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7章 赠针
    他握住沈娜手,送进去一丝内力,银针忽然齐齐颤动,如麦浪般起伏,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众人都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费飞扬雪白的眉毛一挑,讶然道:“小兄弟好功夫!”

    方寒内力在沈娜体内一转即探明,经络虽没完全通畅,但远胜先前,九支长针就能做到这般,费飞扬名不虚传!

    他摇头笑笑,松开沈娜的手:“费老好手段!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夫压箱底的本事,没效果就黔驴技穷了。”费飞扬呵呵笑道:“小兄弟你能练出办气来,才是真厉害,练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为难神色。

    费飞扬点点头:“是我唐突了,葛家绝学不能外传的,……你能凝练出内气,怪不得葛老头变开明了!”

    “费老,你就甭提什么绝学了!”周小钗道:“一天到晚被他吓死!……娜娜不要紧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,开几味药回去吃吃看。”费飞扬笑道:“小兄弟,我这套针法还可以吧?”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精妙绝伦。”

    没有内力的九支针达到内力疏通的效果,这套针法当真精妙,蕴含着一些自己没窥破的奥妙。

    “传给你怎样?”费飞扬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费老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这九针有一个名头——度厄九针,据说是费家先祖一代一代传下来的,费飞扬逮着人就教,生怕绝传了似的。

    学过度厄九针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效果一般,出问题的倒不少。

    祖宗传下来的中医博大精深,真正能学成神医的又有几个?度厄针九也一样,针法不错,掌握却难。

    费飞扬道:“小钗,度厄九针一定要教他的!”

    “费老,他不是学医的,”周小钗道:“没基础,学了针法只会闯祸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即使会了针法,谁敢让他医治?治出问题麻烦就大了,不如不学,又不是找不到医生。

    “我这针法别人得不到精髓。”费飞扬道:“这小兄弟就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周小钗坚决的摇头。

    费飞扬急得抓耳挠腮:“这度厄九针要用内气驱动,我天赋不行,凝不出内气来,只得皮毛,这小兄弟不一样,度厄九针算是遇到明主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不答应。
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他一点儿根基没有,再聪明也成不了名医,何必浪费精力,他时间本就不够用的!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真固执,不愧老葛家的媳妇!”费飞扬恨恨瞪她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:“费老,你这度厄九针满天下人都会,甭担心失传!”

    “不想跟你这坏丫头说话!”费飞扬扭过头,看看沈娜的脸色:“嗯,小姑娘身体很好,回去千万别吃凉寒之物!”

    “费老,她要不要再来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费飞扬哼一声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费老?”周小钗嗔道:“你老人家不会迁怒于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忒小瞧老夫了!”费飞扬哼一声:“有这小兄弟在,她没问题,他累一点儿就是了,你们给他好好补身体吧!”

    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费飞扬道:“他一直用内气调理小姑娘的身体呢,每天两次,一个月就差不多了,比老夫更快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谢谢费老,咱们就走啦!”周小钗起身,生怕他再出什么招数,非要传方寒度厄九针。

    费飞扬没好脸色,给沈娜起了针,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他们出了山庄,方寒扭头看一眼,这度厄九针深藏奥妙,他很想探究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师母既然发话,他总不能当面违逆,让她下不来台,曰后过来找费老就是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想学那度厄九针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一艺傍身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一声:“你要是学别的,我绝不拦着,这度厄九针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这度厄九针学不好会杀人的,学过这针法的很少不出问题,轻的还好,有的甚至坐了牢!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这九针比一般针灸的针长,很容易出问题,学一套随时会惹祸的针法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他想的不是救人,而是针法的奥妙。

    三人快要走完羊肠小道,后面传来呼唤声,那叫小惠的姑娘一溜小跑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惠?”周小钗笑道:“要去我家住一阵子吗?”

    小惠笑道:“爷爷正生周姨你的气呢,让我别理你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:“真小气!”

    小惠把一小臂长的紫檀盒子递到方寒跟前:“这是爷爷送给这位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接过了。

    小惠不等他打开,扭头一溜烟儿又跑了,到了山庄前停住,转身冲众人挥挥手,然后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费老是铁了心啦!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别看我,你既然想学就收下吧,但得答应我,不准随便用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打开紫檀盒子,里面是九根金色长针,看光芒似是真金,他取出一根,柔软如胡须。

    “这么软怎么用?”沈娜趴在他后背,打量着金针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不会真是金子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费老倒看得起你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能用吗?”

    方寒注入内力,“嗤”的一声轻啸,金针陡的竖起,笔挺刚直,金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给你呢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“好玩好玩。”沈娜笑道:“内气真像武侠小说里那样?”

    “小说是小说。”方寒摇头:“经过夸张与加工,这不是内气神奇,是这针的妙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根针能值多少钱呀?”沈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摇头,把金针都拿出来,金色锻子下面还有一层,放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崭新的书册,封面写着度厄九针四个大字,翻开里面是毛笔正楷小书,繁体竖写,圆润秀丽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周小钗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把书收入怀里,针放回盒子,三人已经到了车前。

    “你来开车!”周小钗白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把沈娜放进车,驱车先回望海花园,周小钗要回公司,他则回家,迫不及待想研究一下度厄九针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