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4章 四紧
    方寒下楼时,李棠与王莹都不见了,他想了想,先拨李棠的手机,关机,又拨通王莹的。

    王莹低声说两人正在海边呢。

    方寒挂了手机离开葛家,步行出门,脚下轻盈迅捷,如行云流水,很快下了山,穿过滨海大道,远远看到高大的奔驰越野停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王莹与李棠并肩站在沙滩上,看着远处海面。

    斜阳残照,海面如巨大的红缎随风抖动,徐徐海风吹荡着她们秀发,婀娜多姿,美得如一幅画。

    他轻手轻脚走近。

    王莹听到声音,扭头冲他抿嘴一笑,转身上了车,沙子飞扬,王莹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李棠一动不动站着。

    方寒陪她站在海风里,静静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夕阳完全落下,海面飘荡着暮色,气温骤然降了一截儿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揽住她香肩:“李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棠看着海面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轻声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挣扎一下,方寒揽住她香肩不放,嗅着她淡淡幽香,温声道:“这次实在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棠扭过头,如水眸子深深看着他:“方寒,你能放弃练武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一言不发扭回头,对着海面出神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李棠,我有苦衷,不能不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苦衷不能跟我说吧?”李棠对着海面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:“以后你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转头看他一眼,明眸晶莹,泪水在眼眶里流转,看得方寒心疼,忙柔声安慰:“我会小心的,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扭回头看向大海,不理他。

    方寒半搂半揽她身子,叹了口气,心绪复杂莫名,世事之复杂绝非武功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李棠低声道:“我忽然理解罗亚男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理解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过跟你分手原因,我还嘲笑了一番,现在想来,她说的确实是心里话。”李棠静静看着海面,幽幽说道:“她说爱一个人太累,整天患得患失,一颗心无一刻不悬着,太累了,受不了了,所以只能分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当初以为她是借口,现在才明白她说得是真的,喜欢一个人真的太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把自己抛开,怎能算爱?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看他:“你抛开了自己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能抛开武功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摇头,叹道:“我练功不是为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比我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一样重要。”

    李棠冰雪聪明,脑筋一转便想到,皱眉道:“你父母不是已经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曰后你会明白的,李棠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不再挣扎,由他搂着离开海滩。

    上了滨海大道,王莹的车正停在路边,她坐在驾驶位上笑着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跟李棠坐进车里,王莹驱车回到海天大学停车场。

    李棠经历大悲大喜,浑身软绵绵没劲儿,方寒扶着她进了宿舍,看门的大妈转过头当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宿舍,宋玉雅与罗亚男都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宋玉雅皱眉看李棠,又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李棠脸色苍白神情憔悴,方寒却红光满面,宋玉雅摸不着头脑,好奇的看向王莹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待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深深看着方寒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没多说,不放心的看看李棠,没多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头两节是高数高,李棠没出现,方寒心里空荡荡的,待高波一来,他马上斩了杂念专心听课,课后跟高波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题做得怎样了?”高波问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一叠卷子递过去,高波接过,打量一眼笑道:“做得挺快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收获很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高波打开卷子一一翻看,一边慢慢点头:“不错,你进步很快,对知识的理解深度够了,……行啦,你不用再做题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高波一会儿看完了卷子,点点头:“再做增加熟练度而已,你可以开始下册了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高波笑道:“我小看了你的悟姓,不错不错!……你不用上课,有问题随时过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高波摆手笑道:“遇上你这样的我也高兴,想不想读我的研究生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    他听过李棠转述李山的话,高波研究博弈论,不管是在经科上还是决策上都大有用途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定了,”他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方寒:“这些是参考书目,你回去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扫了一眼,十二本书。

    高波道:“英文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英文原著。”高波又从抽屉里拿出两本厚厚的十六开大书:“我这里有两本,其余的在家里,下次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方寒笑着接过。

    “回去仔细看,有不懂的随时找我。”高波道:“你有我的手机号吧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记一下,13……”高波报出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手机按了一通,很快响起手机铃声,高波掏出手机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拿着书离开了办公楼,掏出手机打给李棠,请她去逛街。

    李棠淡淡答应了,两人很快在海天大学正门相见。

    李棠一袭墨绿大衣,脸白如玉,透着一丝憔悴,方寒看她眼神冷冷的,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天府广场,先看了一部爱情电影,又去小吃街。

    李棠慢慢恢复正常,开始与方寒说笑。

    一直玩到傍晚,周小钗忽然打来电话,她正在一家汽车4S店,已经办好了手续,让他去提车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打车过去,周小钗身边跟着那个精明干练的女助理宋月,两人正在店内悠闲的喝咖啡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与李棠,周小钗招招手,一个中年男子迎上来,笑道:“周董,是这位先生?”

    “嗯,让他提车吧。”周小钗放下咖啡,道:“方寒,先买个3系的代步,将来再换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母做主就是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李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棠笑着点点头:“随他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摆摆手,方寒随着中年人去提了车,车里飘荡着皮革味道,方寒让李棠坐周小钗的车,他打开车窗一路疾驰,内力护体抵抗寒冷。

    周小钗临上车前给方寒一个通行证,他开进小区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,师母行事确实周密。

    车停在车库里,打开车窗散味,四人进了别墅,宋月乖巧已经忙活开,把后备厢买的一大包东西入了冰箱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到沙发上,看李棠娴熟的沏茶,笑道:“李棠,这么快就原谅这家伙啦?”

    李棠横一眼方寒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又去忙了,他呀就是太紧张那个官位了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要当将军的,男人都有这个梦想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叹道:“一天到晚紧张兮兮的,又去军营里睡了,我是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李棠沏好了茶,宋月袅袅过来:“周董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抬头,正色说道:“嗯,明天把合同准备好,……回去好好休息吧,你这两天太累了!”

    宋月对方寒与李棠轻颌首,转身袅袅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师母你这个助理很能干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宋能力品姓都没的说,就是姓子傲了些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有才华的年轻人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扫一眼方寒,他却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车先放我这边晾一晾,你先开我那辆宝马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周小钗车库里停着两辆车,除了卡宴还有一辆与沈晓欣同一款的宝马。

    李棠与周小钗做饭,方寒去楼上练功,再练低桩,内力滚滚而动,归入温煦的丹田中,一团鸡蛋大小紫气在缭绕,氤氲如雾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练龙息术时,这团紫气扩散开,随着龙息术的动作而流向周身与臓腑,滋润强壮血肉。

    龙息术尚未结束,眼前骤然一黑,耳边轰隆巨响,身体被一道无形力量箍紧束缚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片刻后清醒,身体沉重,心跳加快,好像背负千斤重物。

    他眉头挑了挑,露出笑容,龙息术第四紧!

    第四紧后,一遍龙息术相当于一紧时的八遍,他试着练了一遍,一遍之后即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他刚练完,李棠过来敲门,看到他一身大汗,白了他一眼却没多说。

    方寒洗过澡后下楼,周小钗也没好声气,哼道:“今晚跟这里睡还是回去?”

    “李棠得回宿舍。”方寒苦笑,自己练武可谓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李棠做得对,男人都不知珍惜!……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开车送她回宿舍,然后返回望海花园,一时之间倒悠闲下来,龙息术只能练一遍,低桩不宜练得太多,练精化气是转化不是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看了一会儿高波借的书,忽然想画画。

    先前已经买了画板与绘画工具,他忙活了大半夜,画出一幅山谷图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