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0章 模特
    “怎么忽然想起赚钱了,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买辆车,我自己骑单车还好,太委屈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不用我的车!”周小钗摇头:“你呀,就是死要面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是自己买的车,用着总不得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吧,娜娜得了全校第九,小颀要送你一辆车呢。”

    “钱还不是师母你出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可说错了,小颀要亲自买车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原本是我来出的,可她没想到娜娜学得这么好,凭她成绩进重点没问题,无以为报,你正好缺车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教我画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真是……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好吧好吧,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别生气,这次还不得你帮忙?”

    “你想凭这部小说赚钱?”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赶紧打消这念头,先不说你用英文写,就是汉字你能写好?”

    方寒读的是物理专业,是理科生,没受过专业训练,平时忙着练功,大部分精力也在功课上,没功夫读书。

    还没听过哪个没有大量阅读经验的能写出好小说来,想写出小说,先要读小说,他又不是生而知之的天才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写的跟国内小说不是一路,欧美人应该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读过欧美小说?”周小钗哼道:“再说了,你是理科生,英语有那么好?”

    现在大学生的英语都是中国式英语,阅读水平可能不低,写作水平不堪入目,公司每年会招几个名牌大学生,不乏外语专业的,她知之甚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看他信心满满,倒有些意动,他素来沉稳,行事有分寸,没把握绝不会逞能。

    她放下咖啡,拿起手机拨通,用英语说了几句很快挂了:“那边是晚上,明天就让他们审一审,先传一些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上楼进了书房,打开笔记本电脑,扫瞄了十几页稿纸,传了过去:“行啦,放心吧,真要行的话,给你一份好合约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师母了!”

    他离开书房到了练功房,先练低桩,内力如江河之水在经脉内滚滚而动,每流转一周天,内力升温一次,十几个周天下来化为汹涌热流,血液好像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汗水打湿衣裳,如刚从水里出来,他缓缓收功,下身坚如铁柱。

    他脱去上衣仅着短裤,开始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两遍龙息术后,周身冒白气如从蒸笼出来,欲火随着白气一起消散,心宁体静,他穿上衣裳出了练功房。

    周小钗在厨房扬声叫道:“吃饭吗?”

    方寒应了一声,周小钗很快摆好了四菜一汤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桌边,周小钗醒了半瓶红酒,往晶莹剔透的杯子里倒进一点儿,慢慢品尝。

    方寒也喝一点儿,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父已经定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在卫戍部队。”周小钗喝着酒,漫声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终于能一家团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好!”周小钗摇头:“我得在这边,总部在这边,我总不能不管不顾的抽身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员工们多数是有家有口,不可能搬去京师,那边的房价贵得离谱,公司再有实力也禁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那也没什么,师父过来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坐军用飞机过来,比客机快得多,其实跟在这边的军营差不多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口红酒,摇摇头:“他啊,指望不上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我嘛。”方寒给她斟上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师母尽管吩咐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周小钗轻笑:“你跟你师父一样,一天到晚的忙,别冷落了李棠!”

    “晚上让李棠过来做饭吧,也跟师母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吃过饭,做了一会儿卷子,时间如流水,好像过了一会儿,已经是傍晚,方寒开了车把李棠接来,

    李棠穿了一身米黄风衣,系一条白丝巾,进来后,周小钗打量着她,抿嘴笑道:“李棠你该去做模特的,要不,来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母,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做我的设计模特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那圈子实在不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老封建!”周小钗摇摇头,拉着李棠坐到沙发上,摆摆手:“行啦,忙你的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上了楼埋头做卷子。

    他做题越来越快,原本一个小时做一份,现在四十分钟,经过一番题海磨炼,对知识运用越发娴熟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在沙发上笑问:“怎么样,李棠,想不想做模特?”

    李棠迟疑:“我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上台走秀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公司有服装设计,拍一些平面照片,你身材好,很适合。”

    李棠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甭管方寒,他当然不想你抛头露面,男人都一个德姓!……女人有自己的事业才更有魅力!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:“听师母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女人再美也敌不住时光侵蚀,有事业支撑着,魅力才会常存,你不想以后被他嫌弃,就读力一些,别事事听他的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棠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别跟他说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李棠朝楼上看一眼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,方寒来沈家,沈晓欣不在,沈娜在看电视,方寒来了之后,关了电视开始上课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寒接到沈晓欣的电话,说她快要到家了,方寒拿着手机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电话有些奇怪,沈晓欣的语气有问题,不像喝醉了,但语气透着亲近随便,好像对情人,对丈夫。

    再者说,她回来便回来,为何要告诉自己一声?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呀?”沈娜穿着粉色运动衫,歪头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先做题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沈娜嗔道:“不能问么?”

    “做你的题吧!”方寒哼道:“再犯马虎,甭想看电视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问就是了!”沈娜撇撇嘴:“哼,一定是李棠打来的,重色轻友!”

    方寒下楼出别墅,站在大铁门前,一辆凯迪拉克缓缓驶来,停在别墅前,一个英俊青年下车,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一身灰色职业装的沈晓欣从车里出来,英俊青年面带迷人微笑:“沈小姐,这里就是你的家?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迎上去,皱眉道: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掠一下鬓边落发,轻声道:“喝了一小杯。”

    方寒脸色不太好看,望向英俊青年: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一位客户,冯志林冯总。”沈晓欣介绍一下,道:“冯总,这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扫一眼冯志林,扭头对沈晓欣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娜娜发烧,你在喝酒!”

    “娜娜怎么样?”沈晓欣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冷冷道:“烧退了,已经睡着了!……你这个当妈的还真称职!”

    沈晓欣对冯志林淡淡点头:“冯总,失礼了,再见!”

    冯志林看着沈晓欣快步追上方寒,一块儿进了屋,他有些无趣的摇摇头,转身上了车,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;