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1章 模特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来到沈晓欣的画室,一个教一个学,待沈娜做完卷子跑进来,两人才停住。

    沈晓欣刚回家时很累很倦,这会儿戴着围裙,白玉似的脸颊沾了一块儿油墨,却神采奕奕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聪明,接触过才真正的了解聪明到什么程度,一点即透,且能触类旁通,反而开拓了自己的思路,扩张了自己的思维宽度。

    方寒看了沈娜的卷子,摇摇头:“速度是提上来了,马虎的毛病又犯了,……明晚再做两张!”

    “饶命啊!”沈娜大叫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累不坏!”

    沈晓欣担心的看着沈娜,方寒这话是对沈娜说,也是对她说的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歇一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这么脆弱怎么成?”方寒摇头:“要把高考当成一场战争,对手既是同龄人,也是你自己,未战先降太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一定能赢!”沈娜咬着牙恨恨答应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看方寒,方寒笑道:“沈姐,沈娜身体已经没问题了,有我照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把沈娜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得好像要把我嫁给小方老师似的!”沈娜咯咯笑了。

    沈晓欣顿时脸色变了,没好气的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别吓你妈了!”

    沈娜看沈晓欣变了脸色,吃吃娇笑:“妈,你也真敢想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沈晓欣道:“都大姑娘家了,别胡说八道,不成体统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明白啦。”沈娜忙不迭点头:“妈你就放心吧,我没爱上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沈晓欣有些不好意思,恼怒的拍一下她肩膀:“别在这儿丢人现眼,出去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好吧好吧,不打扰你们两个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脸挂薄怒,沈娜吐着舌头关上门溜了,沈晓欣有些尴尬:“这丫头!……现在的学生,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学生都早熟,不比咱们懂得少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晓欣摇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个小时,方寒看看手机,起身告辞,她意犹未尽,但时候确实不早了,孤男寡女呆一起不合适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沈晓欣刚做好早饭,方寒与沈娜一块儿过来,他手上拿着一幅画,画中是一片苍茫大地,秋意浓郁,看着画似乎有一股凉爽秋风拂面。

    “好画!”沈晓欣赞叹,端量着欣赏了好一会儿,直到沈娜催着吃饭,她才依依不舍的放下。

    “沈姐喜欢就留下。”方寒笑道:“昨晚我回去睡不着,画了它打发时间,很仓促,还能入眼吧?”

    “你很有天赋。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这样吧,把它挂到我画廊,看能不能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即使出版了小说,得了一大笔钱,其实还是不宽裕,住这里的花费很大,无时无刻不花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这水平怕没人买。”

    “你画得不错。”沈晓欣道:“技法生疏一些,意境已经出来了,灵气很足,总会有识货的!”

    “沈姐做主吧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过两天好好画一幅送给沈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等着了!”沈晓欣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扫一眼方寒的画,摇摇头:“老气横秋,没什么好的嘛!”

    “你眼力太差。”沈晓欣道:“你也该学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学,我闻不来那味儿!”沈娜忙不迭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沈晓欣无奈。

    沈娜闻不得松节油味,讨厌油画颜料,当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到学校上课,李棠又没出现,已经三天了,他心里空荡荡的,打电话她一直说自己忙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她是跟自己冷战呢,真的很想见她,于是两节课后,他没给李棠打电话,直接去了她们宿舍。

    传达室的大妈眼神炯炯,冲他笑笑,方寒进去时她特意扭过头,装没看到他,任由他进入。

    身后又有男生想闯进来,传达室大妈顿时恢复神勇,大声喝叱,把人撵走。

    他敲敲宿舍门,里面传来王莹声音:“谁呀,进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王莹,是我。”

    王莹很快拉开门,惊奇的看他:“方寒?快进来!”

    方寒进屋,里面只有王莹一个人,其余三女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你找李棠吧?”

    “她不在?……她没课吧?”

    “她被一辆车接走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接走了?”

    王莹想了想:“嗯,已经第四次了,我以为你知道呢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奔驰。”王莹蹙眉道:“李棠不是那样的人,可能有别的事,……你们最近闹别扭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一下,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习惯跟别人说自己的私事,可王莹温柔可爱,而且一片殷切关心的神态,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是男子汉大丈夫,怎跟她一般见识,宽容大量,早早认个错和好吧,别真伤了感情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她没说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莹摇头:“一直保密呢,她嘴很严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好,我就不打扰了!”

    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,自己在不太方便,万一有人进来看到,难免传出闲话去。

    “坐一会儿呗,喝口儿水再走。”王莹已经开始沏茶,茶香袅袅,绝非一般的茶叶。

    方寒盛情难却,没急着走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接茶,王莹忽然手一颤,茶水竟洒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王莹吓了一跳,忙不迭拿纸巾替他擦,方寒笑着说不用,王莹非要动手,两人正僵持,宿舍门忽然打开,李棠身穿淡紫羽绒服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她一怔,脸色一变,目光落在两人手上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纸巾,拭了拭手背,王莹红了脸,忙缩回手:“李棠,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“来得不是时候吧?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把纸巾放到桌上,道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管我去哪?”李棠冷笑:“真是打扰了!”

    王莹跺脚娇嗔:“李——棠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这个李棠还真能吃干醋,这都哪跟哪儿呢!

    李棠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对王莹摇摇头,露出歉意微笑,忙追了出去,一直跟着她到了树林间小径上才把她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李棠左臂挣扎着,想挣脱方寒大手。

    方寒沉声道:“李棠,咱们谈谈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谈的!”李棠冷笑:“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子,罗亚男,现在又是王莹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你说话靠点儿谱行不行!……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无德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男人都一个样,见了美女都挪不动腿!”

    “又是从宋玉雅那里听来的理论吧?”方寒摇摇头:“她没谈过恋爱吧?”

    “她懂得比谈过恋爱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理论而已。”方寒摇摇头:“世事无绝对,你该相信自己的眼睛,信任彼此,而不是不停的怀疑,自我折磨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敢说你忘了罗亚男?”

    方寒有些头疼,果然还是这个,叹口气,无奈的道:“我是没完全忘了她,才这么短时间,怎么可能说忘就忘,但那种感觉已经没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旧情复燃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哼,我觉得你还能回到她身边!”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了,你好好想想,我可能这么做吗?”方寒摇摇头,正色问:“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?有车接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是师母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;“师母找你做什么?……不会是教你厨艺吧?”

    “师母请我当模特。”李棠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紧锁:“做模特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李棠得意的道:“做她们公司的平面模特,挺好玩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做了!”

    李棠一怔跟着惊讶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不喜欢你做模特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是我的自私吧,我不想自己女朋友被别人看来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代啦,你真是老封建!”李棠哼道:“大男子主义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无论怎样,别再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想做。”李棠咬着红唇用力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说什么都没用,我一定要做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径直回了葛思壮家,用钥匙开了门,进练功室先做了一遍龙息术,再站低桩。

    周小钗回来时,看到院子里的单车知道方寒回来了,进屋见方寒正坐在沙发上静静等自己,她笑道:“怎么啦,今天这么老实,不在练功室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李棠正做你们公司的模特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周小钗进去换了一件白色家居服出来,戴上围裙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吧,”方寒摆摆手,皱眉道:“师母,我不想李棠做模特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