己整个人似乎在放光,很刺激,很兴奋!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:“他也太大男子主义了!”

    李棠叹道:“没办法,他这人看着温和好说话,可一旦拿定主意,谁也改变不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道:“他怎么都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在他跟模特之中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了模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你也太实在了!……先哄着他,以后他慢慢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跟他玩手段没用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道:“那你们这算分手了?”

    李棠默然,神情黯淡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你们两个好容易走到这一步,说分手就分手?”宋玉雅道:“去找周姐,我看他挺听周姐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黯然摇头:“没用的,他拿定了主意,师母也劝不动。”

    要真能劝动,他也不会接着练武了,周小钗对他练武深恶痛绝,却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知道!”宋玉雅道:“这个方寒,他还有理啦,我找机会好好骂他一顿!”

    李棠叹息,想到方寒冷冷眼神淡淡微笑的样子,心里一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没志气的劲儿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:“分手也是他的损失!他哪儿再找你这种大美人!”

    李棠没精打采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好啦,现在就去找周姐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师母在上班呢,还是另找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拖拖拉拉,现在就去!”宋玉雅道:“与其在这儿自悲自怜,不如行动起来!”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心如刀割,走在寒风里,滚滚内力驱不去心头的寒意。

    她是爱自己,那是感激自己舍身救她,由此生爱,可惜这种爱不足以让她牺牲自己的喜好。

    回到冷冷清清的别墅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,半天一动不动,直到肚子咕噜响惊醒了他。

    他起身做饭,神情专注一丝不苟,吃过饭后,他到楼上书房拿出高数,低头开始学习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儿流逝,下午没课,他在别墅学习一个下午,唯有专注的学习才让他不去想李棠。

    偶尔累了,掩书休息之际,李棠美艳的脸庞不时浮现,或笑靥如花,或冷若如霜,无一不美。

    每当此时,他凝神如剑,斩去这些绮思,强行让自己思索修炼。

    龙息术修炼一如既往的精进,深厚内力支撑下每天都在进步,葛氏心法却陷入停滞,低桩不敢多练,紫丹没扩散已经侥幸,凝缩得实在有限,这么下去,想让鸡蛋大小紫丹凝成米粟大小,不知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忽然下起了大雪,如一朵朵鹅毛从天空飘落,转眼功夫,地面已经铺上白毯。

    手机响,周小钗打来电话,让他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下雪了,我去沈姐那边蹭一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过来!”周小钗在手机里嗔道:“我有话对你说!”

    “师父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周小钗道:“这时候他更忙,……不跟你说了,开锅了,你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冒着大雪,他驱车到了葛家,自己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大厅里飘着淡淡香气,来到厨房,周小钗穿着米色家居服,戴着围裙正忙活,看他来了,笑道:“马上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冬天的太阳落山早,天黑得快,现在刚五点,还不到下班时间,她已经做好饭了,显然早就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周小钗揭开一个个不锈钢盖子,盖子下面是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热菜。

    方寒帮忙,十个菜很快端上茶,两人一边喝红酒一边吃,方寒精力消耗极巨,吃得格外香。

    周小钗轻晃着大红酒杯,慢悠悠的道:“你跟李棠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正埋头啃猪蹄,闻言一怔,慢慢抬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周小钗晃着酒杯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,思维电转:“她找过师母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放下酒杯:“我看她今天神色不对劲,没精打采的,就知道是跟你又闹别扭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我今天找过她,谈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坏小子,真让人家二选一?”

    “嗯,没别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是你的问题,不是李棠的。”周小钗正色道:“即使爱一个人,也不该舍弃自我,她想过怎样的生活,你应该支持,不该拖后腿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心胸不够宽广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冷笑:“爱就是要包容,没有包容之心,你是什么男人,对她有什么爱!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她真做模特,我们会不停的争吵,直至分手,与其闹成那样再分手,不如现在就分开,保留一分美好回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武断了!”周小钗不以为然的摇头:“她在我手上,我会把握分寸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这是我的问题,不在她,我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一定要分手了?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世事无奈,只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子!”周小钗恼怒的瞪着他: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师母,我很喜欢李棠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抓住,想那么多干什么!”周小钗哼道:“抓住现在,未来怎样谁能说得准,……啊,就你聪明,能推测到将来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她能放弃模特?”

    周小钗没好气:“凭什么她放弃,你不能放弃你的偏见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你应该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,我更理解李棠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嗔道:“说话呀,到底要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容我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太贪心了!”周小钗道:“李棠漂亮姓子又好,配你绰绰有余,你还这么多毛病!”

    方寒埋头吃饭不说话了,周小钗白他一眼,知道多说也没用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