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8章 试探
    他到自己别墅书房,打开那本崭新的手抄本,细细阅读,看完过后掩卷叹息,精妙!

    度厄九针先指明九个秘要穴道,针对每个穴道有一种下针的心法,附着独特的内力,九针同时下去,可起死回生,刚咽了气也救得回来,垂危之人可延命数天。

    针对各种病症,可取九个秘穴中数个或一个,变化在乎一心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潜心研究人体奥妙,看出这针法之妙来,这九个秘穴,乃是催发人体潜力的秘窍。

    但这九个秘穴并非固定不动,在人体内一直流转循环,想寻找到这九穴,需要清晰的内视,精微的内力,找不到秘穴一切皆空。

    怪不得费飞扬一定要把这度厄九针传于自己。

    他正在研究,李棠打来手机,问他在哪儿,想见他。

    方寒驾宝马出了别墅,马路上干干净净,昨天密密麻麻的小雪仿佛没下过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先到停车场,然后来到海天大学的食堂,李棠等在食堂门口,淡粉韩版长衣,亭亭玉立,冷艳高傲,来往学生频频偷看。

    方寒到了近前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!”李棠哼道:“你上午又没课,忙什么呢?……别告诉我练功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沈娜病了,带她去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跟沈姐一起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有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哼!美人相伴,很快活吧?”

    “哪顾得这些,沈娜高烧得厉害,挺吓人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紧?”李棠收起醋意正色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沈娜挺可爱的。”李棠松口气,挽起他胳膊,周围经过的男人们扫视方寒,暗骂又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食堂,方寒买四道菜,她去买米饭与馒头,两人分工合作,很快打完饭,面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方寒,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。”她吃了两口米饭,光洁如玉的脸庞似笑非笑:“罗亚男确实谈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面不改色,淡淡道:“跟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昨天咱们见的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真没想到,那耿荣把女朋友甩了,重新追求罗亚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漫不经心的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紧盯着他,哼道:“这种家伙,罗亚男不知怎么想的,也能接受!”

    “她接受了?”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早晚的事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应该不会,罗亚男没那么蠢!”

    “哼,她当初跟侯少辉好,就不蠢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跟谁谈恋爱是她自己的事,咱们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就眼睁睁看着她又往火坑里跳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怎知那就是火坑?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无情的!”李棠哼一声,低头接着吃饭,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棠!”方寒暗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忽然捅捅他胳膊:“快看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去,罗亚男与一个英俊青年走进食堂,正是那耿荣,耿荣脸带微笑,浑身洋溢着饱满热情,罗亚男神情冷淡。

    方寒皱了皱眉,李棠道:“看到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又接着埋头吃饭,李棠似笑非笑盯着他:“是不是心里不好受?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棠摸摸自己的美艳脸庞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你呀,真够无聊的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心虚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懒得啰嗦!”方寒摇头道:“吃饱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跟罗亚男打个招呼呗!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餐盘便走,李棠瞪了他背影一眼,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没课,去哪儿?”李棠追上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练功!”李棠沉下玉脸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控制得了?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也是惜身的,哪会再胡来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李棠哼一声,道:“不过你真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!”李棠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有一点儿吧,但我跟她确实没关系了,管不了那么多,我无权干涉她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她走错了路?”

    “对错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,怎能把自己观点强加于别人头上?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!”李棠哼道:“我看呐,你是生气了,不用掩饰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好吧好吧,我会找她谈谈的!”

    “终于说实话了吧!”李棠冷笑:“就知道你难忘旧情!”

    方寒揉揉太阳穴,有些头疼:“别无理取闹了!”

    “谁无理取闹了!”李棠明眸一瞪:“明明是你忘不了她,还是我的错了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非草木,怎能说忘就忘?……你原本挺大方的,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?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可理喻,你找可理喻的去好了!”李棠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方寒摇头,旁边人们望过来,埋怨瞪他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便走:“去找你的罗亚男吧!”

    方寒看着她跑着离开,无奈摇头,现在追上去只会火上浇油,不如等她冷静冷静再说。

    他在后面跟着李棠,看她跑进了宿舍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啦?”宋玉雅正准备爬上床,宿舍门“砰”一声撞开,李棠冲进来趴到床上。

    王莹正躺床上看杂志,忙放下杂志来到李棠床边:“李棠,怎么啦?……哟,哭啦!”

    宋玉雅爬上床,皱眉道:“又是方寒吧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他!”李棠坐起来,抹一把眼睛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真掉猫尿啦,你不是最瞧不起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女人嘛!方寒又怎么惹你啦?”

    “别提他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好好,不提不提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别理我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:“说说吧,有什么委屈都倒出来,咱们听着呢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说说他是怎么惹你生气的,这家伙真是坏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十有**是李棠的问题!……方……他怎会惹李棠,应该是李棠你主动找人家麻烦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宋姐,你到底是哪头的?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“被我说准了,又无理取闹了吧?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谁无理取闹了,他旧情难忘,我能不生气嘛!”

    “因为罗亚男?”

    “我骗他说罗亚男又找男朋友,他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!”

    王莹摇头:“你骗人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试探一下嘛,一试就试出来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你呀,自寻烦恼!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你肯定受不住他的哄,三两句就投降了,很快就合好!”

    “这次绝不轻饶他!”李棠咬着红唇哼道。

    “适可而止吧,别真伤了感情,闹大了没什么好处!”宋玉雅摇头:“他算是不错了,你就知足吧!”

    “宋姐喜欢就拿去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宋玉雅斜睨她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宋姐也动心了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他除了长相差点儿,别的真没的说!”宋玉雅淡淡道:“行事稳事心智成熟,难得一见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是呀是呀!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哼道:“你们盯着他的好处,怎么不看他的弱点,呆板无趣,沉闷之极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真那么没意思,你怎么还天天腻着他!”

    李棠明眸一瞪:“小王莹,小心九阴白骨爪!”

    “瞧把你紧张的,放心吧,没人跟你抢!”宋玉雅摇摇头,淡淡道:“就你把他看成宝贝!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