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3章 结丹
    王莹正在阳台沐浴着夕阳做瑜伽,宿舍门响,李棠进来,王莹忙停下动作钻进宿舍:“李棠!”

    李棠正在往包里收拾衣服,抬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王莹吓了一跳,打量她:“出什么事了,这么憔悴?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,手上动作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前天晚上打了电话,大伙就一直担心呢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王莹拉住她,小心的问:“是不是方寒?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王莹忙问。

    她们三个接到李棠的电话,先开始猜是跟方寒在一块儿,两人情浓恋热,要开始同居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否认,她接的电话,李棠声音不对劲儿,没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三人猜来猜去,给方寒打了个电话,关机了,李棠电话也关机,猜测可能方寒又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李——棠——!”王莹嗔道:“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李棠坐到床上,叹了口气:“他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病了?”王莹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不知道,他师父说是练功导致的,要等他自己醒。”

    “练什么功有那么邪乎?”王莹蹙眉。

    李棠苦笑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不会真像小说里那样,走火入魔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蹙着眉头:“听他师父说,是突破到新境界,醒来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醒不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!”王莹忙道:“方寒是个有福的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李棠轻轻叹气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这都两天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,把衣裳与牙刷收拾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在医院陪他?”

    “他在师母家。”

    “没送医院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“三天两夜不吃不喝,总要打个吊针吧?……还是送医院!”

    “他师父做主,我说话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男朋友,有权作主的!”王莹蹙起柳条般的眉毛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既然是练功引起的,还是听他师父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太玄乎,超出常理的事不能以常理去应对。

    况且,论对他的关心,师父师母绝不比自己少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吧!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白她一眼:“反正是周末,我闲着也是闲着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收拾起自己的衣裳与洗漱用品,装进一个粉色精致小行礼箱,又把李棠的也装进去,拖着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她开着奔驰来到小区门口,被保安们拦住,周小钗打来电话才放行。

    进了屋,李棠带着王莹来到练功房,周小钗正并着双腿斜坐在地板上,腰肢笔挺,优雅端庄,正翻看一个文件夹。

    “师母?”李棠轻唤。

    周小钗冲王莹笑笑,又对李棠摇摇头,李棠失望的看向方寒,他一动不动坐着如一尊雕像。

    “咦,好热!”王莹忽然低声道。

    三女都发觉了异样,扭头看方寒,他如一个火炉般散发着灼灼热量,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“我去招呼老葛!”周小钗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葛思壮很快进来,在三女目光笼罩下,他右手慢慢贴到方寒背心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仿佛气球炸开,葛思壮像被车撞飞,后背撞到五米外的墙上。

    他咧了咧嘴,起来又到方寒背后,伸手贴他背心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又被撞飞,这一次有了防备,堪堪在墙前停住。

    “老葛,你受伤了!”周小钗指指他嘴角。

    葛思壮嘴角渗血,不在意的抹一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皱眉摇头,一碰便被击飞,方寒身体蕴藏着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周小钗张嘴还要问,身体忽然摇晃起来,踉跄如醉酒。

    她张开双手维持平衡,感觉站在汹涌的海水里,身体被莫名的力量包围着,无法自主。

    李棠与王莹也跟着晃动,葛思壮如树根扎在泥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安详不动,衣衫猎猎如临大风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周小钗忙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咱们最好出去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看天意吧。”葛思壮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现在碰不得,一碰就生出强大弹力,在这力量根前,自己弱小得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周小钗蹙眉:“就没别的法子?”

    葛思壮皱眉想了想,摇摇头:“除非能找到另一个结丹的,可惜世界之大,怕是再没这种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练武天赋极高,从小服用珍贵药材辅助,加上葛家精奇的心法,如今的自己的强大罕有对手。

    自己正当壮年,体力修为处于巅峰,再过几年修为衰退,更结不了丹。

    精气神在壮年之后由盛转衰,修炼能维持巅峰不令衰退已经难得,无法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占尽天时地利人和,自己尚且无法结丹,天下之大,怕是很少人超过自己。

    武家的结丹与道家的金丹相似,数千年以降,修炼者数不胜数,成就金丹者寥寥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想法子呀!”周小钗嗔道。

    三女身体摇晃着,像站在汹涌的海水里,两条毛巾飘起来,在空中不停的舒卷。

    葛思壮叹道:“大伙还是出去吧!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忽然扑向方寒,葛思壮吓了一跳,刚要喝止,李棠已经按上方寒肩膀,汹涌力量倏的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睁眼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周小钗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……师父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再不回来,你师母非吃了我不可!”葛思壮摇头苦笑:“成丹了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侥幸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葛思壮眉开眼笑,赞叹道:“你小子真是好运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看着李棠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六感更敏锐,通过她手感觉到她身体颤抖,心中怜惜,笑问:“脸色不好,生病了?”

    李棠冷着脸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探手捉住她冰冷的手。

    李棠忽然扭头瞪着他,累积的悲伤担忧,焦虑与痛苦,仿佛火山一下爆发出来,化为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她红唇张了张,却找不到话来骂,愤怒化为行动,攥起拳头狠狠捶打方寒胸口:“让你练功!让你练功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搂她入怀,以目光询问周小钗。

    周小钗叹道:“你呀,快把李棠吓死了!”

    李棠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没去追,道:“师母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坐了三天两夜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?”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笑道:“我觉得不过一瞬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若有所思的点头:“恍惚兮成丹,你只一恍惚,其实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吓坏了,你再不醒她就垮了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你练这劳什子功夫干什么,净吓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看向葛思壮嘴角,血渍已经变褐。

    他捉住葛思壮的手,葛思壮一怔,没挣扎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看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手微笑道:“师父是因为我受的伤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有点儿玄乎。”周小钗道:“他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……师父辛苦了,师母也辛苦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摸摸胸口,赞叹道:“结丹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捣什么鬼?”周小钗嗔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方寒运气治好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又胡来!”周小钗蹙眉,不悦的瞪他。

    上次为救葛思壮,方寒差点儿没命,她暗恼,一点儿小伤上医院治就好,何必运功治伤?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放心吧,现在不同往曰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万一有个好歹,李棠也甭想活了,你呀,净干些让人提心吊胆的事儿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扭头望向王莹:“王莹你也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方寒,厉害呀!”

    她亲自领教,才知道还真有这般神乎其神的功夫。

    方寒温和的说道:“帮我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她是太担心你了。”王莹笑道:“她心宽,你一哄她就消气儿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出去找李棠。

    周小钗上下打量着方寒:“你别再练什么武功了,老葛,你别教他了!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这小子算是出师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侥幸而已,没师父的心法,我达不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心法你要自己摸索着练了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嗔道:“还练!”

    她不悦的瞪着方寒:“你现在功夫已经很好了,再练有什么用,让李棠跟着提心吊胆,太不负责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母,我要继续练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蹙眉:“到底有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:“师母容我曰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父母复活之事绝不能说,透露一点儿风声便是莫大的冒险,况且也太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继续让李棠提心吊胆?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,这倒是个问题,自己往后练功会更危险,功夫越深走火入魔越可怕。

    他摇头,既不让李棠跟着受惊,又不能停下修炼,天下间难有两全其美,关乎父母的存亡,岂能放弃?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:“小钗,方寒现在已经到了顶峰,不往前走太可惜了,说不定真能成神仙呢!”

    “神仙?”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没成仙先成鬼了!……方寒,你就老实一点儿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神情坚定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我是说不动你,让李棠跟你说吧!”周小钗看他坚决,无奈的放弃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