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3章 选择
    随后几天,李棠一直不见方寒,她拼命克制自己,对自己下了狠心,每当想念方寒,就出去跑步。

    跑着跑着,她双脚不由自主改变方向,跑向东南大学,到校门口又折回。

    平时晚上跑步,一般四人一块儿出动,这几天只有王莹陪着她,罗亚男与宋玉雅体力跟不上,不陪她疯了。

    王莹取笑李棠说像戒毒,不至于这么想他吧。

    李棠没心思跟她斗嘴,等她谈恋爱就会明白了,说得再多她也体会不到。

    李棠白天打不起精神,晚上辗转反侧,方寒一直浮现在她眼前,她无数次变得软弱,想靠过去。

    每次受不了,就逼着自己去想他的可恶之处,想他跟罗亚男的关系,才稍微冷却一下冲动。

    方寒打电话李棠不接,过来找了她两次,李棠不在,知道躲着自己,也不再徒劳,两人陷入冷战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缓缓过去,方寒心里空荡荡的,好在做事一直需要专注,一旦专注起来,忘记一切,白天忙,晚上练功,经过龙息术与低桩,再加上练度厄九针,身体与精神都很疲惫,用龙眠术很快入睡,压制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紫丹结成,低桩修炼越发迅捷,每次精气化为滚滚内力融入紫丹,紫丹缩小一分,但很细微。

    低桩修炼有一个副作用,欲火越来越强,龙息术化解不净,积于体内,他强行压制着,有时会莫名的烦躁。

    方寒担忧,这么下去,欲火最终会冲破自己意志堤坝,把自己毁灭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只能减少低桩修炼,加强龙息术,这一个星期来,已能练两遍龙息术,进境喜人。

    周五上午,当李棠上完英语课,与一个女同学一块走出教室时,忽然停住,方寒正站在教室外,笑眯眯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女同学不算很漂亮,眉清目秀,笑眯眯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李棠摆摆手:“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女同学知趣的笑着挥手,上下打量几眼方寒才走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方寒跟前,冷冷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走吧,出去聊聊。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看着他,淡淡道:“有什么可聊的?”

    方寒揽起她细腰,李棠挣扎一下,闻到熟悉而心动的气息,一下失去了挣扎的力气,任由他带自己离开了教学楼。

    天气晴朗,风吹在脸上微微疼痛,嘴里呵出的是白气。

    李棠穿着紫色羽绒服,趁得脸白如玉,红唇如火,方寒总有吻上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两人朝着图书馆慢慢溜达:“还生气呢?”

    李棠冷若冰霜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周末出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李棠淡淡道:“你那么忙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苦笑,她仿佛变成了最开始认识时候的样子,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道:“罗亚男与她男朋友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李棠一怔,没想到他敢提这一茬儿,冷冷道:“你没自己问问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她的私事,我哪管那么宽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能忍得住!”李棠哼道:“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都有男朋友了,你总该放心了吧,还闹什么别扭?”

    李棠冷冷道:“你大可不必担心了,是一场误会,罗亚男对耿荣没好感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原来是这样,所以你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”李棠哼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她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这确实麻烦,我总不能把心挖出来给你看看,我的话你又不信,你说说,我到底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也太没自信了,觉得比不上罗亚男?”

    “她温柔如水,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类型,我哪比得上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各有各的美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只有你能说,是不是挺得意的?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是不是心里一直在比较我们两个?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额头,李棠难缠起来实在要命!

    “好啦,别心虚了,我理解!”李棠斜睨他:“走吧,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今天真有事,有一个广告要拍。”李棠看看手机:“估计师母要派车过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,想了想,把话咽了下去,刚见面不宜说这个,免得又把气氛搞僵了,重燃战火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有什么话要说?……说吧,吞吞吐吐可不像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模特做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李棠道:“有师母照料着,一切都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你将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方寒问:“毕业后做哪一行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哪由得我,现在找工作这么难,毕业就是失业,能找到工作就算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不是说过,毕业后进她公司嘛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想我去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进师母的公司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给师母找麻烦?”

    “师母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不客气!……我想做模特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皱眉,想了想,最终还是说出口:“我不想你做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棠哼道:“不会是你的大男子主义吧?我又不是你的东西,非要藏着不给人看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确实是自私。”

    “自私还理直气壮!”李棠哼道:“别以为这就是爱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你以为那圈子就那么好?真以为那么光彩华丽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我就是喜欢在镜头面前的感觉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说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做!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,她不甘示弱的看着他,倔强而坚定,两人目光似乎在空中撞出火星来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说道:“要是你只能在我跟模特之间选一个呢?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,冷冷道:“要是在练武与我之间选一个呢?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李棠冷笑:“说呀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两个我都想要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李棠冷冷道:“没有这种美事,只能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盯着他,看他这个样子,大恼:“我选模特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李棠僵在原地,怔怔看着他消失在自己视野,眼泪簌簌往下落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