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6章 寻医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骈指如剑,轻轻一刺她左肘,沈娜呻吟着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沈晓欣忙探身叫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?”沈娜想起身,但浑身关节疼,眼前发黑,不敢动作了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柔声道:“不要紧,只是发烧了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舒服,想上楼拿药吃的,上了楼一下就什么不知道了。”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,你怎么也来啦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今天降温,你偏偏穿那么少,这就是美丽的代价,别说话,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去医院,已经叫了救护车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忙叫道:“我不去医院!”

    “听话!”沈晓欣柔声道:“去医院看看,挂上点滴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不喜欢医院的味儿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向方寒,她现在最听方寒的话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感冒有多种,不能乱吃药,……沈娜,别让你妈艹心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罢,我开车送你,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你得陪着我!”沈娜无奈的哼了哼。

    沈晓欣松口气,忙找来羽绒服给沈娜穿上,方寒把她抱车里,驾着沈晓欣的宝马一溜烟儿到了军区医院。

    半路上,沈晓欣给周小钗打电话,周小钗很快安排好,直接去找安主任。

    小雪飘飘扬扬,地上铺了一层白,车里温暖如春,舒缓柔和的音乐飘荡在整个车内。

    沈娜躺在沈晓欣怀里,眼睛失去光泽,时而睁开时而闭上,精神恍惚,全无平时的活泼明朗,沈晓欣心疼如绞。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车内后视镜,摇摇头:“沈姐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叹:“我能代替她该好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感冒发烧很平常,她身体好,过两天就活蹦乱跳了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沈晓欣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宝马驶进军区医院,他抱着沈娜来到急诊,一个秀美中年女医生等在那里,正是安秀英主任。

    她带两个医生把沈娜接进急诊室,半晌没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竖起耳朵听了听,急诊室里几个医生正讨论,建议先把烧退下来,再做一个全身检查。

    安主任很快出来,把决定一说,沈晓欣顿时急了:“娜娜她很严重么?”

    “目前看,好像不是感冒引起的。”安主任缓缓摇头:“找不到感染源,先做一个全身消炎,把烧退了,观察两天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,回家挂点滴可以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拿了药回去打也行。”安主任点头:“过后别忘了做一个全身检查,小心一点儿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方寒谢过安主任,先去拿了药,又把沈娜抱回车,重新回了沈家,沈晓欣打话叫来社区保健医生,挂上点滴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直坐在沈娜床边,方寒在一旁陪着。

    挂完点滴,沈娜沉沉睡过去,沈晓欣也心焦力悴,方寒也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家后,想了想,忽然开车去了一家书店,买了几本中医经典。

    得益于强大精神与紫丹,他内视历历在目,内景清晰,清楚看到体内每一条经络,每一个器官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远不能治病,只能看清问题出在哪里,怎么治却束手无策,内力不是万能的。

    他能看到沈娜体内情形,知其然不知所以然,更别提着手医治。

    他内视清晰,看医家著作事半功倍,但中医博大精深,黄帝内经,难经,金匣要略,还有几本医学经典,他一晚上翻看完,大有收获,但对中医而言,甚至皮毛都没摸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他就到了沈家,沈晓欣穿着睡衣,一脸憔悴的给他开门,方寒道:“沈姐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做了一晚的噩梦。”沈晓欣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太脆弱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又烧起来了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上楼来到沈娜旁边,摸摸她额头,滚烫与昨天相仿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好像过了药劲,早晨才开始烧。”

    方寒探了探沈娜手腕,内力化为一丝,慢慢在体内流转,看得清楚,眉头却紧锁着。

    她体内气息郁结,一段一段儿,好像被截断了的公路,气息不能相连,又没完全断开。

    他看了所有经络,最终找到了源头,竟是在眉心位置。

    那里不停散发着缕缕寒气,细微至不可察,但随着气息流转,弥散到全身时变得厉害,激起身体的自动防御,导致发烧。

    他犹豫一番,最终还是不敢把内力运到她大脑,大脑太脆弱,自己又是生手,一个不好后果严重。

    他想到一个笨法子,内力从手少阴心经进入,催动其运转,令体内的气息变热,化解双眉间冒出的寒气。

    约过了一刻钟,方寒收回手。

    沈晓欣静静坐在床边没打扰他,她与周小钗无话不谈,知道是他救了葛思壮,他有些奇奇怪怪的本事。

    方寒睁开眼,她忙问:“怎样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摇头:“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明白,最好找个医生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算严重吧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打完那些药再去检查还是现在就去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摸沈娜:“退烧了!”

    “暂时的,治标不治本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走吧!”沈晓欣现在没了主意,全听方寒的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,门铃响,沈晓欣下楼开门,周小钗一身米色风衣进来,一边走一边问:“娜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叹道:“方寒觉得挺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会看病!”周小钗笑着摇头:“别听他吓唬你,走吧,我约好安主任了,好好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来到沈娜屋内,瞪方寒一眼:“你还会看病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半瓶水罢了,师母你气色不好,没睡好?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去医院!”

    她来到沈娜床前,笑道:“娜娜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娜躺床上,道:“周姨,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方寒手上源源不绝传来热流,浑身像泡在温泉里,很暖和很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抱着沈娜进了周小钗的卡宴,周小钗开车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军区医院,安主任带着沈娜做了一个全身大检查。

    方寒不时握沈娜的手,送入内力帮她压制寒气,不让她觉得冷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结束检查,结果也出来了,安主任坐在桌旁,拿着一摞单子翻来覆去的看,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四人在她的办公室,周围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安姐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安主任抬头苦笑:“没有问题,所以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不更好?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安主任摇头:“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烧,必定有问题,……现在是找不到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再做一个更详细的检查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安主任道:“已经是最详细的了,再做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安主任苦笑道:“小钗,不行的话,找费老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好,中西医各有所长,”周小钗点头,起身道:“安姐,那你先忙着吧,我找费老去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安主任叹道:“我们做医生不是无所不能,能做的实在有限,这种情况不少,中医说不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不管怎样还是麻烦安姐你了,改天喝茶,先走啦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开车,径直出了市区,来到一座高山的半腰,然后下车步行,经过一里长的羊肠小径,来到一座山庄前。

    沈娜趴在方寒背上,微眯着眼睛,舒服得快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山庄不大,约有十来座房子连成一片,周围树林掩映,山泉声隐约入耳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病的时候,费老也给你看过。”周小钗在山庄大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“这位费老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费老叫费飞扬,是位民间大夫,医术极好,这两年不出诊了,年纪大了,被儿子接到山庄颐养天年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不轻信,眼见为实,倒要看看这位费老的本事。

    周小钗敲了敲门,很快有人开门,是一个苗条清秀少女,与沈娜差不多大,眉眼间与沈娜一般有灵气。

    “周姨!”她欢快的叫道:“你来了怎么不打电话呀!”

    “小惠,你爷爷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呢,快进来!”少女请他们进到第一进屋子大厅,厅内古色古香,如置身古代。

    她奉上茶,笑道:“爷爷马上就到啦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长褂老者进来,微笑道:“小钗,你可是稀客!”

    他身形削瘦,长褂飘飘,头发黑白相间,一派仙风道骨气度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。”周小钗起身,抿嘴笑道:“费老看看,在座哪一位有问题?”

    方寒他们跟着站起来,费飞扬扫一眼四人:“小钗你很健康,血气充沛,一直运动着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费飞扬又扫一眼方寒:“这小兄弟最强壮,看来练了葛家的功夫,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抱拳微笑:“见过费老。”

    费飞扬抱拳点点头,摇头笑道:“葛老顽固能把功夫传给你,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!”

    他又转向沈晓欣:“小欣你禀赋好,身体比以前强得多,看来找到好的锻炼方法了,不过小姑娘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娜看不出病容,方寒一直用内力帮她调理身体,看起来与平时无异。

    费飞扬坐到沈娜身边,按上她手腕,皱眉半晌,摇摇头:“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费老,娜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受了风寒。”费飞扬摸着胡子皱眉,摇摇头:“照理说,应该不至于如此严重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吩咐:“小惠,取我的针来!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小惠很快拿来一紫檀色木盒,里面是一排又细又长的银针。

    “费老,娜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问题。”费飞扬点头,在沈娜头上与颈间扎了九针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色发白,双手攥得发青,心随着银针颤动而乱跳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,这费飞扬做的跟自己先前差不多,都是打通经脉的滞积,可自己没他这么大胆,不敢在头上动手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