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5章 生病
    一座幽深山谷,谷中一湖泊,周围是绿树环绕,很平常的景色。

    他早晨起床,先打量一番自己的画作,很不满意的摇头。

    画上的情形与自己脑海里的不一致,色彩不对,不够真实。

    他推开窗户,小雪飘洒进来,落到他脸上,凉沁沁的。

    他看到外面有一道杏黄身影,是沈娜在跑步。

    他开了大门,沈娜跑进屋,跺跺脚震落身上的雪屑,双手在嘴边呵气:“小方老师走呀,赶紧吃饭去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降温了,你还穿这么少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下雪不冷化雪冷,外面不冷的!”

    “美丽冻人啊,赶紧穿上这个,别感冒了!”方寒拿了一件外套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沈娜把外套扔到沙发上:“不要,丑死了!”

    方寒这一身衣服是当初李棠她们逛街给买的,很适合他气质,质朴厚重,却不适合花季的女孩穿,沈娜最爱美,受不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就这一段儿路,没人看到的!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看到啊!”沈娜撇撇嘴,拉着他手往外拖:“快走吧,妈妈做好饭正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方寒摇头,先上楼拿了那幅画,跟她一块出去。

    冷风飕飕的吹,小雪飘飘洒洒。

    乍离开暖气,外面格外的冷,方寒抖了抖身体,毛孔闭上锁住温度,内力流转驱除寒意。

    沈娜一溜烟儿跑在前头,一脸欢快。

    沈晓欣给他们开了门,皱眉拍打她身上雪屑:“你怎么穿这么点衣服?”

    “妈,赶紧吃饭吧,饿死啦!”沈娜抖抖身体,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晓欣又帮方寒拍去雪屑,看到他的画:“你画的?”

    “沈姐你帮我看看,色彩弄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打量着这幅画,抿嘴笑道:“色彩是要专门学的,你一点儿没基础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抽时间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沈姐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笑,把画放到一边:“听说你买车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沈晓欣笑道:“小钗好一番炫耀,说你能文能武,天下罕有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你要再学会画画,小钗的尾巴更要翘上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师母帮忙,哪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“她帮忙是应该的,甭跟她客气!”沈晓欣笑道:“你越客气她越伤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吃过饭开车进了海天大学,陪李棠上公共关系课,他拿着一本数学英文原著。

    自从他醒后,李棠更黏他了,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一起,偏偏又紧守着最后一关,方寒苦恼无奈之余又不由的敬重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苦恼,结了紫丹之后,低桩稍一修炼就欲火熊熊,一遍龙息术化不掉,又完不成两遍。

    剩余欲火只能强行压制,增强实力,考验意志。

    上完两节课后,她没了课,方寒的英语与数学课都可不上,两人去了海天大学的图书馆。

    两人正挨一起看书,嗅着她的幽香,方寒觉得格外美好,精神格外专注,思维活跃。

    李棠忽然轻碰碰他,方寒抬头,顺着她眼光望去,顿时皱眉。

    对面两排桌子后,罗亚男与一个男学生坐在一起说话,她淡淡的冷冷的,那男学生英俊帅气,很热情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不由一沉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紧盯着他脸,看他变了脸色,用力咬红唇,哼道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方寒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要不要去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何必多事!”方寒摇头:“别打扰她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好奇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这醋味,嫉妒了吧?”李棠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确实有点儿不舒服,侯少辉那边刚解决,她这么快又交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过,罗亚男会回来找你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不可能了!……再说,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喜欢着罗亚男的,我知道。”李棠淡淡道:“罗亚男还喜欢着你,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胡思乱想,自寻烦恼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起身想过去,方寒捉住她手轻轻一拉,把她拉回自己大腿上,半搂半坐,周围人们望过来。

    李棠顿时红了脸,忙挣扎一下,方寒顺势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心虚了!”李棠白他一眼,坐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这种事越分辩越显心虚,坦然一点儿更好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。”李棠轻笑一声,摇头道:“那耿荣追求过罗亚男,被拒绝了,现在已经有女朋友,……罗亚男是文学社的副社长,耿荣是干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瞬间很恼怒,随后压下情绪波动,冷静观瞧,看出两人并非情侣关系来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着他:“是不是松了口气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你呀,无中生有,走吧,咱们换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我家吧。”方寒道:“咱们晚上开车去兜风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李棠似笑非笑的摇头:“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儿鬼心思?……你自己回去吧,我今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去我二哥那儿。”李棠哼道:“见见他第二个女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笑什么,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二哥确实厉害,我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挺羡慕,也想那样?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们男人哪个不想三妻四妾?就看有没有机会罢了,有机会一定不安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哪里听来的谬论?”

    “宋姐说的,我觉得有理,二哥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不多解释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理屈辞穷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代我向你二哥问个好,走吧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还是少见他吧!”

    “怕我被带坏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!哪来的精力再找别的女人?……更关键的是,你二哥花心是因为没找到你这样的,所以才不知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!”李棠斜睨他,雪白细腻嘴角微翘,忍不住开心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我走啦!”

    李棠似笑非笑:“不等罗亚男?”

    “无聊!”方寒摇摇头走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海天大学图书馆,走向海天大学的食堂,准备凑合一下,吃过饭找间教室自习,今天周小钗与沈晓欣都有宴会,不能给他做晚饭。

    十一月的太阳落得格外早,这两天天气又不好,他进食堂吃饭时,天已经黑了,小雪又簌簌飘洒。

    正低头吃着饭,手机忽然响了,他在一片喧闹声中接通,里面传来沈晓欣声音:“方寒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沈姐,我在学校,出什么事了?”他听得出她声音透着焦急。

    “沈娜发高烧了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果然还是感冒了,忙道:“送去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叫了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驱车转眼到了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沈晓欣出来开门,鬓发散乱,眼睛红肿了,显然哭过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径直来到楼上,沈娜闭眼仰躺在床上,脸颊酡红,如喝醉酒。

    他伸手碰一下她额头,热得烫人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她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。”沈晓欣低声道:“她从没这样过!”

    方寒从沈娜手腕送过去一道内力,很快皱眉,她气息处处郁结,仿佛一个个泥沼,吞噬着他内力,非常古怪,他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