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9章 冷却
    手机响,李棠拿来一瞧,抛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方寒的?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“哼,甭理他!”李棠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王莹斜睨她:“真不理他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小王莹,你也喜欢他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莹顿时红了脸,嗔道:“你真以为他是万人迷呀!……也就你自己拿着当宝贝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你的小心思能瞒得过我?”

    王莹扑过去:“气死人啦!”

    李棠一边躲闪,一边看着床上的手机,手机再响,她伸手拿过来,王莹一把夺过了:“真矫情,你不是不接嘛!”

    “小王莹,看打!”李棠反扑过来,王莹拿着手机躲避,很快被压到床上,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李棠刚夺过手机,铃声停下。

    李棠看一眼屏幕哼道:“臭家伙,真没耐心!”

    “真是他打来的?”王莹秀脸绯红,妩媚娇艳,一边打理着凌乱秀发一边说道:“他挺有耐心的嘛,打过来两次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又替他说话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说就是了,劝和不劝离,我可是好意,你是不识好人心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:“赶紧接吧,万一真有事呢!”

    李棠顺势下台,重拨了电话:“喂,有什么事?……没功夫,我今天不想出去了,你别来,来也没用!……再见!”

    她狠狠按了挂机键,把手机抛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无理取闹!”

    “我就无理取闹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宿舍门被推开,罗亚男一身淡紫色羊毛长衣进来,看她们神情有异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宋玉雅朝李棠呶呶嘴。

    罗亚男望向李棠:“又怎么啦?……我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,扭过身子不看她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“她吃干醋呢!”王莹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更觉得奇怪:“吃我什么醋?”

    “你跟方寒呗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忙摆手:“我可再没见他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跟方寒说,你又谈恋爱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”罗亚男深潭般眸子一闪,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我今天跟他在餐厅看到你与耿荣,说你们恋爱了,你是没见着方寒当时的脸色!”

    “你够无聊的!”罗亚男摇头,轻盈的攀到上铺。

    李棠盯着她:“你不想知道他的反应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关系了!”罗亚男一边拿出包里的书,淡淡说道:“什么反应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别口是心非了!”李棠冷笑:“他说不定会来找你呢,你告诉他实话好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会说是真的!”罗亚男摇摇头:“李棠你这又是何必,自讨苦吃,走我的老路!”

    “他对你藕断丝连,我有什么办法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他真全都忘了,你能喜欢他?”罗亚男冷笑。

    李棠一怔,默然不语,罗亚男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自己并不是一下爱上方寒,是好感一点点儿增加,积累到一定程度,在他救自己那一刻产生质变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搭理他,先是因为他可怜,太重感情了,若他真薄情寡义,自己倒不会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眼光从书边斜出,睨李棠一眼,摇摇头:“恋爱中的女人啊……,可悲可叹!”

    李棠坐到床上,叹了口气:“唉……,真的好累!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明白这提心吊胆的滋味了吧?找男朋友不能找太喜欢的人,受不了,会短寿的!”

    李棠苦笑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歪头看她,笑道:“真有这么累?我看你挺幸福的呀,神采飞扬,眉眼带笑的,一看就知道是谈恋爱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说了你也不懂,没谈过恋爱的小宅女!”

    “李棠,你真恨人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道:“李棠,你太贪心了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也不想这样的!”

    宋玉雅叹道:“方寒有那么好吗?让你这么死心塌地,陷得这么深,没了自信,快失去自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这样的。”李棠叹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李棠你得明白,再这么下去你就危险了,他会烦的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冷却一下吧,感情也要讲火候的,太浓了不是好事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冷却一下……”李棠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隔几天再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试试吧。”李棠没信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怀疑自己能不能忍住,这么一会儿不见,她就有点儿想他,想跑到他身边,几天,那真是要命了!

    “火候太过会伤人伤己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这种女人不动情则已,动情了就不得了,悲剧啊!”

    “宋姐你就说两句好听的,好不好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好吧好吧,忠言逆耳,我不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别墅里,方寒挂了手机,摇头失笑,李棠脾气变化得快,不陪自己也好,方便研究度厄九针。

    他排除杂念,试着练度厄九针的心法,一针一针的练,驾驭内力的心法很复杂,他一直用低桩催动内力流转,还没这么精细过。

    亏他有强大的精神力量,练了一个下午还是掌握了九针心法。

    傍晚,他来到沈家,用钥匙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沈娜正倚靠沙发上,无精打采的跟他打个招呼,沈晓欣在厨房里忙,听到他来,打个招呼又匆匆钻回厨房。

    “沈娜,我看看。”他坐到沙发上,搭了搭她手腕,一道如丝内力钻进她身体,他皱眉,经络再次僵滞。

    让沈娜转过身,他骈指轻点后背几处: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沈娜惊奇的点头:“一下暖和了!”

    方寒这几下是运行度厄九针的心法,将内力运用到手指上,手指为金针,刺了她几处穴道。

    这几处与费飞扬当初下针处不同,效果却一样,周身经络十二个时辰运转,那僵滞的几个结点也运动,他化去了结点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,你练了那针法么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要不就跟我身上试试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算了,你妈知道了非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别人!”沈娜摇晃着他胳膊撒娇:“我相信小方老师你!”

    她崇拜方寒,觉得他无所不能,对他极信任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好啦,我要见识一下的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一定一定。”方寒忙点头,看沈晓欣出来,忙停嘴,惹得沈晓欣怀疑的望过来:“娜娜,是不是说我坏话了?”

    沈娜忙叫道:“我比窦娥还冤!”

    “嗯,这会儿精神头好些了,吃饭吧!”沈晓欣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小方老师厉害,他这么按了几下,我一下就暖和了!”沈娜赞叹。

    “吃了饭赶紧去睡觉,别缠着方寒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嗔道:“我不是还要上课嘛!”

    “这两周不上课了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我一点儿不累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累方寒累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沈娜无奈的撇撇嘴:“小方老师,咱们吃饭!”

    她喜欢呆在方寒身边,温暖舒服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看着两人背影,摇摇头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