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2章 假死
    方寒站在楼梯口停住:“师母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,没周小钗帮忙,书没那么容易出版,更没那么高的预付金。

    周小钗摆摆手,白他一眼:“你就是见外,行啦,我下去做饭,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看着做了。”周小钗轻盈的下了楼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书房,看着卷子发了一会儿呆,摇摇头,这个沈晓欣,还真是小心戒备!

    不过这也表明了她心虚,对自己有防备,不再把自己当男孩看了,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周小钗与李棠做好饭招呼他下去时,他又做完一张卷子,知识越用越娴熟。

    三人喝着红酒吃饭。

    葛思壮一直没回来,现在是最关键的时期,容不得一点儿岔子,心弦一直紧绷着,索姓直接住进了军营,只周末回来。

    吃到半途,周小钗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来不及吃完就先走了,只剩下李棠与方寒。

    原本醒了一瓶红酒,周小钗只喝了一杯,剩了不少,她家里收藏的红酒没低于千元的,浪费了实在可惜,两人只能喝光。

    方寒没什么感觉,李棠却微醺,酡红的脸娇艳如花,在灯光下更显妩媚,如水眼波顾盼,方寒的心跟着一荡一荡。

    方寒一伸手搂她入怀,痛吻一番,两人越吻越情动,欲火熊熊燃烧,方寒大手探进她胸口,又揉又搓。

    手上传来的细腻与惊人弹姓令他如饥似渴,动作越发剧烈,嘴离开她唇,沿着象牙般脖颈一直往下亲,最终停在高耸的山峰间。

    李棠感觉他嘴唇带着电,酥麻把他她化为一滩水,她用力仰着脖子,张着红唇剧烈喘息,若有若无呻吟。

    方寒**奔涌,如火焚身,她就像清凉的水,他肆意吸吮玉女峰,十指陷进她臀肉里,用力揉挤,要把她揉进身体。

    “嘶!”短衫化为碎片,李棠只觉上身一凉,露出晶莹如玉的身体,雪白双峰迫不及待的弹出,两颗红樱桃如露珠颤动。

    李棠顿时清醒,拼尽全力推开方寒,捂着颤巍的双峰跑上楼。

    方寒心里一下空荡,极力克制冲上去的冲动,扭身进了练功房,修炼龙息术,很快滚滚汗水化为白雾,雾气腾腾。

    他暗吁一口气,冲动终于消失,心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龙息术不停,一口气练了两遍后犹有余力,于是第三遍,精神随着动作越来越宁静,在做第八个动作时,心湖澄寂,脑海灵光一闪,闪现出低桩心法,于是顺势运转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他眼前骤然一黑,雷声在耳边炸响,脑海里茫然一片,不由的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啸声响彻整个小区,汽车警报声连绵不绝,夹杂着杂乱的狗叫。

    李棠冲进周小钗房间,找了一件薄衫穿上,美妙的上身被遮住。

    她坐在镜子前看着面红耳赤的自己,心怦怦跳得厉害,不敢想刚才的情景,一想就浑身发软,脸要烧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长啸她吃了一惊,忙起身想去看,走到房门口又停住,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出去。

    她来到练功房,耳朵贴到门上,半晌没动静,她轻唤:“方寒?方寒?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屋里仍没动静,她慢慢推开门从门缝看,方寒正背对门口,迎着落地玻璃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她松口气,穿着袜子轻手轻脚来到方寒身前,他闭着眼一动不动坐着,神情安详像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她站在方寒跟前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,方寒一动不动,她也不动,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方寒眼睛,跟他较上了劲儿,看谁先动,这一刻钟中,方寒眼皮竟然没动。

    “方寒?方寒?”她觉得有点儿怪,心里发毛,忍不住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方寒一动不动,眼皮不颤。

    李棠伸手轻轻放在他鼻端前,脸色大变,竟没呼吸了!

    “方寒?!”她忙拍他的脸,触手冰凉。

    她心陡的沉下去,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汹涌泪水转眼打湿了衣裳,她捂着胸口,心像有刀子在绞动,疼得无法呼吸,红唇张了张,竟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李棠,怎么了?”周小钗忽然进来。

    李棠指指方寒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看看方寒,手指贴到他鼻端,脸色微变,却没敢多碰他,忙拿出手机拨通葛思壮:“老葛,快回来看看方寒,他没气儿了!……我怎么知道!……你这个师父是怎么当的,只管自己升官发财,从不把他放心上!……知道了,我不动就是!”

    “李棠,别急,他不会有事!”周小钗把李棠搂进怀里,轻轻拍拍她后背,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李棠脸色煞白,身体簌簌抖动,嘴唇颤动着却说不出话,她又恼又悔,早知道会这样,刚才为什么要拒绝!

    外面传来紧急刹车声,葛思壮很快匆匆出现,风尘仆仆。

    周小钗忙道:“快看看方寒!”

    葛思壮凑近方寒跟前,伸手按按心口,手掌又贴到他肚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周小钗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收回手,长舒一口气:“是结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结丹?”周小钗皱眉问: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这是好事儿,他现在处于假死状态,先死后活,算是重生一回,生命从此不同!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他要不要紧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不醒?”

    “最好别惊醒他,让他自然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能醒?”

    “凭他的资质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问题?!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是不是可能醒不过来?”

    葛思壮迟疑一下:“嗯,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!”周小钗沉下脸。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道:“结丹本就是很危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经过这个吗?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叹道:“我还差点儿,他比我快一步!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别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只能等,最好别打扰他。”葛思壮叹口气。

    周小钗拍拍李棠:“方寒命硬,哪这么容易死!”

    李棠颤抖着,直直盯着方寒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小钗低声道:“差点儿把李棠吓死,你守着方寒,我照顾李棠。”

    她把李棠扶出练功房,安置到自己床上,轻轻拍着她后背:“别急,别急,你得相信方寒,什么事能难倒他?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点头,眼神仍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自己竟如此在乎他,看到他那样,她眼前的世界一下变成了黑白没了色彩,活着没了意义,恨不得马上自杀去陪他。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道:“这个方寒,也真能吓人,这回他醒了,一定得好好跟他说说,别再练什么见鬼的武功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听的。”李棠声音沙哑艰涩。

    周小钗松口气,她终于出声了,要是吓出个好歹可怎么办!

    “男人就像小孩,要管着点儿的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,她可管不了方寒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她一眼:“算啦,我会好好跟他说!……这臭小子,也真能折腾,吓死人了!”

    她打量一眼李棠的上衣:“你衣服弄脏了?”

    李棠顿时红了脸,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看她神情便猜出**,抿嘴笑道:“咱们身材差不多,穿着正合适,送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,他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他命大得很,上次车撞都没事,这会儿更没问题!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点头,眼神再次恍惚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