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0章 调理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方寒一直在研究度厄九针,想洞彻其中奥妙,越研究越觉滋味无穷。

    给李棠打电话,李棠一直冷冷淡淡的,说有事,不能跟他见面。

    方寒去她宿舍一次,李棠真不在,不是敷衍自己,但她确实是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他沉浸于度厄九针的无穷奥妙中,不理自己便不理自己罢,过后再说,度厄九针更吸引他精神。

    每天早晚两次,他去沈晓欣家给沈娜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他用内力凝成气针,在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持下,内力越来越精纯凝练,气针越发凝实,效果渐渐变强。

    开始时,气针在沈娜体内只能支持十分钟,十天之后,支持两个小时,效果比金针更好。

    沈娜病情大有起色,几近痊愈,每晚他以气针扎下,她能睡一个好觉,激发了自身的恢复能力,正气强盛。

    扶阳扶强,激发身体潜力,以体内正气驱邪辟死,这是度厄九针的宗旨,他气针之法深得其妙。

    看到沈娜一天一天见好,沈晓欣放下心,早饭晚饭越发用心。

    冬天的太阳偷懒,落山格外快,暮色很快笼罩大地,方寒下了课,直接骑单车回别墅。

    他平时不开车,去海天大学倒无所谓,反正很少有人认识自己,开到东南大学,就太招摇了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力流转不息,寒气不侵,即使骑着单车,穿着单薄的衣衫,也不觉得寒冷,反而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回了别墅,他把车子放倒在草地上,直接去沈家,沈娜已经回家,穿着粉色家居服跑着迎出来,恢复了活泼好动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看看!”她拿着几张卷子,冲着方寒得意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考试成绩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全校第八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我没犯马虎毛病,你当初答应的要算数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我瞧瞧。”方寒接过卷子,迅速扫一眼,点点头:“这次的测试挺有难度!”

    “最难的一次。”沈娜昂着头:“老师说要看一看大伙的潜力,所以试题很难,比高考难一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你确实没犯老毛病。”方寒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不过你该解出这几道题的!”

    “时间太紧了嘛!”沈娜撇撇嘴:“再给我半小时,我一定解得出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再有半小时,别人也解得出。”

    沈娜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总之,你还得用题海战术,再增加一点儿熟练度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娜苦着脸:“做题做得要吐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应对考试的最好方法,咬牙挺住,上大学就没这么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小方老师你还那么累,要做那么多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将来搞研究,要累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,门铃响,沈娜去开门,方寒跟着出去,到了大门口时眉头挑了挑,沈晓欣穿一身严肃职业装,掩住曼妙身段儿。

    她身边站着一英俊青年,是上次送她回来的冯志林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铁门出去,冲冯志林点点头:“冯先生,谢谢你,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冯志林西装革履,皮鞋在路灯下闪光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冯先生您贵人事忙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冯志林无奈的耸耸肩:“那好吧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上了奔驰车,消失在小区,三人进了大厅,方寒道:“沈姐,他没死心?”

    “这人很讨厌,他查过咱们,知道了你身份。”沈晓欣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要演一出戏给他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沈晓欣摇头:“骗不过他的,实话跟他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脸皮有一定厚度,绝不会轻易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应对之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她这么美貌,这些年一定应付了很多男人的追求,定也有一些厉害手段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这次考试没犯错,还剩一次啦!”沈娜抖抖卷子,得意的道:“做好旅游的准备呀!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食言!”沈晓欣挂好皮包与外衣,灰色羊毛衫裹着丰满诱人的身体,她道:“就怕你得意忘形,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就等好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有些疲惫的摆摆手:“好啦,你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她脸色不好看,皱眉道:“沈姐,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有点儿累。”沈晓欣无力的坐到沙发里,按按太阳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坐到沈晓欣身边,拿起她手腕,三指按上关脉,沈晓欣触电般缩一下,却被方寒捉住不能动弹,红晕在脸上化开。

    沈娜抿嘴忍住笑,叫道:“我先上去啦,小方老师你等会儿过来,我有题要问你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闭着眼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丝内力进入沈晓欣身体,所过之处清晰映在他脑海。

    沈晓欣努力维持平常心,一个劲对自己说,他只是孩子,别胡思乱想,别胡思乱想!

    方寒睁开眼:“沈姐,你血气不畅,忧思积郁,凡事想开点儿,放开心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暗松口气,又有些恼怒他刚才的唐突,却又不能发作,显得自己心虚,淡淡道:“说来容易做起来难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:“沈姐,我帮你调理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你会医术?”沈晓欣眉头挑了挑:“不会是那度厄九针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该怎么做?”沈晓欣痛快答应,她对方寒很信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仰面躺下就行,浑身放松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按摩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没那么麻烦,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沈晓欣去换了一身家居服,然后仰躺到沙发上,方寒忽然伸手在她怒茁双峰间一按。

    沈晓欣“嘤”一声呻吟,脸一下红了,忙坐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收手,笑道:“沈姐,如何?”

    沈晓欣一怔,察觉出不同,想了想,摸摸心口:“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堵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这些曰子心口一直堵得慌,血气好像都憋到了胸口,又累又烦,睡不好吃不好。

    方寒按这一下,像一根针扎破堵塞,顿时通透爽利,舒服得像洗了热水澡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一下是度厄九针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练了?”沈晓欣摇摇头:“小钗知道一定要唠叨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是怕我闯祸,……度厄九针很神妙,就是施展的条件太苛刻,强行施展易伤人,我恰好符合条件,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钗可不会听。”沈晓欣摇头:“她太紧张你了,我看对你比妙妙还要上心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好还是别跟她说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摇摇头:“我不想瞒着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也好,”沈晓欣道:“不过她可顽固得很,你得费一番口舌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师母并非不通情理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安静下来,忽然有一丝尴尬,沈晓欣忙道:“沈娜在上面等你呢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一进屋,沈娜便露出古怪的笑。

    方寒莫名其妙: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跟妈妈做什么了?”沈娜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调理一下身体,……你这丫头,一脑袋不健康思想!”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:“我妈这么漂亮,我不信你不动心!”

    “让你妈听了,非要教训你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好啦,接着做题吧,今晚把这两张卷子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两张!”沈娜惨叫一声:“今晚甭想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你做题慢吞吞的,这坏习惯得改!”方寒道:“现在开始,两个小时内一定得做完!”

    “做不完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去旅游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坏死了,好吧好吧,我做就是了!”沈娜嘟着嘴开始做题。

    他下了楼,沈晓欣已经做好了饭,沈娜大声说不吃饭了,要做题,沈晓欣不勉强,做个夜宵就是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面坐着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沈晓欣拼命想话题,想打破尴尬,终于找到了,忙道:“方寒,今天开始我教你画画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,我一直想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根基打得很牢,我只教你一些基本技巧,其余的你自己发挥,老师当初就这么教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